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章 死咒

但是几个精悍的少年的面孔,却清晰的在这团气息中浮现。
很快太司浑身汗流浃背,原本就瘦得可怕的他越发变得犹如一具骷髅架子,风雪卷过,太司就好像一个空心的纸人一样飘了起来,带着长长的灰白色的光芒,围绕着祭坛怪异的飘来飘去。
姬昊注意到,风行从来不靠近自己十丈之内。这家伙的戒心极重,除了雨牧,他从不靠近姬昊、太司和少司十丈之内,而且他哪怕正在聚精会神的改造长弓上的符文阵列,他也不时飞快的抬起头来,警惕的向四周望一眼,就好像一头放风的土拨鼠一样警惕。
‘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中,太司跪在地上,双手杵着雪地,姬昊惊讶的发现,原本皮包骨头的他逐渐变得丰腴起来,皮肤上多了一丝血色,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
骤然间太司满头黑发变成死气沉沉的灰白色,他双手扭曲的指向了天空,皮肤下一条一条血管凸起,血管诡异的膨胀、收缩http://www.hetushu.com,血管的颜色变成了惨绿色,并且不断散发出莹绿色的幽光。
白天里,姬昊抓住了那头软木灵傀,用冰霜将他封冻。此刻软木灵傀的动力巫晶被取下,软塌塌的灵傀被摆在了祭坛正中,几条蜘蛛丝般细小的绿色巫炎正不断的在灵傀表面扫来扫去。
他手持白骨杖,浑身哆嗦着围绕着祭坛乱蹦乱跳,嘴里‘哇啦哇啦’的念诵着咒语,绿色的巫炎细丝缓缓扫过软木灵傀,一点一点细微的气息就从灵傀体内不断冒出,在它上方凝成了一团。
“连一枚手印都没留下,就不要说头发、汗毛或者一滴汗水之类的东西。”
风行蹲在十几丈外的小雪包上,哼着小调,不断把玩着那把他刚刚缴获的长弓,不时用一柄刻刀在弓身上刻下几枚小小的符文,激荡长弓不断亮起大片的光影。
少司站在巫炎光芒覆盖的边缘,双手揣在袖子里,一边慢慢的咀嚼一株雪灵芷,www.hetushu.com一边看着太司在雪地里手舞足蹈的跳大神。
光影悄然炸开,祭坛无声无息的融化,一丝丝奇异的气息从祭坛中飞出,径直钻进了太司的身体。太司灰白色的长发变成了黑色,双眼也恢复了正常。
一个擅长用巫毒,而且瞬间能毒死几个大巫的毒巫,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他身边百丈内,更不要说和他的身体有亲密接触。姬昊敢于握住雨牧的手,这就代表了姬昊对雨牧的信任。
星光璀璨。
‘嗤嗤’声中,白骨杖上的鬼神面孔冉冉飞起,轻盈的飞入了光影中那几个少年的体内。
“跑不掉的,跑不掉的……太司大爷抓住你了!”
如果说以前太司一阵轻风都能吹倒,那么现在他起码也要一阵中等大风才能吹跑了。
倒是雨牧对姬昊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
太司怪声怪气的尖叫着,声音中充满了森森鬼气。
一刻钟前,姬昊帮太司用积雪堆砌了一座祭坛,太司取出了一些生得狰狞可www.hetushu•com怖的异族头骨装饰在了祭坛上,将祭坛变得鬼气森森极其的诡秘可怕。
软木灵傀的上方付出了一团淡淡的气息,蒙蒙气息中可见一个身躯高大的老人和几个面容精悍的少年。老人的实力很强,他体内自行散发出的巫力威压异常强劲,太司借助祭坛之力,依旧无法让人看清他的面容。
一旁雨牧已经兴高采烈的大叫了起来:“完事了?完事了赶紧来尝尝,我这一锅百毒千龙汤,收集这一千零八十条雪神蜈蚣就废了很大的力气,赶紧尝尝味道怎么样!”
雨牧哼着不知名的山歌小调,兴致勃勃的燃起了一堆篝火,架起了他那口巨大的铁锅,正炖得热气腾腾。锅里依旧是五颜六色的浓汤,汤水中上千条尺许长的雪白蜈蚣正翻腾得热闹。
十几万里外,巫殿中,两名凑在一起正在窃窃私语的少年大巫突然身体一僵,‘啪’的一下变成了两具一点水分都没有的干尸摔倒在地。
“嗯,防范着有人抓住了这头http://www.hetushu•com灵傀,通过灵傀身上留下的痕迹对他巫法诅咒么?可是碰到我太司,没用啊,这些低劣的防范手段根本没用啊!这头灵傀,就是最大的痕迹啊!”
南荒的星光如水,在中陆就致密沉重犹如水银。姬昊坐在露天雪地里,都能感受到一丝丝沉甸甸精纯异常的星力不断渗入身体,迅速被紫府金丹吸收一空。
太司的眼珠变成了惨白色,犹如青蛙的眼珠一样从眼眶里凸起。他的嘴唇变成了怪异的漆黑色,和他惨白一片的眼珠配在一起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怖。
“姬昊,我逮住他们了……嘿嘿,借口少司的命,想要把我们引来这里杀死。你说……”
但是风行谨慎的保持了和太司近百丈的距离,和少司之间也保持了三十丈以上的空间。
“是个老手啊,一切气息都被清除了。”
当他向姬昊伸出右手,姬昊毫不介意的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掌后,雨牧就对姬昊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风行、雨牧同时抬头往太司望了一眼,雨牧的眸子和*图*书里闪过一抹骇然,风行则是兴奋的站起来,随手将缴获的长弓丢在雪地里,好奇的绕了一个大弧线,远远绕过姬昊,从另外一个方向接近了祭坛。
一株一株剧毒的药草不断被雨牧丢进锅里,一股浓郁的,难以形容的,带着一丝刺激的腥膻味的鲜甜味道就渐渐的飘了出来。
好诡异的法门,好奇异的诅咒之术。
不等姬昊开口,太司深吸一口气,手中白骨杖狠狠的向那一片朦胧的光影刺了下去。太司的体内传来了无数尖锐的鬼泣声,白骨杖上一丝一丝黑色细丝涌出,在短短的白骨杖上勾勒出了几张狰狞的鬼神面孔。
顿了顿,太司怪笑了一声:“嗯,你怕是会心慈手软,还是我直接处理了吧。”
姬昊信任雨牧,雨牧自然就回馈以等价的信任和热情。
雪地上鬼火森森,数十块巫法调制过的兽骨丢在雪地上,水缸大小的绿色巫火烧得这些兽骨‘咔咔’作响。风卷着雪呼啸而过,这些巫火纹丝不动,绿惨惨的光芒照得四周雪地一片阴森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