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一章 困境

火光四溅,烟尘滚滚,等得烟火散去,所有人看向被封印的洞口,结果蛮蛮倾力一锤子,只是在岩壁上留下了一个半寸深的凹痕。
烈山氏在人族,堪比祝融神族在南荒的地位。
这里能孕育一条混沌巫晶矿,而且巫晶的品质都是极品,一块小小的巫晶就重达五千石,这里的石头密度比普通钢铁都要大上千倍,岩壁坚硬无比难以穿透。
“我这里有‘龙髓膏’!”姬昊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玉瓶放在了太司的胸口上:“赶紧给太司敷上,最多一刻钟就能痊愈。危险未除,不要浪费时间了!”
被浓烈无比的天地元气滋养了无数年的岩层,加上戊山部的秘传巫法,结果就造成了眼前这让人绝望的场景。蛮蛮的蛮力有多大,大家都心知肚明。她的锤子更是威力巨大,但是蛮蛮全力一击都只能打碎这么点岩层,等她开辟出一条通往地面的通道,戊山部的大队人马早就到了。
说到烈山氏,顿时没人吭声了。
雨牧、http://m.hetushu.com风行的脸色骤然一变,他们顾不得讨论龙髓膏的问题,急忙在洞窟中四处奔走起来。
姬昊淡然一笑,点了点头:“巫殿五龙垚长老,和我祖辈有旧,所以我身上保命的东西不少,大家用得上,只管开口……”
不愿意纠缠这个话题,姬昊看了看四周不断冒出大片符文的岩壁,沉声说道:“赶在戊山部的大队人马到来之前,我们一定要找一条出去的通道。否则我们困于地下,他们有无数种法子把我们永远留在这里。”
换成大巫,这样的伤势只是几个呼吸就能恢复。
“蛮力?蛮蛮有啊!”蛮蛮欢快的大叫了一声,丢下了一柄锤子,两手紧握一柄大锤的长柄,倾尽全力的狠狠一击向被封起来的洞窟入口砸了过去。
哪怕是蛮蛮也都乖巧的闭上了嘴。虽然嘴里口口声声说祝融神族丝毫不惧烈山氏,但是蛮蛮也多少知道,人王炎帝就出身烈山氏,那是上古三皇之一的尊和*图*书贵人物。
或许蛮蛮因为她的身份可以活,但是姬昊他们的性命就堪忧了。
但是太司只是小巫境,而且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小巫境的巅峰,但是他的体格在小巫当中都是极虚弱的那种,体内气血更是稀薄得让人无奈。这样的伤势对太司而言,很可能要卧床休养好几年才能恢复。
一条混沌巫晶矿,值得很多人冒平日里不愿意冒的巨大风险,做一些平日里他们绝对不会做的荒唐事情。所谓利令智昏就是这样!
一声巨响,蛮蛮怪叫了一声,犹如皮球一样反弹了回来,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嗷嗷叫痛。
一点枪影闪过,姬昊右手犹如闪电全速疾点,就听得‘当啷’声一片,铁岩长老祭出的锁链被瞬间出击的燚枪不断击破,一枚一枚深深陷入雨牧等人肢体的锁扣纷纷断裂飞出。
甚至蛮蛮都可能被灭口,面对一条绝品巫晶矿的强烈诱惑,谁知道烈山氏的人会作出什么事情?
膏药涂在太司的断骨处,就hetushu•com看到一片朦胧雾气迅速裹住了伤处,低沉的龙吟声绵绵不绝,太司塌陷的关节迅速隆起,所有碎骨都在一股强大的药力催动下迅速的按照原位拼凑在一起。
加上戊山部用加固矿洞的巫法秘术封锁了整个岩洞,风行倾尽全力刺出的数千击,只是在岩壁上留下了数千个比芝麻粒还要小得多的白点,甚至没能凿下一块石头。
“我不行!”风行有点无奈的叫道:“我的速度很快,但是我的力气不大,这里得用蛮力才行。”
同样被锁扣死死扣住的鸦公和两条神火蛇趴在姬昊身上,气鼓鼓的喷吐着火光浓烟,尤其是两条天性凶残的神火蛇,凶狠的眸子里尽是凶光闪烁。
姬昊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戊山部倒是不怕,怕的是他们背后的烈山氏。他们是烈山氏分出的一支族人,他们在烈山氏内,多少也会有一批亲近的族人。”
“我们不能把活命的希望放在他们的心慈手软,或者他们的瞻前顾后上。http://m.hetushu.com”姬昊冷声说道:“我们必须,找一条出路,而且越快越好!”
少司急忙走到了太司身边,手指在他身上折断的骨头上摸了摸,两条长眉顿时皱了起来。太司的体格虚弱,远不如姬昊他们,锁链不仅折断了他的关节,更是将关节附近的骨骼都碾成了粉碎。
饶是姬昊心中很是镇定,见到这种场景,依旧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雨牧仔细的嗅了嗅味道,同样掏出了一个黑色玉瓶,拔出瓶塞对比了一下,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姬昊,你是哪位长老的直系子嗣么?我这一瓶龙髓膏,是用千年大蟒的骨髓制成,已经是我们能够从巫殿得到的最好的货色。但是你的这瓶龙髓膏,用的是真龙髓?”
姬昊所用的龙髓膏,是五龙垚用独门秘法炼制,不是用普通的大蟒或者蛟龙的骨髓来冒充龙髓,而是五龙垚真正的亲手斩杀了几条作恶多端的水龙,用他们的骨髓配制而成的极品货色。
风行更是拔出了一柄匕首,顷刻间刺出了数千击,在洞窟的和*图*书四壁上用力的乱扎了一通,顿时火光四溅,‘叮叮当当’的撞击声震得人耳朵生痛。
雨牧、风行、少司、蛮蛮一跃而起,雨牧和风行当即就冲着被封起来的洞窟出口破口大骂。
如果戊山部真的请来几个和自家交好的本族大巫,就他们眼下的这点人手,还真不够人家手拿把掐的。
“痛……”太司躺在地上,身体歪歪扭扭的摆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有气无力的哼哼着。
如果现在铁岩长老突然出现,这两条已经长到了半尺长的小家伙肯定会冲上去把他撕成碎片。
少司咬了咬牙,深深的盯了姬昊一眼,抓起玉瓶,从中倒出了色泽呈青金色,气味幽香犹如兰花,味道醇厚犹如烈酒的黏膏,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了太司的断骨处。
丹田巫穴内巫力翻滚,瞬间涌入右臂燚枪。
“哎,我们也不用紧张什么。”伤势恢复了大半的太司艰难的坐了起来:“戊山部满打满算十个大巫的样子,而且都不擅战斗,我们联手,可以轻松的干掉他们。如果他们敢来,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