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章 奇技

苦泉‘呵呵’一笑,依旧是风轻云淡的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向着石头又吹了一口气。这一次,从他嘴里喷出的气息变成了淡淡的金色,无数金色粉尘混在气息中喷在石头上,他掌心的石头顿时喷射出丝丝金光,也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整块石头模样没变,但是质地彻底变了。
在旭帝子惊愕的目光中,苦泉抓起尖刺,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心口。‘噗嗤’一声,尖刺透体而过,从苦泉的身后钻了出来,但是尖刺上一丝儿血迹都没有。
但是苦泉毫不畏惧的一脚踏入火盆,盘膝坐在火盆中面带微笑的看着旭帝子。
“苦泉……先生?”旭帝子再次看向苦泉的时候,目光就和善了许多,而且语调也变得温和起来。
紧接着嬴云鹏让人送上了一盆炉火,火势熊熊,火盆中是一滩粘稠的油脂。
摇摇头,旭帝子不屑一顾斜睨苦泉一眼:“这等卑贱之人……”
如果,旭帝子的心一阵乱跳,如果他手下有几个像苦泉这样的人,能hetushu.com够每天都将一大堆的石头变成精金,而且是一点杂质都没有的精金,那么……
“这,这!”旭帝子顿时呆住了,看着手中的金块作声不得。
“苦泉先生,请上座!此间事,还请苦泉先生多多谋划一二。”
轻蔑的扫了一眼苦泉,旭帝子冷声说道:“筹谋?云鹏长老,你身后可是十日国,有大半个东荒的产出是从你手中流出的。有了如此资源,十日市想不发达都不行,还需要什么筹谋?”
嬴云鹏‘呼哧、呼哧’喘着大气,额头上青筋暴跳的他迅速回复了平静,心中默念清心普渡咒,嬴云鹏淡然笑道:“这是老夫结交的一位奇人,苦泉先生。”
旭帝子再度震惊,而且是深深的震惊了。苦泉的肉体只相当于刚刚进阶的小巫,这一点从他的血气强度上就可以判断出来。但是面对四尊大巫的全力劈砍,苦泉皮肤表面一层淡淡的白光萦绕,四柄重剑砍得他浑身火星四溅,却连他一丝皮肉都没砍伤。
和_图_书四尊大巫疯狂劈砍了整整一盏茶时间,最后他们都气喘如牛了,这才在嬴云鹏的示意下退了下去。
大巫们有超强的破坏力,强大的生命力;巫祭们更有各种诡奇的巫术,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那些强大的巫祭,甚至能够通过血腥的祭祀仪式,改变方圆百万里区域内的长期气象,沧海桑田都在一念之间。
苦泉微微一笑,他袖子一抖,十二根造型怪异的,用白金铸造的三尺六寸长的尖刺就飞了出来。这些尖刺锋利异常,刃口上隐隐有青色的寒光闪烁,苦泉握住一柄尖刺,轻轻往旭帝子手上的精金块一扫,顿时将那精金快劈成了两片。
旭帝子心悦诚服的向苦泉深深鞠躬一礼:
轻轻吹了一口气,石头上一层灰尘飘起,苦泉将石头在掌心抛了几下,手掌伸向了旭帝子:“这位贵人,这是一块石头!”
旭帝子再次震惊了,利器穿头,这是大巫都极难保证自己不死的事情。毕竟头部和灵魂息息相关,就算巫王都不和-图-书敢确保说自己的头部被贯穿而对灵魂无损。
嬴云鹏笑了笑,没吭声,苦泉则是笑着向旭帝子微微欠身一礼,面上风轻云淡,看不出半点儿愠怒。
一块和刚才的石头生得一模一样,就连上面的花纹、裂痕都丝毫未变的金块出现在苦泉手上。
这是用巫法提炼的巫油,能够极大的增强火焰威力。而看似不起眼的青色火焰更是采自地心的上古火种,可以融化世间几乎所有的金属,就算是巫王之躯在这种火焰中炼得久了,也会被缓慢的炼化掉。
但是接下来,苦泉不动声色的将那些尖刺纷纷扎进了自己的各处要害,所有尖刺都是透体而过,一丝儿血迹都没有。甚至有一根尖刺穿透了苦泉的头颅,而他的脸上却一丝儿痛苦都没有。
烈焰熊熊,足足半个时辰,苦泉一根头发都没有焦枯,而他是真正的单纯用肉体在承受火焰的炼化,没有动用任何巫器护身,也没有任何巫符被发动的迹象。
但是以旭帝子的见识,从没听说过有人能做http://www.hetushu.com到这样的事情。
所以精金矿一直很受青睐,价值高昂,提炼好的高纯度精金根本不用担心没人要。
旭帝子愠怒喝道:“这是一块石头,我的眼睛没瞎!”
不等旭帝子再开口质疑,苦泉手一翻,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石头。
嬴云鹏笑呵呵的拍了拍手,大殿中的护卫顿时走上前来四个,他们拔出背后背负的长剑,冲着苦泉就疯狂的劈砍了下去。
断口光滑如镜,一丝毛刺都没有,而且断口上的色泽证明,这块精金是囫囵个的金块,并不是某种障眼法。
“这……”旭帝子摇摇头,心中大不以为然。不过是利器透体而已,一般大巫都能做到。反正大巫的生命力顽强,不要说被利器穿透身体,就是砍掉胳膊腿儿,也能随时给你长回来!
这种神通,应该叫做点石成金。没有任何一个巫祭能够做到这一点。精金也是极其重要的资源,它是最好的平衡金属,在各种巫器锻造、巫阵架构和傀儡制作,甚至是祭坛和大型战争器械的建造中和-图-书,都需要用到巨量的精金。
苦泉右手五指放出白光,破解了嬴云鹏身上怪异的诅咒,旭帝子心头不由得一阵不快。
石头遍地都是,但是精金的价值可是石头的多少万倍?
冷笑一声,端起一杯美酒一饮而尽,旭帝子站起身来,背着手威严的看着苦泉。
点石成金?
刚刚他坐在嬴云鹏面前这么久时间,居然没能发现嬴云鹏身上有任何异常。而一个打扮得破破烂烂,上去也孱弱无力的中年男子,又是名字怪模怪样,‘苦泉’二字没有任何根底来由,居然能看出他旭帝子都无力施为的诅咒,这不是压过了他旭帝子一头么?
微微一顿,嬴云鹏温和的说道:“这些年,十日市能有今日之局面,多亏了苦泉先生为我筹谋。”
他满意的走到旭帝子面前,将金块递给了目瞪口呆的旭帝子:“现在,他是一块精金,苦泉以性命做保,这是一块纯金,没有丝毫杂质,也不用再去炼炉内提纯了。”
不顾嬴云鹏的痛苦呐喊,旭帝子冷声道:“云鹏长老,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