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章 少司

站在远处的姜恿气急败坏的怒吼起来:“姬昊,你简直狂妄!你当我们南荒盟……”
看看少司,再看看远处被几个南荒盟少年搀扶着的姜恿,姬昊摇头叹道:“姜恿,你配不上这姑娘!”
少司的修为和太司一样,都是只差半步就能突破到大巫境,但是毕竟没有达到大巫境。以小巫巅峰的实力,完成大巫级的任务,她肯定吃了不少的苦头。
姬昊呆了呆,笑着摇了摇头。
老巫师看着榜文说道:“有新的任务,各自量力而行,自己挑选吧!”
姬昊握着那团重达千万石的命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少司看也不看太司一眼,而是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玉瓶,五指用力捏了一下玉瓶,将它递到了姬昊面前,清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无奈的歉意:“太司带来的麻烦,少司别无回报,这是一瓶‘龙骨壮体丹’,对大巫滋养肉身极有好处,还请姬昊大兄不要嫌弃。”
太司正一脸阴恶笑容,犹如溺水而死的水鬼找替身一样,www.hetushu.com阴邪无比的劝说姬昊吞服那一团命气,以夺取至少五万年的寿命!
太司紧张得额头上冷汗直冒,他看着还在百丈外的少女,结结巴巴的说道:“少……少司,不是我,不是我惹事……是他们太,太欺负人……姬昊兄弟,是帮我出气!”
姬昊瞳孔微微一凝,和少司的目光对视了一记。他的目光坦坦荡荡,有如一片浩瀚大洋,风平浪静没有参杂任何别的杂质,宽敞厚重能够容纳一切。
但是一听到这清脆异常,犹如银钟脆鸣的脚步声,太司瘦削、干瘪的身体激灵灵一阵颤抖,犹如削尖的钉子一样枯瘦的小脸骤然扭曲,犹如受惊的老鼠一样,‘哧溜’一下就钻到了姬昊身后。
一声沉重的咳嗽从甲道的出口处传来,几个身穿长衫的老巫师缓步走了进来。
狠狠瞪了姚开元、姚开江等人一眼,姬昊冷声道:“有种,去杀几个伽族的恶鬼……只不过,你们估计没这个种!”
少司站在姬昊面前,和图书清冷冷的眸子犹如冬天深山中的一眼寒潭水,冷冷清清的扫了姬昊一眼。
一朵从水墨画中走出,最钟灵琉秀的白色花朵。
少司的目光有如刀锋,扫过姬昊的眸子,却没有激荡起半点涟漪。
少司绷紧的俏脸顿时放松了许多,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她向姬昊微微欠身行了一礼:“太司行事荒唐,连累了姬昊大兄。”
生得秀美异常,但是表情冷冷淡淡犹如冰山的少司快步走了过来,一股清雅的气息扑面而来,姬昊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犹如身处春夜小雨后的草原中,名唤少司的少女身上的气息,让姬昊心中微微生出了一丝小小的感动。
这个少司很有趣,是个非常倔强、非常傲气、不愿意欠人情的人。姬昊帮了太司,她就用一瓶龙骨壮体丹来还这个人情。看她掏出这瓶巫药的模样,这瓶巫药对她弥足珍贵,她心中是很有点不舍的。
干笑了几声,太司突然指着姬昊手中的那团命气,哆哆嗦嗦的笑和*图*书道:“少司,你说……奇怪,不奇怪?姬昊兄弟……他居然,也会,也会夺命之术,哈哈,真,奇怪!”
被姬昊毒打一顿,到现在还没办法依靠自己力气站直身体的姜恿气得脸色发黑,他怒视姬昊,双手握拳捏得‘咔咔’直响。
“我帮太司,只是看不顺眼。”姬昊笑着拒绝了少司的巫药:“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可以理解成,我只是纯粹的想要揍姜恿他们一伙人一顿,所以我就动手了。所以,你不欠我人情!”
一瓶龙骨壮体丹,能够帮助大巫滋养、淬炼肉身,那么这个任务的难度,绝对就是大巫级的。
姬昊冷冷一笑,粗暴的打断了姜恿的话:“你们南荒盟,就是一个屁!一群大巫,仗着实力比人强出一头,就随意欺凌巫殿同伴,真是了不起啊?”
姬昊一把拎着太司的脖子将他拎了出来,用力的杵在了自己的面前,指着少女笑道:“哈,太司,你怕这小丫头?”
姬昊不解其故,诧异的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和*图*书而眼前的少女,则好像得到了整个天地之间清灵之气的青睐,由天地中最清秀、最灵动的气息凝成了一朵小小的白色花朵。她走进广场的时候,光影摇曳的广场,四周的学徒,瞬间都成为了水墨画中最朦胧的背影,好似广场和这些人的存在,只是为了凸显出她的超凡脱俗。
手一指,一张黑色榜文腾空而起,悬浮在半空放出熠熠光芒。
姬昊的眼睛骤然一亮,原本心头萦绕的战意突然无缘无故的就消散了三分。
少司斜睨了太司一眼,轻轻叹道:“我离开巫殿,执行任务的时候,说什么了?”
拿出这瓶巫药还清姬昊的人情,少司的决心也是蛮大的。
太司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念叨起来:“少司,少司,我是你亲兄长啊,不要在外人面前直接叫我的名字!”
一条白色的身影冉冉行来,简单的白色粗麻布衣,腰间扎着一条黑色兽筋制成的腰带,脚踏兽筋、兽皮制成的薄底快靴,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正随着身体的走动轻轻甩动着m.hetushu•com
脚步声很清脆,死寂一片的广场上,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脚步声。
太司张了张嘴,整个人的精气神瞬间委顿了下去,他干笑了几声,顾左右而言他的笑道:“这次不是说,你要出去好几个月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着快步走来的少女,姬昊猛不丁的想起了南荒山林的好友蘅箩君,犹如整个山林的精魂全部汇聚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蘅箩君的美犹如梦幻,给人一种极其不真切的感觉。
姬昊更是从五龙垚那里知道,除了他这种得到巫殿毫无保留投入全部资源重点栽培的学徒,其他的学徒想要从巫殿获取任何资源,都要不断为巫殿完成各种任务。
其他南荒盟的少年大巫们也是怒气冲天的盯着姬昊,眸子里喷射的怒火,简直要化为实质的火焰将姬昊和太司一起烧成灰烬。其中好几个少年大巫看向少司的目光,就和姜恿一样,带着几分贪婪的味道。
一个老巫师淡淡的说道:“嗯,人都到齐了么?还不到的人,等会自己下去领一百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