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四章 祸福

嬴云鹏一惊,急忙说道:“云鹏不敢,只是……”
嬴云鹏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他看着烛龙晷,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太司的诅咒……”
只可惜太古的天庭已经凋零,五方天帝已经烟消云散,曾经管辖天地人神鬼的天庭戒律也已只是象征性的存在。要不然的话,嬴云鹏一定会一步一磕头的拜上天庭,向天帝,向天规狠狠的告烛龙晷一状。
“无常之道,对天地间一切生灵都有致命的伤害,无常,就是寿数,就是生命的终结。但是多少老巫师耗尽了寿命,坐化在巫殿深处,巫殿的巫阵有反应么?”
犹如见鬼一样窜出了老远,烛龙晷这才站在街角,浑身激动得直哆嗦。
“你应该知道,巫殿用来日常预警的巫阵,是针对恶念而生。任何攻击、任何巫咒,但凡有杀意、杀念产生,就会激发巫阵,引起坐镇巫阵的轮值长老注意。”
“你能明白其中的道理么?”
烛龙晷轻轻瞥了嬴云鹏一眼,露出了一丝极其隐和图书秘的讥嘲冷笑。
烛龙晷淡然笑道:“近乎于天地运行的‘法’!这种诅咒,如果真是太司那娃娃施展出来的,他的诅咒犹如日行当空,犹如星悬苍穹,犹如风吹草动,犹如草木凋零……巫阵无法挡,巫符无法挡,唯有和他同阶的天地之‘法’可以挡!”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个十日国的巫祭搀扶着遍体鳞伤,浑身直冒绿气的大风翎跑了过来。隔着老远,大风翎就喘着粗气大声哀嚎着:“云鹏长老,为我兄弟们报仇。他们死了,都死了,都死了……那个死胖子,是个毒巫,毒巫啊!”
“我那得了我七成真传的侄儿的巫符也没有反应。”
烛龙晷耷拉着眼皮,他的眼皮重重叠叠的起码有十几层,每一层眼皮都好似雕刻了厚厚的岁月痕迹。
如果真是幽冥一族的后裔,就你十日国,怕是还没资格招惹他们。幽冥一族的难缠,只有烛龙晷这种老不死才知道,毕竟他们经历过那个时代。
和-图-书云鹏深吸了一口气:“幽冥一族?我似乎,似乎听说过……”
“小鸟儿,我锅里还炖着一锅玉鲸汤呢,可不能熬糊了,反正话我已经说了,随便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吧。哎,老不死的和这件事情没关系,真心没关系啊!”
烛龙晷这老家伙则是浑身一哆嗦,犹如见鬼般连蹦带跳的窜出了老远,拍拍屁股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座宅院。
他指着天空璀璨的星辰,然后手指划了一道弧线,指向了巫殿的方向。
烛龙晷兴奋的抬起头来,大声笑道:“出手咒人的娃娃,居然能让我丢脸?没说的,这种天才,我若是收他为徒,这脸就找回来了。所以我决定了,这个太司,他是叫做太司么?他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
“你这两个子侄身上的巫符也是,只有带着针对他们的恶意、杀念的巫咒,才会激发巫符的反击。我侄儿留在巫符中的一道巫咒之力,才能帮他们抵挡诅咒。”
嬴云鹏欲哭无泪,整张脸都抽搐了起来。hetushu.com
“太阳从天经过,阳光炽热,照在巫殿上,巫殿的巫阵不会有任何反应。大日之光,对于阴邪鬼魅有致命杀伤,日光是有杀伤力的,但是巫殿的巫阵不会有反应,因为大日之光没有杀意。”
他不敢怨怒,只能幽怨的看着烛龙晷。他花了一份人情,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好容易请动了这个老不死的烛龙晷来查验自己两个得意晚辈的死因,好嘛,结果居然是这样?
嬴云鹏和几个巫祭都没注意,在大风翎的头顶,一道极其黯淡晦涩的黑色符文一闪而逝。
很有可能咒杀他两个晚辈的嫌疑人太司,居然要变成烛龙晷的关门弟子?
“上古,有大能者,似人似神,非人非神,号曰九幽,又号玄冥,也有人称之为幽冥。他们掌控生死,主宰祸福,是极其可怕的存在。我烛龙一族的老祖,就曾和幽冥一族撕扯,结果被重伤而沉睡三万年,至今未醒。”
不要说烛龙晷,就是姬昊在巫咒上的造诣,都要比嬴云鹏强出一大http://www.hetushu•com截。
烛龙晷随意一挥手,顿时整个小楼‘呼啦’一下化为大片烟尘消散,漫天璀璨的星光就照耀了下来。
嬴云鹏一张老脸顿时变成了黑色。
烛龙晷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浓烟,看着嬴云鹏扭曲的面孔,他沉默了一阵,最终慢悠悠的说道:“看在你小子,花了这么大代价请我这老不死出手的情分上,我给你说几句话,至于听不听,那是你的事情。”
身形一晃,烛龙晷化为一条巨大的龙形阴影,眨眼间遁入地下消失无踪。
“啊,啊,我,我记起来了。”嬴云鹏眼睛一亮,他惊呼道:“但是那一战后,幽冥一族彻底灭种,想不到,想不到……嗯,嗯。”
嬴云鹏气急败坏的冲到了大风翎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什么?你带去的人,都死了?他们只有两个大巫,你们这么多人,还收拾不了他们?”
“星辰之光对于一些魑魅魍魉,也会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星辰之光洒落在巫殿上,巫殿的巫阵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因和_图_书为星辰之光是没有任何杀意的。”
烛龙晷很认真的看着嬴云鹏。
嬴云鹏握紧拳头,咬牙冷笑道:“他们,只是两个被巫殿收留的孤儿,若不是见他们天资还算不错,他们早就冻饿而死。他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来头?”
“祸福之力,没错了。这小子,还有他妹妹,唔,妙不可言。”
烛龙晷的话霸道而蛮横,每个字都在明确的告诉嬴云鹏——我,就是不讲道理!
收了钱不办事,反而帮自己的对头仇人,这叫什么事啊!
烛龙晷淡然道:“两万年前,蚩尤军突袭蒲阪,人王之下无数人族俊杰死的死、伤的伤,幽冥一族倾力来援,蒲阪旁的那两条大江,不就是那时候硬生生被打出来的?”
用力拍了一下身边的一具干尸,烛龙晷淡然问道:
嬴云鹏茫然的看着烛龙晷,他的箭技独步巫殿,甚至在整个蒲阪,嬴云鹏都有箭道第一人的称号。但是对于各种巫咒,他只是稍有涉猎,略微懂一些最基本的巫咒原理。
“但是巫殿的巫阵没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