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夜箭

“中陆的这些部族,真的是安稳日子过得太久了。”青年低声嘲笑道:“三万人的迁徙队伍,夜间宿营就是这么个模样?随便一个兽巫驱动一群野兽,都能让他们尸骨无存。”
营地内篝火熊熊,戊山部的族人蜷缩在篝火旁,艰难的度过难熬的漫漫长夜。远处不时响起几声不知名的野兽长啸,往往会引得一些人起身四处张望。
三十里外,一座小山岗上,一条高瘦的人影突然出现。
虽然在警惕的守夜值岗,雨牧手里依旧拎着一块肥美的兽肉,不时用匕首切下一片肉,带着无比的满足感将肉片塞进嘴里,带着十万分的虔诚和神圣慢慢咀嚼。
雨牧坐在营地外一个小土包上,双眸微微放光,警惕的看着四周。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几座悬浮的山峰,正好挡在了营地上空,漫天星光被遮挡住,浓浓夜幕笼罩四方。
细微的破风声传来,二十名身披黑色羽甲,但是发鬓上并没有佩戴羽毛的少年箭手快步掠了过来。听到青年傲气凌云的话www•hetushu•com,一名少年低声说道:“翎大兄,还是要谨慎一些。青鹞、青鹤两位大兄可是大巫,他们人还在巫殿,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干尸,这些人,可不一定好惹。”
翎大兄脸色一寒,阴恻恻的说道:“姒文命?他的那套和娘们一样的做法,不适合巫殿!这么大的巫殿,该做什么,该怎么做,最终还是要看我们这些人的!姒文命?迟早他也会被收拾掉,迟早的事情。”
翎大兄冷哼一声,狠狠的瞪了开口的少年一句:“怕了?怕了滚回去找你阿姆吃奶去。不就是青鹞和青鹤那两个蠢货死了么?你们知道不知道,巫殿虽然严禁杀戮,但是每年死在巫殿的学徒有多少?最少的一年都有上千个学徒莫名其妙的死了!”
戊山部营地。
其中一人轻笑道:“大兄说得什么话?这些中陆的软包,哪里能和我们东夷的好汉相比?我们大风部的战士,随便一人都能轻松击杀十倍以上和自己同阶的敌人。迟早有一天…和图书…”
雨牧很认真的皱起了眉头,思考了许久,慢悠悠的说道:“土生土长的人族我是不吃的,同类相残,那是畜生都做不出的事情。但是那些三眼、四眼、五眼的恶鬼,其实我真的想试试他们的滋味。”
眼看太司整个人都要钻进篝火里,他的一缕长发都快被烧焦了,坐在一旁修炼的少司皱了一下眉头,掐小鸡一样拎着太司的脖子,将他丢回了原位。
顿了顿,翎大兄狞声道:“我做主,今天谁立下的功劳大,这些人当中最水灵的小娘儿,就是谁的!”
夜色中,数十道箭矢无声无息随风而来,瞬间笼罩了雨牧和风行全身。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五名和青年同样打扮,但是发鬓上只插了一根巨鹰尾羽的青年悄然出现。
上万头盘角蛮牛静静的卧倒在营地外围,厚重犹如攻城锤的牛角整齐划一的对着外侧,将整个营地牢牢包围在内。
一个少年低声说道:“他们怎么也是,姒文命大人带回巫殿的……”
少司摇头,再次掐着m.hetushu.com太司的脖子将他丢回了原位。
“死胖子,吃,吃,吃,迟早有一天吃死你!”风行蹲在数十丈外的一个小灌木丛中,突然低声骂道:“整天就惦记着吃,喂,你吃人不?”
营地里,太司四仰八叉的睡在一堆篝火旁。
翎大兄傲然昂起了头:“知道云鹏长老说过的那句话么?巫殿就是一个养蛊盆,只是为了挑选最强大、最精壮、最剧毒的蛊虫。我们这些强大的虫子,可以随意抹杀那些孱弱的蝼蚁……这是巫殿给我们的权利!”
“能吃饱……就是福气!唔,天亮了吃什么呢?午饭吃什么呢?晚饭呢?”雨牧叽里咕噜的咕哝着,絮絮叨叨的一路盘算到了一个月后的晚饭到底是吃烤肉还是吃炖肉的问题。
被这样折腾的太司依旧没醒,他打了个呼噜,慢慢的又朝着篝火爬了过去。随着他越来越靠近篝火,沉睡中的太司惨白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身穿黑白二色羽毛编织而成的羽甲,头戴大鹏鸟的头骨制成的鸟形头和*图*书盔,背负一张奇形长弓,发鬓上插着两根散发出淡淡光芒的巨鹰尾羽,高高瘦瘦的青年男子远远眺望着戊山部的营地,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眸子里幽光闪烁,向着数里外一片风吹草动的小土包望了一眼,雨牧淡然道:“他们并非我们这一方天地的生灵,对我们而言,就和鸡鸭鹅鱼没什么两样。他们能吃我们的族人果腹,我为什么不能吃?”
但是当太司第三次在梦里向篝火爬去的时候,少司干净利落的抓起身边一块石头,狠狠的闷在了太司的后脑勺上。石块粉碎,太司也哼都没哼一声,直接从熟睡变成了昏厥。
夜风吹过带来一丝凉意,太司身体抽搐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朝着篝火的方向爬了过去。身体虚弱的他,就算在梦中都本能的想要找一个温暖的地方继续瞌睡。
夜色中,有肉眼不可见,但是灵感敏锐的人能够察觉的奇异力量从无穷远的天际涌来,慢慢的,慢慢的注入少司的身体。她的气息就变得格外的奇异,好似存在于这个世界,却http://www•hetushu•com又好似超脱了这个世界。渐渐的,她的身形都变得朦胧不清,不注意的话根本发现不了她在哪里。
一把掐着太司,将他丢回了自己睡觉的位置,太司掏出了一条兽筋制成的绳索,结结实实的把太司捆了起来,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继续坐在篝火边静静的修炼。
但是雨牧似乎也修炼了某种奇妙的瞳术,他的瞳孔正中一粒极其细小的符文闪烁,夜幕无法遮挡他的视线,他很谨慎的向所有风吹草动的地方不时的扫过一眼。
抓起背上长弓,翎大兄冷声道:“冲上去,干掉那几个家伙。顺便……戊山部的这些人,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风行默然不语,他抬头看着天空,突然低声骂了起来:“哪里来的这几个土包?我轰碎了它们去?我讨厌黑天。我一点,都不喜欢黑漆漆的夜。”
最先出现的青年傲然一笑,淡然说道:“迟早有一天,人王的那个位置,得让我们东夷的好汉坐上去。蒲阪啊,蒲阪,你说如果蒲阪是我们的,我们大风部的实力得壮大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