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章 知识

姬昊一把扯开了挡在面前的两个大汉,蹲在了伤者面前。他手指沾了点伤员伤口中流出的黑色血浆,在几个老巫祭惊骇的叫声中往舌尖上轻轻一点。
比如说如何让田地中的杂草更少,如何让更多的种子发芽,如何让家禽长得更肥,如何避免某些家畜的疫病,怎么样才能织出更结实更实用的渔网,一些更方便使用的农具如何打造等等。
甚至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巫力也和南荒部族的巫祭们大为不同。
但是中陆大地上的这些巫祭和长老,他们的巫力气息更加的‘干净’。他们的力量更加趋近于各种天地元气的本源波动,他们擅长的巫法神通,显然和南荒并不是一个路数。
姒文命有着让人心折的亲和力,他和这些长老、巫祭三言两语就变成了老朋友,大家欢声笑语不断,这个部落的人,已经把姬昊他们三人当成了最好的朋友来看待。
姒文命虽然是在和老人们闲聊,但是他的话里面,不时的会冒出一些新的东西。
姬昊答应说给他们听的,是救治和图书蛇毒的知识,而知识,在这个蛮荒的世界,就是族人的‘命’!
甚至姒文命还随口给老人们吐出了几个现成的药方子,有帮产妇治疗气血虚症的,有驱散体内寄生虫的,也有治疗小儿夜哭痉挛的。几个老人如获至宝,急忙将姒文命说出来的药方子牢牢记在心里。
姬昊飞快的将草叶嚼得稀烂,然后大口大口的喷吐着黑漆漆的唾液,将唾液和草汁的混合物吐在了几个伤者的伤口上。‘嗤嗤’声中,剧毒的草汁犹如活物一样钻进了伤口,很快伤口内涌出的黑色血浆就变成了暗红色,并且迅速的转成了鲜红色,显然血液中的剧毒已经被化解了。
“快,救命啊,大长老,大巫祭,快救命!”一群大汉七嘴八舌的大叫着,眼巴巴的看着几个腰间挂着硕大兽皮口袋的老巫祭。
从部落有多少人口啊,有多少壮丁多少孩童,去年新生了多少娃娃,又有多少娃娃没能熬过灾病夭折,部落新开了多少亩田地,今年能多打多少粮食等等,一个m.hetushu•com部落的日常事务很多,姒文命和老人们总能聊在一起。
一个老巫祭嘶声惊呼道:“这都是剧毒药草……蛛血草、蓝边花、腐心草,娃娃,你不要命了?”
“嘿,好肥大的鹅!一天能有一个蛋么?”走在整洁的街道上,身穿粗布衣的姒文命完全就像是一个农家大叔,一把操起了路边一头摇摇摆摆走过去的肥鹅,用力的摸了摸它的屁股。
部落的大长老兴奋的大笑了起来:“我们部落来贵宾啦,娃娃们,把平日里藏起来的舍不得吃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吧,今天我们要好好的款待贵宾!”
一群大汉奔走如风,很快就扛着几个被毒蛇咬伤的大汉跑了过来。
姬昊笑着看了姒文命一眼,向那些目瞪口呆的巫祭说道:“嗯,你们记一下吧,我把一些特殊的紧急救命的解毒法子说给你们。”
姒文命丢下肥鹅,和几个老人肩并肩的走在一起,一边走一边笑语连连的闲扯着。
陪同这些巫祭和长老出现的,还有部落中地位最高的那些战和-图-书士。姬昊也下意识的将他们和自己熟悉的人进行了对比,这些部落的战士气息更加温和、宽厚,虽然当中也有很强大的大巫,但是他们并没有南荒部族战士身上那种咄咄逼人的凌厉锋芒。
受伤的大汉腰间还挂着竹条编成的大篓子,里面还有活鱼在跳动。很显然,这几个伤者是在河边打鱼的时候,一不小心被毒蛇咬伤了。
姬昊很认真的打量着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跟南荒部族的巫祭们不同,这些老人的衣饰很整洁,容貌也更端庄温和,身上的气息也更加的温厚闲散一些。
渐渐的,姬昊也都听得入神了。
“能,我们部落的这些牲口,都壮实着呢。”一个老人笑得满脸都是褶子,爱惜无比的抚摸着姒文命手上肥鹅的羽毛:“它们啊,每天都能下一个蛋,娃娃们吃了,也就变得壮实了。”
“还好,人没死就能救回来!”姬昊神色自若的从腰间锦囊中掏出了三株药草,塞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
姒文命站在一旁,很温和的笑着,赞许的向姬昊点了点头。和*图*书
“毒性太猛,已经深入五脏六腑,来不及救治啦!”一名年纪最大的巫祭苦涩的说道:“想办法,把那群毒蛇给灭掉吧。这毒性,太强了,根本来不及救治。”
舌尖骤然一冷,然后一阵强烈的麻痹感涌了上来。
不多时,十几个巫祭和长老就顺着街道迎了上来,热情的和姒文命相互见礼。
而且这些毒蛇的体型很定不小,咬伤的毒牙印足足有成年人手指粗细,正不断的往外冒着黑色血浆。
姬昊还注意到,有一个老人已经撒开腿,用最快的速度向部落正中最大的木屋跑去。
南荒巫祭更擅长沟通山林中的鬼神,能操控诸般魑魅魍魉、毒虫猛兽,所以身上气息凌厉狠戾,一些老巫祭受诸般阴邪之气侵染,自己都生得和厉鬼一般,足以吓哭小孩子。
按照南荒的规矩,部落正中最大的木屋是部落中地位最高的巫祭和长老的居所,看来姒文命已经引起了这个部落的重视,必须要按照贵宾的待遇,由巫祭和长老们亲自接待了。
“剧毒的药草也能救人啊!”姬昊看和-图-书着这些目瞪口呆的老巫祭淡然说道:“嗯,你们平日里,估计和毒虫、毒蛇打交道不多。在我家乡,哪个族人不是每年要被毒虫毒蛇咬上七八口的?这种蛇毒虽然猛烈,但是越猛烈的蛇毒越好解呀!”
这个部落的巫祭、长老还有普通族人,看向姬昊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色。
“野人部落和农耕文明的差距就在这里啊。”姬昊仔细观察了许久,摇着头‘咯咯’偷着乐了起来。
就在部落的大长老热情邀请姬昊三人享受酒宴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大片的喧哗声。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数十名体格健壮的大汉狼狈的扛着几个浑身是血,皮肤呈青黑色的男子狂奔了过来。
隔着老远,一条大汉就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救命啊,快救命!铁山兄弟他们被毒水蛇咬了,都快没气了。我前几天就说了,河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群毒蛇,你们都不信!”
几个老巫祭急忙围住了伤员,一番检查后,他们同时神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四周欢呼声冲天而起,所有人都是满脸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