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七章 暴毙

想到那华美不胜收的场景,嬴云鹏很想拔出自己祖传的神弓,用弓弦把自己一点一点的给绞死!
而且还是用这么倒霉的,倒霉得让人哭笑不得的死法死掉的?如果他是在迎战异族恶鬼的战场上被强大的敌人杀死,起码嬴云还能为家族获取一份荣耀和封赏!
他寄托了全部希望、全部野心,从小捧在手心呵护的宝贝儿子,就这么死掉了?
然后呢?然后是帝舜的无数大臣同时抱着肚皮疯狂大笑么?
嬴云鹏不等这个大巫凑近,远远的就朝着他怒吼了一声:“又怎么了?”
自九霄元气罡风坠回地面,竹实深陷地下三千丈,吞吐大地孕化之气三百六十年,这才萌发新芽。
换成其他任何一种灵木、神木,刚刚萌发的嫩枝条都不可能击杀一个大巫。天地间唯一能够在刚刚生出嫩芽的时候就插死一个大巫的,也只有紫血竹这种堪称怪胎的天地灵木。
成竹千年开花,千年结‘竹实’,和*图*书果实千年成熟,随后生出形如竹叶的双翼,随风直上九霄。在中陆世界最外围的天地元气罡风中,经受万年罡风淬炼,紫血竹的竹实逐渐沉重厚实缓慢下降。
一切,都是意外!
这种死法嬴云鹏根本没办法对外说,根本无法解释!
“嬴罂已经是巅峰大巫,随时可能突破成巫王!区区女子,怎可能让他……精血丧尽?”
虽然这的确无法解释为什么嬴云从十几里高的空中坠落,正好一脑袋杵在一根拇指粗细的竹笋上,但是实实在在的,这就是该死的意外!
嬴云鹏‘噗’的一口老血喷出了一里多远,血箭落地的地方,大地被轰开了一个方圆十几丈深达数里的大坑。烟尘冲天而起,嬴云鹏一步迈到了那个大巫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脑袋生生提了起来。
嬴云鹏朝那些跪在地上诚惶诚恐不敢动弹的大巫淡然道:“你们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个暗杀云儿的人。我不m.hetushu.com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你们要找到他。如果你们找不到那些背后暗算云儿的人,你们这些废物,就连带着你们的亲眷一起去死好了。”
但是自己调弄新到手的战禽,从高空坠落,被一根竹笋插死!
那大巫哭天喊地的流着泪,整个神智都几乎崩溃的看着嬴云鹏:“那女子,刚刚才查出,她有一丝夺元女魅的血脉,她是人和妖魅的后代……嬴罂大人破了她的身体,却正好激发了她的血脉,这才将嬴罂大人的全身精血一下抽空!”
猛不丁的,远处又有一个大巫踉跄着跑了过来。看他奔跑时一路狂风呼啸,背后有一对硕大青色羽翼不断招展的模样,这个大巫显然也是东夷那边的部族族人。
紫血竹,天地灵物。
这得倒霉到什么程度,才能碰到这样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嬴云鹏轻柔的说道:“云儿死了,他一定很寂寞,很想有一批老朋友去陪伴他!”http://m.hetushu.com
插死嬴云的紫血竹的竹笋,今天之前都没人发现。
“云儿……不可能是自己摔死的。”嬴云鹏慢慢的、慢慢的说道:“有人嫉妒云儿的天分才情,有人畏惧云儿成长起来会威胁到他们的身份地位。所以云儿是被暗杀的。”
很显然,这是一根刚刚从地下钻出来的竹笋,甚至很可能是嬴云从天空坠落的时候,这根竹笋才恰好从地下钻了出来。这根尖锐、笔直、硬挺挺的竹笋,正正好好的从嬴云的天灵盖正中插了进去,从他两腿之间插了出来!
有不少人骑着各色飞禽坐骑跟了过来,在远处盘旋着向这边眺望。大巫的五感超人,隔着数十里地都能清楚的看清、听清这里发生的一切。
巨大的咆哮声化为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冲击波,快若闪电的贴着地面呼啸冲去,那个大巫被白色气爆命中胸膛,整个胸膛凹陷了下去,吐了一大口血后向后飞出了数里远。
但是紫血竹http://m•hetushu.com的竹笋一旦出现,哪怕是巫帝级的大能都会主动出手抢夺,圈占一块领地将其好好的圈养起来,用各种天地灵液浇灌,让它迅速的成熟、分蘖,繁衍成大片的新生紫血竹林。
一场春雨,一场春雷,春雨春雷每浇灌一次、惊动一次,竹实新芽就萌生一丈,如此经过三千场春雨、三千次春雷之后,紫血竹的竹根在地下绵延百丈,这才到了竹笋破地而出的时候。
嬴云鹏呆呆的站在嬴云身边,双眼无神的看着嬴云惨不忍睹的尸身。
下次人王帝舜突然问起——云鹏长老啊,听说你小儿子死了,是怎么死的啊?是不是他的名气惊动了异族恶鬼,那些恶鬼又派杀手潜入蒲阪刺杀了他啊?
紫血竹高百丈,体态修长秀美,能集纳天地元气,一片紫血竹林就能自行制造一片洞天福地供人修炼。尤其紫血竹坚硬无比,就算大巫之躯轻轻一刺也能轻松洞穿,而且有独特的灭魂神通,对各种灵体、阴灵有着毁灭性m.hetushu.com的杀伤力。
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大巫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嬴罂大人死了……他,他刚刚在残红窟饮酒作乐,和一个新近被卖到残红窟的女子亲热,突然全身精血一泄而空,就这么死了!”
紫血竹的竹笋突破土层钻出地面前,没人能找到它的蛛丝马迹。
很快,嬴云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惨死的事情,迅速的传向了四面八方,很快就传到了蒲阪各处,更多看热闹的、幸灾乐祸的、和嬴云鹏有私仇的人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
嬴云鹏难道要这么说——不是啊,大王,我家那小兔崽子,他自己玩鸟,一不小心被一根竹子戳死了!
跪在地上的大巫们吓得浑身汗流浃背,更有人吓得软在了地上,双股战栗差点屎尿齐流。他们已经仔细勘测了现场,没有任何巫法痕迹,没有任何诅咒痕迹,没有任何不对劲的蛛丝马迹。
嬴云鹏‘嗷嗷’仰天怒吼,一巴掌将那大巫拍飞了数十里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