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二章 计议

玉片上甚至还记载了好几件有关太司的糗事,这家伙自身太弱,无数次被其他学徒恶意欺凌,他却从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完全靠少司为他遮风挡雨。
山峰最高处,足以容纳千人聚会的石殿中,姚开元、姚开江等南荒盟的核心人物环坐在一个硕大的火塘边,大口大口的灌着烈酒。
过了许久,生得魁梧过人的姚开元将手中酒坛狠狠摔在了地上,他厉声喝道:“人呢?都死去哪里了?那个叫做姬昊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火鸦部,好大胆的火鸦部!”
姚开元冷冷一笑,将玉片捏成了粉碎。
只是少司似乎运气很好,她每次完成任务返回巫殿,总能带回一些价值极高的药草和其他宝物,献给巫殿后换取数量不菲的修炼资源。
任何一个部族都愿意塞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甚至更多的族女给太司,只要太司的身体扛得住,任何一个部族愿意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女人,不断的繁衍出太司的直系子孙。m.hetushu.com为的,就是太司的这种神秘和强大的力量。
刚刚的开口回禀的大汉沉声说道:“太司、少司兄妹,是三年前一位巫殿长老外出游历带回来巫殿,但是一直表现平平,并无多少出彩之处。”
深吸一口气,大汉掏出了一块玉片递给了姚开元。
姜恿顿时闭上了嘴,整个脸都扭曲了。
单单从玉片上的记载来看,少司在三年中总共完成了十七件巫殿的任务,她从来不和任何学徒组队,所有任务都是一人完成。但是所有任务的难度都不大,任务完成后巫殿的赏赐也都是寻常。
蒲阪,秀水环绕,一峰崛起。
姚开元盯着姜恿冷笑道:“蠢货,你还不明白?现在不是你盯住少司的问题。恐怕除了我们南荒盟,其他的那些家伙,也都盯上他们兄妹两了。”
“其二,用尽一切手段,让少司成为我们的人!记住,是一切手段,抢在其他人之前,让她成为我们的人!或者说,成为我们和-图-书当中,某位兄弟的女人。”
高有千丈的山峰上开凿了大片洞府,相互以蜿蜒石廊相连,重要部位巫阵密布,更有驯化的凶兽和傀儡往来巡弋,俨然是一处易守难攻的战堡。
而少司呢,作为太司的妹妹,她的血脉同样宝贵,而且她还能用来控制太司,她的价值就更大了。
但是整体看来,太司、少司在巫殿中的表现只是普普通通,有太多比他们出色百倍的学徒。
“这两件事同时进行……如有可能,将姬昊千刀万剐,这是他强出头应得的惩罚。”
这里正是巫殿南荒盟的总部,平日里南荒盟的少年精英多聚集在这里。
坐在火塘一侧的姜恿大声咆哮起来:“你们怕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火鸦部么?我们都不需要动用部族的力量,随便哪家的巫王长辈出动,就能灭了火鸦部。”
正是因为少司的好运气换来的修炼资源,才让太司、少司在小小年纪,就修炼到了小巫境巅峰的水准,随时可能http://www•hetushu.com突破到大悟境界。就算比起南荒盟的少年大巫们,他们的表现也丝毫不弱。
姚开元看着玉片上的记载不由得连连冷笑:“嘿,家养的兔子,突然变成了吃人的恶龙。姜恿,你就不用惦记少司了,她现在,不是你能惦记的!”
舌头舔了舔嘴唇,姜恿昂首挺胸的说道:“想要让太司听话也很容易,只要让少司成了我的女人,他不听话也不行啊!”
正因为是血脉力量,所以太司和少司就变成了人人窥觑的珍宝!
姜恿同样将酒坛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跳起身来大声叫道:“杀姬昊,夺命气,再把他的头颅送去金乌岭,让火鸦部重重的给我们补偿,这事情不就解决了?”
深吸了一口气,姚开元冷声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其一,从姬昊手中抢回剩余的命气。不然的话,一次损失上百大巫,我们南荒盟几乎全军覆没,其他的也就不用再提了。”
姜恿怒极大吼:“姚开元,你什么意思?少司可是hetushu.com我最先看上的!我可是盯着她已经有一年多了!你说这话,是想要横插一刀么?我毕方部,可不见得怕了你火龙部!”
“这是三年来,他们兄妹在巫殿的一切作为。太司一直是个废人,基本上不离开巫殿一步,日常起居生活,也都要靠他妹妹少司打理。少司则是偶尔外出执行巫殿任务,换取一些修炼的资源,但是她完成的那些任务难度也不大,所有收获也只是普普通通。”
眸子里闪过一抹贪婪、狰狞的凶光,姜恿‘咯咯’笑道:“至于诸位兄弟损失的那一部分寿命,只要那太司乖乖的听我们的,火鸦部有这么多大巫,从他们身上多掠夺一些命气……嘿嘿!”
尤其是太司,简直就是一条寄生虫,他从不离开巫殿,从不外出执行任务,他所有修炼的耗费,都是少司辛辛苦苦的执行任务换来的。
十几个精悍异常的南荒战士大步走进了石殿,一名浑身火光喷涌,皮肤下隐隐可见赤色龙鳞的大汉向姚开元行了一礼,大声说www.hetushu.com道:“小主人,我们正在加派人手打听他的消息……这小子来到巫殿不足一年,平日里极少和人接触,实在是难得打听清楚他的根脚。”
但是现在太司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尤其他的夺命之术,以小巫境的实力,居然能同时击败上百大巫,这种实力可谓逆天。很显然,这是太司的天赋神通,是他血脉中流传的神秘力量。
他并不傻,只是习惯性的骄狂自大了一些。他深深的知道,如果少司只是一个普通的美貌少女,那么以他姜恿的身份来历,没人愿意为了一个普通女人和他竞争。
南荒盟的一众少年眸光闪烁,相互使了一个眼色,一个少年突然冷笑起来:“姜恿,你也想得太好了。太司、少司,他们又是什么情况?”
熊熊篝火上几块硕大的兽肉被烤得浓香扑鼻,黄色的油脂不断滴落,满屋子都飘荡着兽肉的香气。但是面对美味,姚开元等人没有半点胃口,只顾举起酒坛不断的喝酒。
姚开元扫过玉片上细密的字迹,轻轻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