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冲突

蛮蛮呆了呆,悻悻然的哼了一声。
正说笑间,一抹恶毒至极的目光让姬昊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立刻回头望了过去。
神出鬼没的归老三满脸无奈的从蛮蛮身后冒了出来,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袖子:“这位,小姑娘,这兽池,为了坚固,我们商队可是请了有名的铸造大师……”
不久前加入了商队,还被分配住到姬昊他们隔壁小楼的五个男子动作整齐划一的走了过来,慢悠悠的走进了酒肆。那头黑漆漆的小猴子正恶狠狠的盯着姬昊,看到姬昊望了过来,这头小猴子居然抓起了一枚小小的野果子,恶狠狠的一把捏成了碎渣。
兽池中,一头人立而起的火眼人熊疯狂的捶打着胸膛,朝着蛮蛮大声咆哮,嘴里不断喷出大片火星。
三眼小猴子看到鸦公和两条神火蛇,无比贪婪的‘咯咯’怪笑一声,嘴角一缕涎水猛地滴了下来。很显然,这头猴子已经把鸦公和神火蛇当成了猎物。
归老三近乎‘妩媚’的一笑,死死抓着宝石转身就走。走出了没两步,他突和-图-书然转过身来,朝蛮蛮很认真的鞠躬行了一礼:“蛮蛮姑娘,我们龟灵商队,有打算扩建这座城池……您那天心情好,把这座城都给拆了吧!”
蛮蛮掏出了几块婴孩脑袋大小的无瑕玉块,随手丢给了站在一旁的侍女,皱着眉思忖了一阵,向着左侧兽栏中的一头獠牙山魈指了指:“就它了,放出来,我就不信我挑选的宝贝,没一个打得过这头畜生的!”
“您有孩子么?”姬昊戏谑的看着姒文命:“文命阿叔,您一直四处东奔西走,有娃娃了么?”
一直犹如一座大山一样宽厚、稳重,身上从无任何凌厉气息的姒文命,此刻犹如发狂的怒龙,周身喷射出让人无法直视的无形光芒。
‘嗡’的一声,姬昊胸前隐藏的金乌甲颤抖了一下,两条小腿紧贴着的火羽靴也微微一荡,他右臂上藏匿的燚枪则是剧烈的跳动着,滚烫的热流喷出,烧得姬昊整条右臂都发出了夺目的红光。
‘嘎嘎’,黑漆漆的小猴子龇牙咧嘴的向姬昊发着狠和图书
蛮蛮则是蹲在兽池旁,两柄大锤子一左一右的斜靠在她肩膀上,整个酒肆都只能听到她的叫嚣声:“咬它,抓它,喷毒液啊!蠢货!又输了!来人啊,拔了它的皮,烤烤给阿叔、大兄他们送上!”
金属浇铸的兽池地面‘哗啦’一下被烧开了一个十几丈大小的大坑,大坑边缘无数密密麻麻的符文闪烁,不断迸射出大片的火星。
凶兽相互吞噬精血,能够极大的增加自己的血脉潜力,增强自己的底蕴。姬昊皱起了眉头,他还以为,这头张狂至极的小猴子,是看上了鸦公和神火蛇的精血!
这是城池正中,一座方方正正的平顶屋子,前方院子里挖了一个兽池,两侧是兽栏,吃酒的客人可以花点钱,挑选两头或者若干头凶兽在兽池中厮杀助兴。
归老三的话没说完,蛮蛮随手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火红宝石丢进了他怀里。
“阿叔……威武!”
龟灵商队居然还特设了酒肆,专门对外客开放的酒肆。
“幸好,不是我的女儿!”姒文命幸灾乐祸的笑和-图-书着:“她阿爸财大气粗,养得起!”
“几位,管好自己的狗腿子。”姬昊放下酒坛,冷冷的说道:“别给自己找麻烦。”
他微微佝偻腰肢,俯下身体做出了俯冲扑击的架势,厉声喝道:“你们又以为,你们是个什么东西?出门在外,好生想想家里等着你们供养的老父、老母,想想盼你们安然回去的妻女亲眷,不要给自己招灾惹祸……会死人的!”
姬昊猛地站了起来,但是他还没说话,姒文命已经一跃而起,犹如疯虎一般冲了过去,一耳光狠狠抽在了光头男子的脸上。
站在桌子上,脑袋泡在一个大海碗中,正大口吞酒的鸦公抬起头来,猩红的双眸死死盯着那头小猴子。
屋子里有百来张原木制成的方桌,有侍女听从使唤,美酒佳肴,甚至是侍寝的侍女都有提供。四周一条环绕屋子的走廊后面,则是数十间单独的雅间,供喜欢清静、舍得花钱的豪客使用。
两人一边大吃大喝,姒文命同时不断向姬昊讲述旅途中需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两条正挂和_图_书在姬昊耳朵上嬉戏的神火蛇同时松开嘴,盘在姬昊肩膀上,凶狠的小眼睛死死盯着那猴子。
姬昊的脸耷拉了下来,这个姒文命!
几个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的商队仆役急忙抓起铁钩子,从兽池里勾出了一条浑身血淋淋的铜皮巨蜥,几个人扛着这条长有三五丈的大家伙,抬去后厨加工去了。
蛮蛮眯了眯眼睛,同样站起来,犹如发狂的猩猩一样对着自己胸膛就是一通猛捶,然后张开嘴,一道赤红色火龙喷出,狠狠的喷在了人熊身边的地面上。
酒是混合了地脉元乳的灵泉,采集山林中的灵果酿造而成,长久服用可以健壮筋骨。肉则是从刚刚突破大巫境的凶兽身上取来,对姬昊更有实实在在的好处。
肩膀上站着小猴子的光头男子怪笑一声,冷厉的喝道:“怎么?看看也不行?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姒文命呆了呆,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傲然挺起了胸膛:“娃娃这种事情……迟早会有的!唔,得先找个婆娘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火眼和*图*书人熊吓得浑身直抽搐,作为火焰系的凶兽,它感受到了蛮蛮身上来自火神血脉的恐怖威压,哪里还敢对着蛮蛮放肆叫嚣。
姬昊和姒文命坐在大厅靠边的方桌边,一人拎着一坛烈酒,顾不得一旁两个衣衫暴露的侍女不断抛来的媚眼,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不时抓起盘子里的盐水炖肉大口吞下。
但是酒肉虽贵,却有贵的道理。
姬昊、蛮蛮悚然动容,同时鼓掌大叫起来:
姬昊无法估量姒文命这一掌用了多少力气,但是他清楚看到那男子半个面颊都彻底坍塌了下去,整个人打着旋儿、吐着血、喷着满口大牙向后飞出了数十丈远。
酒肉都很贵,酒是一枚玉币一斤,用姒文命的说法,一枚玉币在蒲阪,都可以供一户普通人家生活三个月。肉则是五枚玉币一盘,直径三尺的大盘子,堆得满满的一盘肉,价钱也实在不便宜。
蛮蛮则是仰天大笑,得意洋洋的叫道:“快点把那条四腿蛇放出来,这次它一定能赢。”
姬昊和姒文命同时捂住了脸,抓起酒坛子狠狠的灌了一口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