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七章 帝子

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人缓步走上护墙,傲然看着姬昊和孟獒。
护墙上的战士纹丝不动,站在那里犹如雕像。
巨鹰悬浮在护墙上空,孟獒掏出了代表自己巫殿使者身份的令牌,趾高气扬的大声呼喝。
姬昊悄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向后一指。
这不是戊山部应有的力量,单单百丈长的护墙上,居然就站着二十名大巫级的战士,其他的战士清一色都是小巫巅峰实力,配合蹲在他们身边的战兽,这条护墙上的战力就比得上好几个戊山部。
铁岩长老厉声喝道:“你们巫殿派出的人,在群兽袭击我戊山部驻地的时候,居然畏战脱逃,害得我戊山部死伤数千族人,这笔账,我们戊山部得和你们巫殿好好算算!”
太司呆头呆脑的看着远去的风行和雨牧,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少司曲起右手食指,指节狠狠的在他软肋上狠狠一顶。剧痛袭来,太司的脸色骤然惨白,额头上一阵冷汗喷了出来。
姬昊眸子发亮,一波波神识和_图_书犹如流水不断扫过铁岩长老身上的长袍。
孟獒的脸色已经难看得好像刚刚一跟头摔进了一千斤狗屎里。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姬昊笑着挺起了胸膛,然后脸色骤然一变,指着铁岩长老嘶声怒骂起来:“老鬼,你还敢出来见我们?孟獒执事,就是这老家伙把我们困在了地下。如果不是岩壁突然坍塌,露出一条暗河让我们遁走,我们就硬生生被困死在下面了!”
孟獒被铁岩长老表现出的‘荣辱不惊’的风范气得脑浆子痛,面对巫殿的使者,铁岩长老应该痛哭流涕的不断忏悔,然后跪在地上哀求孟獒高抬贵手放过戊山部,然后厚厚的给他一笔贿赂才对啊!
孟獒呆了呆,然后气急败坏的叫嚷起来:“放肆!铁岩,你们区区戊山部,你们好大的胆子!”
少司淡淡的说道:“阿兄,你又犯病了?执事大人,我带阿兄去找点药草镇痛……蛮蛮,帮我照顾一下太司!”
过了好一会儿,伴随着拖泥带和*图*书水的脚步声,换上了一件整洁的丝绸长袍,腰间缠着一条镶嵌了大块美玉的纯金腰带,头发胡须都梳理得整整齐齐的铁岩长老慢慢走上了护墙。
很干脆的,雨牧跳下了巨鹰,沉甸甸的落在地上,然后一路臭屁连连的冲进了密林找茅坑去了。姬昊的神识笼罩山林,发现这死胖子果然是绕了一条弧线,向着山谷的另外一端绕了过去。
雨牧抱着肚皮,低声哼哼道:“肚子痛,我,我吃坏肚子了,唉哟,我的找个茅坑……”
这个山谷是姬昊他们帮忙开辟出来的,自然知道山谷内只有一条小溪是唯一的水源。雨牧这死胖子如果在溪水中洒下点什么东西,戊山部的人一定会对他‘感激涕零’。
姬昊不由得笑了起来,不知不觉的,这支临时组成的小队伍,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
铁岩长老微笑着向年轻人躬身行礼:“旭帝子,区区小事,哪里需要您出面呢?”
姬昊神识扫过这些重甲战士,心里就不由得一沉www.hetushu.com
风行悄然离开了巨鹰的脊背,无声无息的化为一道虚影遁向了远方。他是箭手,只有足够的距离才能让他发挥最大的杀伤力。
而且这件长袍的缝制手艺也很精妙,穿针走线流畅熨帖,穿在铁岩长老的身上整整齐齐的,将他衬托得很是高大魁梧。这种品质的丝绸长袍,显然不是戊山部能制造出来。
和几天前相比,戊山部这个新的村落变得大为不同了。
铁岩长老看着姬昊,眉头紧紧皱起,一抹疑惑在脸上一闪而过。但是很快的,铁岩长老就轻松的笑了起来,大咧咧的背着手笑道:“我有什么罪?孟獒执事,我还要找你们巫殿一个公道呢。”
为什么这个老家伙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大摇大摆、镇定自若的出现?
但是眼前的铁岩长老。
孟獒心中怒气暗生,他也顾不上少司、雨牧他们找的借口是多么的不靠谱,反正有姬昊在身边,这就是人证了。有了人证,加上巫殿的强势,孟獒也不怕小小的,只有二和图书十万人口的戊山部能翻了天去!
护墙上站着身披重甲的战士,全封闭的甲胄线条流畅、工艺娴熟精美,胸甲上雕刻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纹章。黑色的甲胄,红色的纹章,两种色彩对比鲜明格外刺眼。
一个慢悠悠的声音远远传来:“区区戊山部?呵呵,戊山部乃我烈山氏分出去的族人,戊山部就是我烈山一族的族人。看不起戊山部,就是看不起我烈山氏……区区孟獒,你找死么?”
帝子?姬昊不知所以然的看向了孟獒。
一手拎着太司,少司拉着不知所措的蛮蛮的手,也跳下了巨鹰,迅速闯入了山林中。
丝绸,没错,的确是原色的丝绸,淡淡的米黄色丝绸,工艺极其的精湛。虽然没有染色,没有提花,但是丝绸厚重柔滑,是很高明的手艺抽出了蚕丝、编织成的上品丝绸。
而铁岩长老的头发和胡须打理得一丝不苟,姬昊甚至闻到了他头发上散发出的淡淡花油味道。你能想象么,一个成天和矿石、炉火、铁锭、大锤打交道的和-图-书老铁匠,他会用浸润了新鲜花瓣的精油打理自己?
原本山谷入口处土石结构的护墙,居然变成了一座高了三倍、厚了两倍,纯粹用金属浇灌而成的铜墙铁壁。阳光下黑黝黝闪耀着寒光的墙壁上,每隔三丈就是一幅硕大的符文巫阵,符文的节点之间镶嵌了无数拇指大小的各色巫晶。
孟獒气得脸色发青,他的口气变得越发不客气:“放肆!你们戊山部想要迎来我巫殿的雷霆怒火么?”
几乎是跳着脚的,孟獒顺着姬昊的话头厉声大喝道:“铁岩,你可知罪?”
深吸一口气,铁岩长老怒道:“本来还以为,这几个小崽子已经逃跑了不敢回来,我还说过几天去巫殿找他们算账,没想到他们居然又送上门来!哼,孟獒执事,你必须给我们戊山部一个公道!”
姬昊的瞳孔骤然缩小,原本的铁岩长老向来是袒胸露背,身上要么裹着一块兽皮,要么穿着一件粗麻布制成的短衫,两条粗壮的臂膀时刻暴露在外,为的就是方便勘测矿脉或者敲打铁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