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五章 奴隶

瞬间耗尽了所有巫力的姬昊催动紫府金丹,庞大的丹元法力翻滚而出,腰间锦囊里三柄飞刀两柄飞剑带着丈许寒芒激射而出,十几个被姬昊落地溅起的火光冲飞的伽族战士还没爬起,就被剑光、刀光狠狠的扫过头颅,将他们的脑袋砍了下来。
“给我,死!”姬昊长啸,丹田巫穴中庞大的巫力化为一道火龙冲出,瞬间被他右臂上的燚枪吞噬。
粘稠的汗水不断从雨牧皮肤上渗出来,他大口大口的吞着凉气,突然开口笑了起来:“欸,少司放走的那家伙用了逃命的巫符遁走的……应该,已经到了蒲阪吧?”
手持燚枪狠狠一点,姬昊怒斥一声,枪尖在两个伽族战士的身上微微一碰,刚刚激发的燚枪就回到了右臂中。但是两个伽族战士就连惨嚎都没发出,从内而外的一道火光喷出,瞬间把他们烧成了一抹青烟。
“大风翎叫你们过来收购奴隶的?你们是黑锁团的人?”
雨牧光着膀子坐在一旁和*图*书,面无表情的看着忙碌的营地。
在空中盘旋了一阵,眸子里神光四射的姬昊突然长啸一声,直接从鸦公的背上跳了下去。从百里高空急速落下,姬昊甚至张开了流光火翼推动自己的身体更快的下坠。
蛮蛮乖巧的蹲在一旁,双手扶着锤子的长柄,呆呆的看着营地里忙碌的人们。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被人袭杀后残破的营地,悲戚却强忍泪水的女人、孩子,还有那些双眼通红,却面孔坚毅无比,从长老的手中接过自己父亲、叔叔们留下的甲胄和兵器的少年。
一道长达丈八的火光从姬昊的掌心喷出,大巫级的巫力只能短暂的激发燚枪一小部分威力大概一弹指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微不足道,但是对现在的姬昊已经足够。
在这个该死的年月,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亲人突然的故去。生存是如此的艰难,死亡犹如乌云,时刻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
长达百丈的流和-图-书光火虹撕开云彩向前激射,不过一盏茶时间就飞出了数百里地。
莫名其妙的,一直大大咧咧的蛮蛮眼里充满泪水,两行清澈的泪水无声的流淌了下来。
箭矢一根一根被拔出来,雨牧身上不断冒出大片血水,然后他的皮肉剧烈的蠕动着,伤口迅速的愈合。箭矢撕开皮肉被扯出来的时候,雨牧依旧是面无表情,好像那些皮肉都不是他身上的一般。
大风翎最后射出的三箭,杀死了三百七十七个戊山部的战士,重伤七百八十五人,轻伤一千二百五十三人。如果不是雨牧的巫毒让他巫力损耗了九成以上,他造成的杀伤最少也要翻上十倍。
正在山谷中宿营的,是数十名伽族战士带着数百名仆兵组成的一支小小队伍,他们没有升起篝火,而是围绕着一个华丽的帐篷席地而坐。
通体呈金红色,完全没有实体,只是一道枪形火光的燚枪散发出可怕的高温,方圆十几里的虚空都突然被烈火www.hetushu.com笼罩,熊熊烈焰席卷天空,两个伽族战士身上的甲胄骤然燃烧起来。
姬昊带着强光从高空坠落,几个实力最强的伽族战士惊怒交集的咆哮了一声,第一时间跳了起来,更有两个伽族战士直冲起来十几里高,蛮横无比的向姬昊撞了过来。
‘戊山距离这里不远,你们赶紧回去吧;不要畏惧,不要害怕,族人已经为你们竖起了招魂的旗幡,顺着来时的路回去吧,戊山就是我们的家乡’!
但是那些扎透了骨头的箭头上密布倒刺,风行咬牙将这些箭矢拔出来的时候,箭头和骨骼相互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雨牧浑身皮肉骤然绷紧,面孔扭曲、咬着牙不断发出‘吭吭’的闷哼声。
‘庇护还活着的族人,保佑他们一路平安;庇护还活着的孩子,保佑他们平安长大’!
营地里,戊山部的女人们面色坚毅的忙碌着。
风行咬着牙,将雨牧身上的箭矢一根一根的拔下。好多箭矢深深扎进雨牧和图书的肥肉里两尺多深,有些箭头甚至穿透了他的骨头,扎进了他的骨髓。
姬昊狠狠坠地,长有三四里的小山谷在轰然巨响中被一道火光笼罩。
和血牙团的伽族战士相比,眼前的这些伽族战士只是小巫级的弱鸟,姬昊轻轻松松就将他们全部碾杀。
重伤、轻伤的战士躺在盘角蛮牛的背上,少司、太司带着一群女人,为他们洗干净伤口,喂他们服下疗伤的巫药。空气中回荡着一股浓烈的草药味,不时有伤者剧烈的咳嗽,嘴里喷出大量的血沫。
偶尔人群中有几个孩童的哭泣声,那是被杀死的战士的亲眷。但是哭泣的孩子只是少数,更多的孩子聚集在老人身边,默默的接过了自己长辈留下的甲胄,抓起了他们留下的兵器。
姬昊向着四周目瞪口呆的仆兵们狞笑了起来:“不好意思,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奴隶了!”
他想起了刚才大风翎被生擒活捉后,口不择言疯狂求饶的时候说出来的那些话。一道恶气直冲头顶,姬昊http://www.hetushu•com一拍站在肩膀上的鸦公,鸦公朝着天空尖啸一声腾空飞起,双翅一个旋转身躯膨胀到百丈大小,姬昊跳上了鸦公的脊背,鸦公化身一道长虹瞬间冲上了百里高空。
‘死去的战士啊,这里距离戊山不远;你们是这样的幸运,死后就能归家了’!
阵亡的战士被擦洗干净,整齐的躺在柴草堆上,铁岩带领几个老巫祭站在一旁,低声的念诵着安魂的咒语。
面对普通人,大巫的杀伤真的犹如神魔恶鬼,无法抵挡。
她丢下大锤子,慢慢的走到一个女人身边,接过她手中的陶土瓦罐,帮她擦拭一个胸口被开出了一个大窟窿的战士的伤口。
“唔,蛮蛮!”姬昊看着蛮蛮,只觉心口一道郁气憋得厉害。
犹如一颗流星飞坠,姬昊疯狂的砸进了一个小小的山谷中。
‘咔咔’叫了一声,雨牧干笑道:“好想吃肉啊!可惜我的那口锅,还不够结实,哎哎!”
姬昊飞坠而下,他甚至能看清两个急冲而来的伽族战士脸上细密的胡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