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一章 开拓

金眼狮部的大长老拎着一柄大斧,大步向前走了十几步,看着那虞族青年厉声喝道:“异族的恶鬼,这里是我们金眼狮部的土地,我们先祖开辟了这一片基业,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
太阳西沉,漫天星光照耀大地,星光璀璨,比阳光也只弱了一分。
篝火熊熊,在部落正中的广场上,热情的主人摆开了盛宴。
很快,姬昊身边再无一个少女敢于出现;但凡敢这么做的勇士,都已经面红耳赤的醉倒在地。
姬昊救活了他们受伤的族人,又将几道南荒巫医擅长的救命解毒巫药方子无偿的传给了部落,这个数万人规模,以奇兽金眼狮为图腾的部落欢喜无限,极尽全力的款待姬昊一行。
刚刚从河里捞起的大肥鱼,在篝火上烤得油脂直冒。
篝火渐渐暗淡,部落的战士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广场上,好些人都陷入昏睡的时候,部落的哨塔上突然传来了高亢的牛角号声。部落顿时一阵混乱,很快就有长老、巫祭站了出来m.hetushu.com大声发号施令。
但凡有能力、有才学的贵宾路过,最好是能在自家部落留下一股血脉,这样才能让自己部族补充更优秀的血脉,让部族繁衍壮大。
“我是世间最尊贵的虞族赤日一脉,阿罗一族的阿罗翟。我受伟大的赤日指引,来到这块肥美的土地,开拓属于我的私人领地。我宣布,你们的领地从此属于我,你们都是我的奴隶!”
自酿的米酒虽然寡淡,但是自有一份浓情在内。
“可惜呀,这么白净水嫩的人,如果是个婆娘就好了,我肯定把她抢回去。”
几个身高力强的大汉披着简陋的皮甲,举着旗杆在前领路。三面图腾战旗上,分别是一头狐狸、一头恶狼、一头背生双翼的猛虎,每一面图腾战旗的后面,都跟着千多名部落战士。
唯独蛮蛮对这些少女大感兴趣,她拉着她们,好奇的用手指在她们身上鼓鼓囊囊的地方乱点乱捅,不时抓起一个面无人色的少女,‘嘎和*图*书嘎’狂笑着给她们灌下一坛老酒。
金眼狮部落实力并不强,这是一个阖族大巫只有十人出头的部落,他们用了自己最隆重的热情款待姬昊三人,更是热情得不断将自己族中最美丽的少女,拼了命的往姬昊和姒文命的身上塞。
一声沉闷的弓弦响起,正凝神看着面前旗帜的大长老闷哼一声,一支赤红色的弩箭已经穿胸而过。
金眼狮部的战士哄然大笑,坐在战车上的虞族青年倨傲的昂着头,从身后拔出了一根旗杆,然后重重的将旗杆投掷在了大长老的面前。
几个金眼狮部的战士大笑了起来:“喂,三眼小白脸,我们的土地很肥沃,但是我们不介意多施点肥。”
旗杆深深陷入地面一尺深,旗杆一抖,一面原本紧紧缠在旗杆上的黑色旗帜顿时荡漾开,露出了上面黑色高塔以及高塔上悬浮着的血色竖目纹章。
数十头肥大的家畜被一刀放倒,同样被架在了篝火上,烤得肉香四溢,引人直流口水。
姬昊装糊涂,只是和_图_书大口大口的喝酒;姒文命也在装糊涂,他嘻嘻哈哈的和一众长老、巫祭聊得口沫横飞,就是不对那些少女看一样。
更有上千个肥鹅、嫩鸡、大鸭子,数千个野兔、野鹿、野麂子,还有极精壮的野猪,极美味的野鸟,刚刚从林子里摘出来,洗得干干净净的野果子。
夜深了,酒醉了,感情也上来了。姒文命热情的和那些巫祭、长老们交流着各方面的知识,姬昊清楚的看到,姒文命的眸子里精光闪烁,他在传授这个部落一些实用的知识同时,也在汲取金眼狮部落的一些颇有价值的经验。
“让贵客受惊了。”一名长老抚摸着长长的胡须,严肃的说道:“最近我们部落附近,有些外来人窥视。我们已经和他们打斗过几场,今天应该是他们又来骚扰了。”
而那辆通体流金逸彩,用各色晶石密密麻麻覆盖了一层的战车宝光莹莹,在姬昊的金乌神眸凝视下,可以隐隐看到数千枚大小符文在晶石下面时隐时现,这是一件极其强大的m.hetushu.com战争巫器。
姬昊眸子里金光闪烁,金乌神眸发动,看清了对面来人的模样:以一名衣饰华美的三眼虞族青年为首,他身后跟着近百名全副武装的伽族战士,更后面是上千名身披软甲,手持弓弩的黑皮仆兵。让姬昊诧异的是,在这支队伍的后面,还跟着三支小小的部落军队。
拉车的是三头口喷火焰的三角犀牛,黑漆漆的鳞甲在星光下熠熠发光,这三头三角犀牛气息雄厚强大,居然都是大巫级的强大凶兽。
‘哒哒’蹄声清脆,那名三眼虞族青年坐在一辆四轮战车上,几个身披重甲,周身杀气腾腾的伽族战士簇拥着他,手持重盾将他保护得密不透风。
‘呜呜~呜呜~’!
和南荒相比,中陆世界好像得到了天地星辰的青睐,无论日光、星光都更加灿烂了数倍。站在星空下,仰望夜空,漫天星光辉煌,有一种星光流转如漩涡,快要把人灵魂吸进去的错觉。
妇女和老人带着孩子们,迅速向部落正中最坚固的一批石头屋子聚集。http://www.hetushu.com骁勇有力的战士纷纷抓起兵器,向着广场聚集了过来,区区数万人的部落,居然不多时就聚集起了上万战士。
作为客人,主人遇到了麻烦,自然不能就这么拍拍屁股走路。
手中大斧狠狠往地上一劈,大长老怒声道:“我们绝对不会屈膝在异族脚下,我们绝对不会出卖我们先祖留下的土地。滚出我们的地盘,或者你们永远的留在这里,再也不要离开。”
无论南荒、中陆,部族的某些习性都是一样的。
“看你细皮嫩肉的模样,明年在你尸体上,一定能长出很好看的野花野草。”
傲然昂起头,阿罗翟残忍的笑道:“因为,前几天你们打伤了我的使者,还杀死了我麾下忠诚的奴兵战士,所以你们必须受到惩罚。你们族中所有的老人,都将被处死……我的土地上出产的粮食,不养废物!”
姬昊三人自然随着部落的人,大步来到了部落的正门前,数里外,一支规模不大的队伍正快速的逼近。
姬昊似乎明白了,姒文命常年四处奔波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