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光影

“伟大永恒的幽日,让这些原始、没开化的土著见识一下你伟大的力量吧!”虞族男子‘咯咯’笑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从袖子里甩出了六根三尺多长的黑色金属柱子。
隔着远远的,可以看到这个虞族男子身边的虚空奇异的波动着,虚空在他身边犹如水波,而他就好像水中的鱼儿,随时可以破空遁走。
蛮蛮眼尖,她也看清了柱子上雕刻的图样。
虞族男子古怪的狞笑着:“小丫头不要嘴硬,等你落到我的手中,你会知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什么滋味。桀桀,我没有这种爱好,但是我知道很多大人,他们对你这样的小丫头很有兴致。”
蛮蛮抡起两柄大锤狠狠对撞了一下,朝着那虞族男子厉声喝道:“不要装神弄鬼,让蛮蛮砸你三千锤,打不死你就算你的本事!”
‘噗嗤’声不绝于耳,鸦公身上骤然多出了数十条长达丈许的伤口,每一条伤口都深可及骨,大量鲜血不断喷出。
在南荒,和*图*书部族之间的争斗,大家都是大刀阔斧的正面厮杀,就算有各种诡异的巫咒邪法,也有部族的大巫祭们去解决。鸦公自己,从未碰到过这么难以应付的力量。
这是和南荒部族的巫法传承迥异的力量,无论是扭曲虚空,还是诡异的阴影,都是这么的无法着手。
蛮蛮似懂不懂的看着虞族男子,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是懵懂不清,但是她多少听出了对方言语中对自己的不敬。怒气冲冲的蛮蛮大吼一声,双手一挥,两柄大锤化为两颗火流星激射而出,向虞族男子狠狠的砸了过去。
那些被金乌骨从虚空中逼出的精悍男子狞笑一声,身体纷纷遁入了虚空中,化为一缕缕虚影杀了过来。
‘嗡嗡’声响起,图腾柱喷出了丝丝黑气,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手掌一旋一挥,虞族男子面前一块方圆十丈的虚空骤然扭曲,形成了一块肉眼可见的透明漩涡。蛮蛮的两柄重锤砸进了漩涡中,www•hetushu•com大锤突兀的从鸦公身后冒出,然后狠狠砸在了鸦公的背脊上。
虞族男子怪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在伟大永恒的幽日庇护下,没人能够伤害他的子民!”
远处传来了震怒的嘶吼声:“上古金乌的破骨头?扁毛畜生,有你的!”
鸦公不知所措的尖声鸣叫,他从没碰到过这么古怪的攻击。
“不过是一截破骨头!”虞族男子厉声喝道:“不要指望这就能护住你们!”
蛮蛮吓得尖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抱住了鸦公的一只爪子:“鸦公,你没事吧?不是蛮蛮砸的你,是这个家伙,他在捣鬼!”
凭借兽性的本能,鸦公察觉到了可怕的危险在逼近,直接扭曲空间,将敌人的攻击转化为自己的攻击,这种手段鸦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在鸦公的血脉传承中,似乎有关于这种可怕能力的残破记忆,但是那些记忆太残破太零碎,一点价值都没有。
顿了顿,那声音阴恻恻的说道:“和-图-书光芒注定消散,只有阴影统治一切。幽日普照之处,消泯一切光,唯有影永存。”
鸦公惨嚎一声,被蛮蛮的重锤砸得重重倒地,脑袋狠狠摔在了一块大石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蛮蛮的重锤沉重可怕,饶是鸦公皮粗肉厚,也被砸得脊椎骨都断了好几根,七窍中不断喷出火焰熊熊的鲜血。
鸦公和蛮蛮骤然身处黑暗中,大量黑影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将他们死死裹在了阴影之中。
双手高高举向天空,虞族男子的眉心竖目缓缓张开,他的竖目眸子已经是一片漆黑,犹如一个极其深邃的黑色漩涡在缓慢的旋转着。他缓缓的念诵着咒语,眉心不断有黑色的水流一样的阴影扩散开来,黑漆漆的阴影迅速笼罩了方圆十几里的虚空。
六根图腾柱一闪而逝,直接穿梭虚空,下一瞬间就到了鸦公和蛮蛮身边数里外的地方。图腾柱组成了一个正六边形,然后狠狠的插在了地面上。
金乌骨!
鸦公只能http://m.hetushu.com拼命的催发金乌骨,不断放出烈烈强光普照周天,艰难的抵挡着阴影的侵蚀。
图腾柱放出的黑气和虞族男子竖目喷出的阴影融为一体,图腾柱包围的这一片空间变得动荡不安,虚空摇晃,一条条无形的乱流逐渐成形。
身穿紧身皮甲,从虚空中摔出来的精悍身影声嘶力竭的惨号着,浑身黑烟滚滚,被金乌骨散发出的高温强光烧得几乎变成焦炭。
但是骤然间,金乌骨旁一个小小的漩涡突然出现,散发出强烈光芒的金乌骨一个旋转消失不见,下一瞬间就从数十里外冒了出来。
三尺多长、手臂多粗的柱子一出手,迎风一晃就变成了高有三丈、水缸粗细的图腾柱。黑漆漆的柱子上雕刻了一轮黑色大日凌空高照,地面有无数虞族、伽族、脩族和其他奇异生灵朝着天空顶礼膜拜的场景。
无论是那黑色的大日,还是那黑色的竖目,边缘都有无数扭曲的细密符文若隐若现,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邪恶气息。http://m.hetushu.com
那是一片浩瀚宽广的土地,地势地貌险峻穷奇,大地上到处都密布着一座一座棱堡。在每一座棱堡的正中,都矗立着一座直插云霄的高塔,高塔的顶部定然有一只竖目悬浮。
鸦公吐出来的,赫然是一段上古三足金乌的骨殖。小小一截金乌骨,蕴藏无穷烈日之力,犹如昊昊大日普照十方,强光所至之处,一切阴影都荡然无存。
金乌骨放出的烈日强光和黑气剧烈的冲撞摩擦,光和影相互冲击的时候发出沉闷的轰鸣声。金乌骨剧烈的震荡着,六根图腾柱同样剧烈的震荡着,图腾柱附近的地面不断的裂开一条条深深的裂痕,大量土气从地下冲出,可见图腾柱受到了多么沉重的压力。
远远传来破空声,一个身形瘦削的虞族男子悄然出现,他身穿华丽黑色长袍,袍袖上用银紫色的金属丝线绣着一轮黑色大日悬浮在一座高塔上方,高塔顶部有一枚黑色竖目傲然俯视四方。
鸦公双眸喷火,艰难的直起身体,伸出一只翅膀护住了蛮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