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六章 教训

“我不能随时陪着你们,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你们记住今天的教训。”
苦笑摇头,姒文命看着姬昊说道:“昊,你在南荒太顺风顺水了。所以,这次我是有意让你吃点苦头。”
“赤日一脉的战士,和亢月不同。”姒文命掏出一粒药丸子塞进姬昊嘴里,一边大步赶路,一边淡淡的说道:“亢月一脉的战士,是最优秀的战士。而赤月一脉的那些疯子,他们只是单纯为了杀戮和破坏而生的疯子。”
看似缓慢的步伐,姒文命双脚被黄色的光芒笼罩,他每一步踏出,都能引起地下大地气脉的应和,地下传来低沉犹如心脏跳动的‘咚咚’声,姒文命每一步都跨过千里,越过了大片的山川河岳。
姒文命用力的在姬昊盆骨附近的一个伤口上拍了一下,痛得姬昊再次哀嚎了一声。
姬昊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阿叔,我才是……”
姬昊摸了摸身上正在愈合的伤口,他深吸了一口气,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隐隐约和-图-书约的,他觉得姒文命又给他嘴里塞了一大把的药丸子。
姒文命和姬昊同时翻了个白眼,尤其是姒文命,他很想一脑袋杵在地上,把自己弄晕了拉倒。
但是两个伽族战士疯狂的用自己的身体做兵器,用自己的血液放出强力的诅咒削弱了甲胄的防御力,用自己的骨骼化为血肉魔兵,瞬间的攻击力几乎超出了大巫应有的极限,一击破开了甲胄,重创了姬昊。
“中陆是个好地方,蒲阪更是个好地方,但是这里也是风险处处,随时可能死人的地方。”
“文命阿叔,都到了中陆了,我很想知道……这些虞族、伽族的恶鬼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您使用的玉币,上面的花纹是他们的纹章?龟灵商队,为什么要向伽族的舰队缴税?那个阿罗翟,怎么可以理直气壮的宣布占领一片原本不属于他的领地?”
十几根粗大的骨骼穿透了身体,姬昊身上有七八个地方骨折,内脏更是受到重伤,现在稍微吸和-图-书一口气就痛得想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
阿罗翟的秘法,带给了他们数倍的力量,但是这种秘法最大的漏洞,显然就在阿罗翟自己身上。一旦他被斩杀,这些被秘法刺激变得强大无比的战士,就全成了软脚虾。
蛮蛮的小脸骤然一白,看着姒文命大叫道:“阿叔,你怎么能扒蛮蛮的衣服呢?阿姆说了,蛮蛮的衣服这辈子只能被一个男人扒下来哩!”
姬昊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一声,他勉强抬起上半身,指着胸膛上两个透明的大窟窿惨笑道:“阿叔,这是一点点苦头么?”
“臭小子,你的巫力修为只有小巫初阶,这点没错。但是你的肉身,哼哼,寻常刚刚突破的大巫都大部分比不上你。也不知道你在南荒吃了什么好东西,这点伤对你来说,算得了什么?”
“在中陆,你们不能冲动,你们的任何一次失误,都可能要了你们的小命。”姒文命看了蛮蛮一眼,很是严肃的教训道:“尤其是蛮蛮,你有你阿和_图_书姆亲手炼制的甲胄保护,但是不说那些异族恶鬼,就是我都有一千种办法制服你后,把你身上的甲胄扒下来。”
这是阿宝赠送的礼物,能够抵挡寻常大巫攻击的强大宝物,姬昊在南荒的时候,这套甲胄无数次的救了他。没有这套甲胄保命,他和蛮蛮早就被血牙团的人剁成了肉酱。
“当然,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姒文命低着头大步疾走:“我要说的是,这次你们两个差点没被人打死,应该能明白了——中陆是个混乱的地方,而且比南荒更危险了十倍、百倍。”
姬昊的脑袋一沉,眼前一黑,顿时昏昏糊糊的睡了过去。
数万里外,姒文命扛着重伤的姬昊,左手拉着蛮蛮,一步一步的在荒野上行走。
姒文命不以为然的笑道:“好啦,这点痛算什么?上古大神刑天被砍掉了脑袋,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我们大巫生命力顽强得很,哪里有这么容易死的?”
金眼狮部的战士们将所有敌人的头颅堆在一起,码成了hetushu.com一个小小的祭坛。他们举起兵器放声欢呼,但是那些巫祭和长老们想要找姒文命致谢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三人。
姬昊继续干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面八方天地元气滚滚涌来,伤口附近的血肉急速的蠕动着,开始慢慢的修复身上那些看着就让人觉得浑身发痛的伤口。
“记住今天的事情吧。在中陆,一个微不足道的虞族小家族,一个不受重视的旁系子嗣,带着一群实力不是很强大的私军奴仆离开家族开拓属于自己的领地,这样微弱的力量,都会给你们造成这样的伤害。”
金眼狮部的战士纷纷涌了上来,抡起兵器,砍下了这些敌人的脑袋。
血腥的战斗戛然而止。
手掌轻轻拍了一下姬昊的脑袋,姒文命笑道:“年轻人,多学点东西,总归没错。你伤势不重,但是也不轻,休息一下吧,醒了就到了。”
看着甲胄上清晰可见的透明窟窿,姬昊龇牙咧嘴的痛呼了一声。
干笑了几声,姒文命无奈道:“哎,我只和图书是打个比方……好,丢开这个话题,到了蒲阪,有专门的人教你一些事情。蛮蛮啊,你阿姆也太……”
姬昊一受重伤,姒文命直接捏碎了阿罗翟的脖颈,一抹黄气在他掌心喷出,阿罗翟的脑袋连带灵魂一并瓦解。空气中血色的雾气骤然消散,所有的伽族战士和仆兵身体同时一抖,大片血雾从他们体内喷出,他们的身形急速缩小,一个个有气无力的软在了地上。
刚刚还犹如疯魔一样的伽族战士们,现在只能绝望的悲鸣、谩骂,他们就连挥动兵器的力气都没有了。
姒文命笑着对蛮蛮点了点头,悠悠叹道:“这些事情,到了蒲阪你们就知道了。蛮蛮,我送你去找你阿爸,然后看他怎么安排你吧。至于姬昊,有个好地方最适合你。我带你来蒲阪,就是要送你去那个地方。”
姬昊趴在姒文命的肩膀上,有点心痛的看着掌心缩小成一团的甲胄。
蛮蛮惊讶的抬起头来:“耶?阿叔,你的玉币上的图案,和那些恶鬼用的纹章是一个模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