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四十九章 蛮气

两柄大锤一前一后呼啸砸出,正好朝着五个人在小楼中聚集的位置砸了下去,没有丝毫的偏差。蛮蛮没办法看到他们在屋子里的动作,但是能这么精准的丢锤子砸过去,可见在丢东西砸人这事情上,她有着得天独厚的天分。
别看蛮蛮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模样,自从姬昊和那几个人在酒肆起冲突后,她可是把几个人的居所记得死死的,甚至就是这抡起锤子砸人的动作,她在心里都不知道模拟了多少次。
果然是完了,三眼小猴体内喷出的符文一个个活形活现,俨然就是一头一头凶猛狰狞的凶禽猛兽,而且通体血光缠绕、戾气冲天,在无数被击杀的凶禽猛兽精血、魂魄的滋养下,这些符文栩栩如生简直犹如活物一般。
好生生的壮小伙子,居然被那么歹毒的巫咒,变成了那么难看的一滩血水。归老三心里怨毒到了极点,他看着光头男子的眼神都不对了。
姒文命、蛮蛮同时看了过来。
三眼小http://m.hetushu.com猴惊慌失措的尖声怪叫,他再也顾不上吟唱咒语催发血咒,而是三只眼睛同时喷出绿色光柱,帮助自己主人托起了当头砸下的锤子。这头小猴子显然并不以肉体力量擅长,他必须催动自己体内的邪恶诅咒才能发挥威能,数以万计的诡异符文纷纷从他体内涌了出来。
“完了!”光头男子绝望的长叹了一声。
姒文命双手抱在胸前,带着温和的笑意,向突然鬼魅般出现的归老三笑道:“归老三,兽潮是这伙人弄出来的,那些血咒也是。不用感谢我们,免了我们这次的旅费如何?”
小猴的身体爆开,绿光血气冲天而起,却没能冲破这圈薄薄的光影束缚,没能伤到一个人。
归老三笑得满脸都是褶子,他向姬昊、姒文命欠身行了一礼,然后龇牙咧嘴的向光头男子热情的伸出了双手:“呵呵,多谢贵人帮我们揪出了这群混账,我们商队折损和*图*书了三十几个好手啊!”
三眼小猴‘嘎嘎’怪笑了几声,对于自己的绝命巫咒,他显然有着更高的抗力。
大锤飞出,蛮蛮刚刚苏醒的一道神力注入其中,两柄大锤‘咔嚓’一声响,一道火光迸射,原本三尺见方的锤头突然膨胀到数丈大小,通体火光汹涌犹如流星坠地。
姒文命只是站在原地,凝神观察这一抹血气。但是蛮蛮则是整个脸都凑到了姬昊胸膛前,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这一线极细的血气看个不停。
最后一声哀叹没有说完,光头男子的身体就彻底融化了,变成了一滩狼藉的血水流淌得满地都是。就算是最精通鬼魅、灵魂之道的巫祭,也无法从这一滩血水中抓出他的半点儿灵魂气息,找到半点有用的信息。
光头男子一口气突然泄了,他看了看姬昊,摇了摇头:“好,你居然躲过了三眼魔魂兽的血咒,你身上有传承巫宝护体?嘿,嘿嘿。”
姒文命笑着点头:http://www.hetushu.com“这兽潮不对劲,他们几个人的实力,断不至于让这些野兽飞禽这么疯狂。他们身后的力量,可是不弱啊。装重伤,引他们出来,这办法倒也可取。”
归老三的身体都在微微哆嗦,那些折损的商队护卫,都是他们为商队世代效力的老人。他们当中好多人跟着他归老三一次次的出入南荒,那真的是风雨中、刀剑中、野兽的爪牙下相互救命拼出来的交情。
整个龟灵商队的城池剧烈的颤悠了一下,上下三层高有六丈的金属小楼在冲天火光中轰然坍塌,原地被砸开了一个大窟窿,可以清楚看到下面一层城区密密麻麻的小舱房。
巨龟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一圈透明的光影出现在三眼小猴身边。
他又看看归老三,淡然说道:“区区龟灵商队而已。我们死在这里,会有人找你们算账的。”
他的身体内一团绿火闪烁一阵,然后骤然爆炸开来。
火光四射,热力翻滚,锤头狠狠向下碾压,光头男子怪http://m.hetushu.com声嘶吼,可怕的重量犹如大山压顶,压得他浑身骨头‘咔咔’直响,腰部以下的身体已经深深陷入了合金铸成的地板中。
五个光头男子正鬼鬼祟祟的藏在小楼中做法,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血咒刚刚催动,蛮蛮就蛮横的给了他们一锤子。不需要借口,不需要理由,不需要任何证据,只是姬昊和姒文命的一句推断,灭顶之灾就当头落下。
轻笑了一声,三眼小猴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凄厉鸣叫,张口一团绿火喷出,将自己和光头男子紧紧裹在了里面。他们的身体就好像火炉前的蜡烛,开始诡异的融化。
两柄重量、威能都凌驾于大巫之上的重锤落下,四个光头男子惨哼一声,在火光中被大锤砸得粉身碎骨。唯有领队的光头男子怪叫一声,他浑身白皙的皮肤下渗出无数细细密密的黑色符文,身体骤然膨胀到五米高下,双手托向天空,艰难的挡住了一柄大锤。
光头男子凝神看着蛮蛮,淡淡的说道:“小丫头,小小年纪,这m.hetushu.com么大的力气,以后等你长大了,搞不好又是一个麻烦。你必须得死!真是……”
带着满脸笑容,归老三的手死死的扣住了光头男子的双肩,他狞笑道:“这位贵客,既然您到了我们龟灵商队,给了我们龟灵商队这么一份厚礼……咱们得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啊!”
不需要多厉害的巫祭,只要是稍微对巫咒之术有点研究的大巫,都能一眼看出这些符文和外面兽潮的联系!
姒文命的话刚说完,蛮蛮本来就极大极明亮的眼睛就突然瞪圆,下一瞬间她的两柄镇山锤一前一后呼啸着砸碎了小楼墙壁,狠狠的轰进了隔壁小楼。
“他们催动了,我是应该吐血,还是应该惨叫呢?”姬昊笑看着姒文命:“阿叔,我这两条蛇儿给我说,就是那三眼小猴子做的手脚。外面兽潮这么厉害,我想把他们身后的人引出来呢。”
姬昊摇摇头,右手轻轻拍打着蛮蛮的小脑袋,走到了墙壁上被她大锤子砸出来的大窟窿前,低头看着被大锤压制得动弹不得的光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