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章 旅途

姬昊干脆跳下了城墙,来到了巨龟脖子和背甲相接的部位,轻轻的拍了拍巨龟脖子上粗糙的老茧。
巨龟眨巴着眼睛,转过头去,默默的盘算着姬昊的话。
茫茫星尘反射上下左右前后无数星辰光芒,七彩流光绚丽多彩,犹如一片彩色的海洋。
“不过,你们人族最美丽的姑娘,在我老龟看来,还是缺少了一副龟甲!”巨龟无比神往的仰望天空,悠悠的叹息着:“等我突破到巫帝境,我就是真正成年的星空灵龟了。我就能找一个龟婆子,生下一大堆的小龟来。生命的意义,就是繁衍!”
“我能明白。天地万物,都有自己的追求。有人追求永恒的不朽,也有人追求流星一样灿烂但是短暂的辉煌。万类霜天竞自由,万物生在天地间,任何诉求都是合乎于……”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星空灵龟赫然是一个话唠,和姬昊混了两天熟悉后,就开始絮絮叨叨的向姬昊讲述自己漫长生命中碰到的有趣的hetushu.com事情。
漫长的幼生期后,星空灵龟响应血脉中的召唤,离开了孵化他的海渊,踏空而去,和龟灵商队的契约人签署了互利契约,从此成为龟灵商队的一份子。
巨龟的四肢下面,有大片朦胧的星光扩散开来,他如履平地的,慢慢的行走在黑漆漆不见底的虚空中。一步,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在虚空中留下了数里方圆的星光足印,闪光的足迹印痕,一直要他走出了万里之外,那些足迹才会缓慢的消散掉。
摇摆了一下巨大的脑袋,已经走到了这一块南荒大陆极北最边缘地带的巨龟,一步迈过了一条宽达百里的大河,然后再猛冲了两步,大步踏入了无边无际的虚空中。
看到星空灵龟行了过来,一名袒露着上身的大汉隔着数百里地就大声的笑了起来:“啊,是商队的朋友么?我们好口渴,我们的舌头有十几年时间没碰过一滴酒水了!你们有美酒嘛?我们这里有不和图书少好东西,可以和你们交换!”
短短大半个时辰,巨龟已经奔出了近百万里,一片最小犹如沙尘,最大也只有数里大小,绵延不知道多少万里,犹如海洋的星尘突兀的出现在巨龟前方。
无数形如海豚,但是体长上百丈,通体蒙着淡淡蓝色光烟的绝美生灵轻盈的在这一片星尘中悠悠窜起,轻快的甩了一下尾巴,然后快速的向远处疾驰而去。
在他的生命中,他见过太多太多强大的勇士,绝世的美人。
万类霜天竞自由,万物生在天地间,任何诉求都是合乎于……‘道’!
从他的家乡,远在北荒极深处的无底海渊说起,巨龟向姬昊描述了一番那无边无际的黑暗海渊中,无数巨大的水族生命为了生存、繁衍,疯狂厮杀、相互吞噬的残酷景象。
巨龟继续步伐稳重向北行驶,归老三带着商队护卫,将几个光头男子身上留下的物件翻检了许久,没能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这件事情就暂http://www•hetushu.com时搁在了一旁。
这些不知道名字的奇妙生灵在虚空中游动,就好像海豚在水中游动,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着流畅的旋律,美轮美奂得简直是触目惊心。
他从哨塔上探出了半个身躯,热情的向那些大汉挥动着手臂打起了招呼:“噢,噢,我看到了谁啊?牧星一族的兄弟们,你们最近过得好嘛?我上次碰到你们的族人,那都是一百七十年前的事情了。好酒管够啊,尤其是你们最喜欢的,用野蜂蜜浸泡过的甜酒,要多少有多少啊!”
数千年来,这头巨龟背负着背上的城池,和一代一代龟灵商队的成员相依为伴,往返于中陆和南荒之间。他见过中陆可怕的战火,也见过虚空之中疯狂的杀戮,更见过南荒最为血腥的部族屠灭。
巨龟沉默了一阵,声音再次放得很低很低:“比如说,尊严和荣耀!”
最后一句话,姬昊看着巨龟沉默、稳重的模样,有点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道!”
三眼小和图书猴一死,兽潮当即崩溃。
一头形如蓝鲸,但是体长数里的巨兽就在这群奇异的生灵边缘快速游动,巨兽的背上,站着数十个身高数丈的彪形大汉。他们手持长长的杆子,犹如草原上的牧马人,控制着那些绝美生灵游动的方向。
姬昊则是站在巨龟的脖颈上,震惊的看着四周突然出现的奇景:虚空中,巨龟一步一步看似走得缓慢,但是实际上,他的速度远比在南荒大陆上快了十倍不止。在南荒,巨龟要时刻小心,一脚用力过猛,会把南荒大陆给踏出一个大窟窿,或者震塌几条山脉。
姬昊沉默看着巨龟,巨龟在虚空中狂奔了大半个时辰后,才转过头来,慢悠悠的向姬昊笑道:“这话说得没什么骨气。但是我们血脉中,记录了太多强横一时的存在灰飞烟灭的场景。星空灵龟,并不是什么顶级的存在,族群能繁衍下去,这就很不错了。”
爽朗的笑声传遍了虚空,绝美的生灵们停下了游动,好奇的向这边望了过来和_图_书
归老三总是在需要他的时候恰逢其时的出现。
巨龟眨巴着小眼睛,近乎狡黠的回头望了姬昊一眼:“噢,噢,我们可没你们人族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有吃,有喝,在生命结束之前,不被人用暴力杀死,还能生下足够多的后代,让族群能繁衍壮大,这就是我们生存的全部意义。”
巨鲸迅速向巨龟这边飞来,两者快速的接近。
姬昊每天都蹲在最靠近巨龟脑袋的城墙上,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和巨龟闲聊。
“至于说……”巨龟欲言又止,但是他看了看姬昊稚嫩的小脸蛋,眨巴眨巴眼睛后,他压低了声音,低沉的咕哝道:“至于说,你们人族追求的很多东西,我们并不看重。”
姬昊诧异的看着巨龟:“我们有什么东西,是我们看重,而你们不在乎的?”
但是在虚空中,任凭星空灵龟如何狂奔,无边无际的虚空都能承受他的速度。
姬昊倾听着星空灵龟的感慨,他笑着摇头:“生命的意义,可不仅仅是繁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