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章 无耻

鸦公长嘶悲鸣,五脏六腑同时被无数蕴藏了强烈庚金锐气的长针刺穿,长针所过之处肌肉、内脏、经络、血管纷纷裂开,大片鲜血喷洒而出。鸦公张口鸣叫,嘴里不断喷出大量的鲜血。
已经开辟的几处巫穴同时燃烧,每一处巫穴中囤积的巫力,都相当于姬昊小巫境巅峰时全身所有经络中蕴藏的巫力总和,而且这些巫力更加精纯,瞬间爆发的速度更快、更狂野。
无忧太子银色的眸子变成了诡异的黑蓝色,好似有无穷无尽的水涛在他的眼眸中翻滚怒吼。
滚滚巫力注入体内,在姬昊的神念控制下,迅速化为一道热流冲入了脚下的火羽靴中。
细细的长针起码有上千根,密密麻麻的长针扎在鸦公身体内,鸦公本能的调动体内气血修复伤口,但是伤口修复了,这些长针依旧深深的扎在身体里面。
共工无忧!
鸦公怒声长鸣,他一爪子扣在了姬昊的肩膀上,爪子撕开姬昊的皮肉,陷入了姬昊的身体中,和姬昊脊椎hetushu.com上一根最主要的金乌一族力量传承脉络牢牢的接在一起。
一把抱住鸦公,姬昊紫府金丹骤然膨胀,周身一片蒙蒙紫气呼啸着涌出,瞬间将无忧太子不声不响加持在他身上的寒气冲碎,身体四周狂风大作,姬昊带着鸦公化为狂风就要遁走。
鸦公活了近千年,他的巫力远比刚刚突破的姬昊雄浑得多。哪怕姬昊开辟了全身经络,但是鸦公的巫力总量依旧比姬昊强大十倍以上,精纯、圆熟的程度更是姬昊暂时无法相提并论。
但是姬昊哪能丢下鸦公自己逃?
鸦公想要扑腾翅膀冲上天空,但是翅膀一动,顿时无数针尖钻透皮肉扎了出来,大片鲜血再次喷出,鸦公半边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身体沉甸甸的落在了地上。
纤长如竹,莹白如玉的手指轻拉琴弦,透明的琴弦震荡,发出‘叮叮’脆响。无忧太子淡然道:“无耻小子,怎么敢用这种污名冤我?共工无忧,岂能看得上这区区财货?”hetushu.com
孟獒突袭,伤势不致命,但是鸦公想要逃走已是不可能。
无数扭曲的藤蔓从地下生出,眨眼间就覆盖了方圆数亩的土地。密密麻麻的藤蔓扭曲交错,隔绝了空气,隔绝了风,更将姬昊的风遁彻底打断。
这些战士也就是大巫境的实力,根本无力高飞,只要鸦公冲上高空,共工无忧的这些下属也拿他没辙。
自幼和鸦公一起长大的姬昊瞬间听懂了鸦公的意思——不用管他,自己逃!
无忧太子?
鸦公长鸣,双翅震荡,就要化为流光冲上天空。
无忧太子轻叹了一声,看着姬昊淡然说道:“我在这里,是因为旭帝子将在这里修建一座行宫,作为客人,我前来道贺。没想到居然碰到你们这种无耻的小人再次讹诈烈山氏的族人,如此卑鄙行径……”
“爆!”孟獒长啸一声,枪头上一抹银光一闪,锋利的枪头突然爆开,化为无数细针带着刺耳的尖啸声扎进了鸦公体内。
“孟獒!”姬昊再次怒啸http://m.hetushu.com一声。
“嘎!”鸦公双眸喷火,看着疾冲而来的无忧太子下属,向姬昊怒啸了一声。
火羽靴,金乌部传承的巫帝重宝,一旦激发能让人凌空虚度,更有金乌神炎护身,足以焚毁万物。
一声应诺如同雷鸣响起,朦胧的冰雾中,数十条身披黑色龙鳞重甲,手持水波状狭锋长刀的精悍战士带着浑身寒气踏波而来。他们行走在地面上,脚下自然有水波荡起,伴随着‘哗啦啦’的水波声,这些战士蜂拥而来,瞬间掠过城墙向姬昊冲了过来。
但是鸦公翅膀刚刚张开,一道恶风从身后袭来,孟獒手持一柄银白色的三棱长枪,狠狠的刺穿了鸦公左侧的翅膀。三尺二寸长的枪头从鸦公的翅膀根部扎了进去,斜斜的从他胸膛前刺了出来。
更有无数纤细如丝、坚韧如铁的藤蔓从四面八方向姬昊缠绕了过来,这些藤蔓上密布着无数的毒刺,很显然只要被它们稍微碰触到一点皮肉,肯定不会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下场。
www•hetushu•com水神共工氏的儿子?
自从姬昊能够满地乱跑,他就和鸦公结缘,从小就骑着鸦公满金乌岭乱窜,年纪稍大一点,九字真言丹经稍有成就,他就敢骑着鸦公满山林到处乱跑,从而结交了蘅箩君等一众异族好友。
既然共工无忧已经说了,不能容得姬昊活着回去,这就彻底撕破脸了。既然如此,姬昊说话也就是好不客气,直接点出共工无忧就是收了旭帝子的好处,为了这条巫晶矿而故意诬陷人。
所有藤蔓都在烈焰中化为一缕青烟,姬昊张开流光火翼,速度比平时起码飙升了十倍,带着无数道烈火凝成的残影瞬间就遁出了十几里。
鸦公与他,是真正的血肉师长的感情。
姬昊的身体燃烧起来,近乎疯狂的喷吐着火焰。
旭帝子在一旁笑道:“龌龊无耻之人,心中自然就是这等龌龊无耻的想法,又怎能明白太子高义?”
姬昊的心沉了下来,面对旭帝子和无忧太子的双重压力,他很镇定的看着两人:“区区一条巫晶矿,想不到居然和*图*书能劳动无忧太子大驾。”
下一瞬间,鸦公体内所有的巫力,纯正的、带着一丝原始气息的金乌之力呼啸着涌入姬昊身体。
看着鸦公身上密密麻麻冒出来的针头,姬昊心头恶气骤然爆开,他厉声喝道:“孟獒,我誓杀你!”
站在孟獒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同时呵斥一声,双手结印,双眸放出深邃的墨绿色幽光,手印同时向姬昊一放。
“勑!”
附着在姬昊小腿上的火羽靴燃烧起来,无数燃烧的鸦羽从姬昊双腿上喷出,迅速化为一双金红色的靴子裹住了他膝盖以下的双腿,随后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姬昊带着鸦公和肩膀上的两条神火蛇化为一道火柱直冲了起来。
虽然姬昊和鸦公联手,也只能催动火羽靴很短的一段儿时间,但是用来逃命已经足够。
挥了挥手,无忧太子长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和你多说一句话,都是污了我的眼,污了我的耳,污了我的口舌。来人啊,将这厮拿下,砍下他的头颅,我亲自送去人王面前,向巫殿讨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