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章 抉择

前世姬昊能博览道藏、佛经和无数宗门的典籍,从中提炼出九字真言丹经!
姬昊下意识的运用九字真言丹经,他对肉体的协调力无人可比,每一锤都恰到好处的砸在了铁块最恰当的部位。短短一刻钟时间,一柄长两尺四寸的短刀已经成形。
‘轰隆’一声巨响,姬昊附近的几个学徒见到姬昊成功了,他们也迫不及待的将自己锻造成的,还在散发出逼人高温的短刀丢进了水缸里。
现在的姬昊凝成紫府金丹,灵魂远比前世强大十倍以上,单单从智慧上而言,姬昊是实实在在的妖孽,其他学徒根本无法和他相比。
‘吱吱’声中,巫师的手指上火星四溅,短刀的刀口被磨掉了浅浅的一层铁屑。巫师欣然大笑道:“极品凡兵,姬昊,你在锻造上很有天赋。怎么样,跟着我学几年?千年后,你说不定能铸造巫帝级的巫宝!”
有些鸟儿,是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
姬昊笑而不语,做一辈子打铁匠?他对此并无太大的兴趣。
姬昊站起身来,一股凛凛和*图*书傲气喷薄而出:“相信我,我一定是最强的。”
几天前,姬昊亲眼见到几个出身中陆大部族,生得风姿楚楚娇生惯养的女学徒哭天喊地、连滚带爬的从药圃中窜了出来,有两个生得俏丽无比的小丫头更是手舞足蹈疯狂甩动手上缠绕着的毒蛇,一不小心一头撞在了树桩上昏厥了过去。
姬昊沉吟了片刻,看着姒文命傲然说道:“最强的意思就是,所有东西,无所不能,所有一切,我都是最强!”
这位在巫殿中专责培植各种奇门药草的巫师,已经向姬昊抛来了橄榄枝。他向姬昊明确的表示,姬昊在药草培植上很有天赋,只要姬昊愿意成为他的门人,他会将自己的所有心得倾囊传授。
两个月后,风尘仆仆的姒文命坐在姬昊房间的石墩子上,有点愁恼的看着他。
一名负责锻造的巫师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起姬昊手中短刀狠狠往自己的手指上一切。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真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姬昊笑着和_图_书向姒文命行了一礼:
“好吧,我代表巫殿的一群老家伙问你,你到底对什么最感兴趣?你提出来,你就能得到巫殿这一脉传承的全力栽培。巫殿这一脉所能拥有的资源,你要的,巫殿有的,都会给你。”
姬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肉眼可见的,几株药草长高了三寸,药草顶部一朵花苞冉冉生出,一股刺鼻的腥味从花苞中慢慢荡漾开。药圃四周的草丛中,无数五彩斑斓的毒蛇慢悠悠的顺着这股腥味游来,惬意的盘踞在长开了花苞的药草下,大口小口的喷吐着毒气。
自幼刻意修炼的强大灵魂,让姬昊拥有比同阶学徒高出数十倍的智慧,强出数十倍倍的领悟力,强大数百倍的精神力量。别的学徒还在懵懂的依样画葫芦的时候,姬昊已经开始触摸事物的本质,进而触类旁通,提出更多更新的观点。
“蠢货啊,蠢货!”负责这个锻造洞窟的巫师跳着脚的咆哮起来:“是谁把这些蠢货送来浪费材料?给我赶出和-图-书去,这辈子都不许他们靠近锻造场半步!”
‘咚咚’巨响犹如雷鸣,轰鸣声冲击着洞窟的四壁,又化为滚滚声浪反弹回来,整个洞窟都好像在燃烧、在爆炸、在疯狂的扭曲盘旋,一如铁砧上急速变幻形态的通红铁块。
姬昊伸手一抓,一柄精光四射的锋利短刀就握在了手中。他抓起地上一块铁矿石,随手一道剁下,‘咔嚓’一声,铁矿石被分成了两半,切口光滑如镜没有丝毫毛刺。
下午,一座长款数里的巨大洞窟中,地火熊熊,热浪袭人。姬昊和数千学徒一样光着膀子,拎着巨大的铁锤,疯狂的捶打着铁砧上火星四溅的柔软铁块。
姬昊微笑着谢过了这位巫师的盛情,并没有明确的作出决定。他加入巫殿才短短五天,还没想好自己到底要怎么做,究竟要做什么。
趁着混乱,姬昊慢悠悠走出了洞窟,转向了学习巫符制作的地方。
粘稠的毒浆顺着细小的渠道汩汩流下,所过之处长有三尺色泽斑斓的药草剧烈的摇晃着,犹如疯狂抢食的毒蛇一样摇晃m.hetushu.com着。
而后,这几天,姬昊就再也没在药圃附近见到这几个姑娘。
姒文命呆滞无语,双眼无神的看着姬昊。
通红的铁砧旁,一大缸幽蓝色的泉水散发出彻骨寒意,姬昊将成形的短刀往水缸内一丢,就听得‘嗤嗤’巨响传来,泉水剧烈的翻滚着,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花费了一整个上午料理好了蛇灵草,姬昊得到了一位巫殿巫师的大力赞许。同时和姬昊一起培植蛇灵草的学徒一共有三万人,但是短短几天时间,姬昊培植出的蛇灵草硬是比其他人的高了两寸、粗了一圈,更提前好几天生出了花苞。
他们锻造的短刀并没有淬炼纯净,刀锋上的符文也并没有处理妥当。短刀刚刚丢进水缸,整个短刀就猛地炸开,无数碎片四溅,几个倒霉蛋被打得和筛子一样,浑身喷血惨嚎倒地。
不多时,整片药圃的所有药草都晃动起来,同时土壤下的根茎中不断传来‘嘶嘶’响声。
姬昊就是这么一只毛片华美、嗓音震天的大鸟。巫殿知道他来历的巫师们,已经尽可能的看http://m.hetushu.com重他,但是谁也没料到,他居然是如此的优秀,优秀到诸位巫师都有点毛骨悚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排他。
运足巫力往短刀内一送,短刀的刀口上三枚最简单的符文逐一亮起。就是这三枚符文让短刀的锋利度和柔韧度增加了十倍以上,足以轻松切断自然界所有常见的金属。
也就是他这种胆大之人,而且自幼在南荒就和毒虫毒蛇摸打滚爬在一起的,才能承担培植‘蛇灵草’的任务。
药草种植,巫药炼制,巫兵锻造,巫符绘制,乃至蕴养鬼灵,豢养妖物,制作傀儡,弓弩器械,巫阵研究,巫理探索……一晃眼两个月时间过去了,姬昊在巫殿开设的所有项目中,都取得了所有巫师的好评。
灿灿阳光当头照下,姬昊蹲在一方药圃中,色泽幽蓝的土壤中,密密麻麻生出了无数手指粗形如小蛇的药草。他拎着一个玉桶,小心的将桶内用十八种毒蛇毒液和三十六种凶兽血液调和而成的毒浆浇灌进药圃。
姒文命骇然看着姬昊:“等一下,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要成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