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一章 毒雨

大铁锅上浮现出一层细细密密的符文,雨牧用来熬煮各种怪异美食的大铁锅,居然是一件颇有防御力的巫器。一支又一支箭矢在铁锅上撞得粉碎,一片又一片的符文不断碎裂。
张开双手,雨牧硬生生的吸了一口气。
箭矢穿透肥肉的‘噗嗤’声不绝于耳,大片鲜血从雨牧身上喷出。雨牧身上足足有两尺厚的肥肉剧烈的波动着,柔韧有力的肥肉竭尽全力的抵消着箭矢的穿透。
三万精通矿石开采和铸造的戊山部族人,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大风翎甚至都已经偷偷摸摸的联络上了虞族的奴隶贩子,只等他这边成功,就会用一条秘密渠道将这些戊山部的族人贩卖出去。
那些激射而来的箭矢也骤然放弃了风行、太司和少司,纷纷犹如飞鸟投林一般向雨牧激射而来。
风行长啸怒骂,他带起大片残影往来奔走腾挪,不断射出一支一支箭矢。风行射出的箭矢精准的和大风翎他们射出的箭矢对撞,两支箭矢往往发和图书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然后同归于尽。
三百支箭矢瞬间消失,随后铁锅的所有亮起的符文崩解,箭矢穿透厚厚的铁锅,密密麻麻的射在了雨牧的身上。
大风翎原本不以为然,还在怒吼着向前冲锋,但是突然间他的脸色一变,整个脸都变成了惨绿色。
雨牧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声咒骂道:“胖子,倒霉的胖子……胖子就要做挡箭牌么?”
凄厉的哭喊声中,四周风起云动。
被一箭爆头,连运用大巫强横的生命力都来不及恢复的青年,是大风翎嫡亲的堂兄弟,是大风翎亲叔叔的儿子,自幼就和大风翎极其亲厚,而且也是大风部极其看重的青年英杰。
热血充斥眼眶,怒火直冲脑门,大风翎疯狂的吼叫着,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喷吐着热气。
身体一抖,将空荡荡的兽皮箭囊震碎,大风翎手掌一拍,从腰间巴掌大小的兽皮袋里抓出了一壶满满的箭矢,再次将雨点一样的箭矢倾泻了http://www.hetushu•com出去。
雨牧痛得‘吱哩哇啦’的乱叫,叫着叫着他小小的眼睛里大片泪水涌出,这家伙居然痛得硬生生的哭喊起来:“呜呜……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杂碎,迟早大爷我要去你们东荒散一把瘟毒,让你们大风部的混账断子绝孙……呜呜,等大爷我研制出了可以灭你们一族的巫毒,一定第一个用在你们头上!”
少司的脸色变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两步,将昏厥的太司护在了身后。
以他的嘴为中心,一个巨大的空气漩涡突然出现,伴随着可怕的风啸声,雨牧身边尘土飞扬,方圆十几里内的草木都被连根拔起,飓风绞碎了草木,纷纷想着雨牧的大嘴飞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损失?十日国的情报很详实,姬昊一伙人中,只有雨牧和风行两个大巫,而且距离他们晋升大巫也只是短短三五年时间,大风翎带来的同伴,可以轻松的将他们全部杀死。
在蒲和*图*书阪,大风翎的这位兄弟甚至已经被选入了人王帝舜亲卫军,统领一支百人的精锐弓箭手。这一次,大风翎是偷偷摸摸带着他私自离开蒲阪,执行长老给他们下达的狙杀任务。
片片薄云从四周汇聚过来,雨牧的眼泪化为滚滚水气直冲高空,营地附近的小河中也有浓郁水汽冲天而起。随后‘淅淅沥沥’的小雨当头洒下,但是洒落的雨水是墨绿色的。
只要干掉了护送戊山部开拓新领地的姬昊一伙人,戊山部的三万族人,就是指使大风翎发动袭击的人默认给大风翎的好处。
因为雨牧主动的巫法牵引,这些箭矢激射而来的速度更快了一倍以上,每一支箭矢都足以穿透山峰,箭矢和空气急速摩擦,甚至迸射出了大片的火光。
但是对方有足足十五个箭技高手,单单大风翎一人在弹指间就射出了五百多支箭矢。暴风骤雨般的箭矢呼啸而来,将雨牧、风行、太司、少司彻底覆盖在内。
为什么风行摔倒后狗急跳墙一般的胡乱反www.hetushu•com击,居然直接击杀了大风翎的一个兄弟?
“毒……剧毒!撤,快撤!”
“我……胖子就应该挡箭么?你们这群只会打鸟玩的东夷混账!”雨牧怒气冲天的不知道从哪里将他那口大铁锅拎了出来,大锅扣在了自己头顶,双手护住面门,任凭上千箭矢密密麻麻的扎了下来。
墨绿色的雨水带着一丝淡淡的草木清香,温柔的洒在了大风翎和他的同伴身上。
大吼大叫的风行长啸一声,体内巫力涌动,迅速在弓弦上凝成了青色的光箭。眨眼间又是一百支光箭射出,然后风行就彻底耗尽体内巫力,呆呆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动弹。
但是风行射出了随身携带的两百支箭矢后,他预备的箭囊已经空空荡荡。
大风翎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没能杀了人,反而被人杀了,大风翎无法想象自己如何向自己亲叔叔交代,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帝舜以及一应相关大臣接踵而来的质询。
十五名箭技顶尖的箭手同时发狂,短短一和*图*书弹指间,他们射出了上千支箭矢,密密麻麻的箭矢没有任何花俏,只是纯粹的循着近乎笔直的轨迹,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最赤裸裸的杀意向众人袭来。
大风翎带着剩下的同伴发动了冲锋。
伟大的祖灵在上,天地间一切自由的风的精灵为大风翎作证,风行已经歪歪扭扭的摔倒在地,他幸运的避开了大风翎致命的一箭,那是他走了狗屎运。
但是……
心乱如麻,原本稳定如山的手臂都微微颤抖起来,大风翎拉开强弓疯狂的射出一波一波的箭矢,很快他两肋悬挂的两壶箭,背后背着的三壶箭,左右小腿上捆绑的两壶箭都已经被射空。
箭矢如雨,带着点点寒芒,带着鬼怪一样尖锐的嘶吼声铺天盖地的向风行,向雨牧,向太司和少司覆盖了过去。反而是站在营地正中严阵以待的铁岩长老没人搭理,大风翎他们还没把戊山部的长老放在心上。
面对如此箭雨,少司根本没信心能够庇护太司周全,她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兄长挡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