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收押

火辣辣准备出手的祝融氏冷哼一声,重新变成了红袍俊男,眯着眼昂着头坐回了原位。但是看祝融氏眼角不时透出的冷光就知道,他和嬴云鹏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
姬昊的口才极好,就把雨牧和风行接了巫殿的任务,他们从戊山一路护送戊山部的族人开始,一直到他们从地下暗河逃脱,好容易重返地面,这才向五龙垚等大巫师求助、请求巫殿主持公道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只有嬴云鹏见到烛龙晷,顿时气得眼珠子发绿——这老家伙,可是把他嬴云鹏坑苦了!
沉吟了片刻,帝舜淡淡的说道:“皋陶何在?将姬昊、嬴云鹏暂时关押,等查清真相后再做处置。”
嬴云鹏怪眼一翻,他突然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起来:“人王当前,还请为老夫做主啊!呜呜,可怜老夫云儿,还有老夫那侄儿嬴罂、大风翎,他们死得好惨、好惨哪!”
斜着眼上下打量了姬昊一阵,祝融氏摇和图书摇头,长叹了一声:“嗯,小子不坏,但是做我女婿,还差了一大截。”
一名四方脸,紫面庞,生得威严凛冽的男子从众多臣子中大步走出,一把抓着姬昊的肩膀,一手拎起了嬴云鹏就往大殿外走去。
姬昊摊开双手,满脸无辜仰天叹了一口气:“污人清白不成,直接就乱扣罪名了么?”
“说得好啊!”大殿角落里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说得好!现在蒲阪的娃娃,一个个阴阳怪气的,像什么帝子啊、贵人啊之类的小崽子,一点男人味道都没有了。姬昊这娃娃,老不死的觉得,很好!”
所以他们看向孟洚的目光都变得极其的不善。饶是孟洚出身穷奇部,也是著名的凶煞人物,也被五龙垚几个人的怪异目光弄得后背犹如生了刺一样,身体扭来扭去的坐立不安。
帝舜开口,自有一番天地清平的奇异力量荡漾开来。
嬴云鹏眸子里凶光闪烁,指着姬http://m.hetushu.com昊厉声喝道:“就是这心狠手辣的小畜生,因为些许口舌之争,他们就痛下杀手,用巫咒之术杀了我那几个可怜的孩儿啊!”
一旁嬴云鹏厉声喝道:“好一个穷凶极恶的小畜生,胡编乱造为人乱扣罪名不提,居然还言则杀人,你可要看清楚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们收到了姬昊的紧急求救讯息,但是他们被帝舜牵扯在这里商议大事根本无瑕分身,没奈何,他们只能按照巫殿的正常程序,由在场的巫殿外殿长老孟洚派人处置这件事情。
坐在大殿角落里打瞌睡的,赫然是烛龙晷这万年不死的老家伙,哪怕他的话有点胡搅蛮缠的味道在里面,但是谁也不会当面和他计较。
干咳了一声,姬昊看着嬴云鹏冷笑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当着人王贤君之面,我依旧敢直抒胸怀!戊山部见利忘义、颠倒黑白污人清白,更痛下杀手想和_图_书要杀人灭口,我就算灭他一族,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嬴云鹏突然一跃而起,挥拳就向姬昊打了过来:“小畜生,哪怕人王罚我,我今天也要为云儿他们报仇!”
大殿中的人全都凌乱一片,不是姬昊在这里喊冤么?怎么你嬴云鹏又开始叫唤了?
用力拍打着胸膛,姬昊厉声喝道:“堂堂男子汉,敢作敢当,我敢想,莫非还不敢说么?”
但是事情居然演变到姬昊被逼找上姒熙,由姒熙带着他来帝舜面前喊冤的程度。不管这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人在里面胡乱插手了,总而言之,这对他们这些大巫师的尊严是极大的冒犯。
最后,姬昊将孟獒三人的口供也取了出来,上前几步摆在了帝舜面前的小小条案上。
五龙垚等巫殿大巫师脸色难看的坐了下去,一个个拧着脖子,咬着牙,神色极其的难看。
不仅冒犯了他们的尊严,更冒犯了他们在巫殿的权力。
帝舜皱了皱眉,沉声和*图*书喝道:“究竟怎么回事?”
说着,姬昊向嬴云鹏指了指。
嬴云鹏立刻上前一步,皮笑肉不笑的向姬昊冷声道:“姬昊,迷途知返为时不晚,你若是还敢颠倒黑白、为你们这些为非作歹的小杂碎脱罪,不要怪老夫当场严惩于你!”
大殿中的人这几天都没离开,全都在这里商议事情呢,他们都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嬴云鹏的子侄嬴云、嬴罂和大风翎这些年轻人,他们还是知道的。
姬昊认真的看着帝舜:“不仅是烈山旭,还有共工无忧,如果不是他们二人,区区戊山部,何以需要惊动人王?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这位长老,也对我非常不满才是。”
众人纷纷扭头看了过去,然后绝大部分人当即把头转了回来不吭声。
姬昊心头一阵凌乱,这祝融氏……他到底想到哪里去了?
帝舜摇摇头,淡淡的说道:“姬昊,你所说的……关于烈山旭的事情。”
“还请人王贤君为我们做主。”姬昊和*图*书淡然说道:“原本若只是一个戊山部,按照我们南荒的规矩,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们兄弟几人屠了他戊山部就是。”
姒熙冷笑一声,狠狠的在姬昊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姬昊,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一旁祝融氏抚掌赞叹道:“恩怨分明,果然是我南荒好男儿!”
嬴云鹏翻身跪倒在地,嘶声痛哭起来:“还请人王为老夫做主,为惨死的‘十日国’人做主。”
帝舜神色丝毫不变,只是看着姬昊上下打量了一阵。
拳风呼啸,嬴云鹏何等力量,他这一拳打了下来,绝对能一拳将姬昊打成一缕青烟。幸好姒熙就在姬昊身边,他同样一拳迎了上去,两人拳头微微一碰,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两人同时倒退一步,随后嬴云鹏‘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姬昊笑看着嬴云鹏,上下打量了他一阵,摇摇头,随后肃然向帝舜行了一礼:“人王贤君在上,小子姬昊斗胆,将这些日子我等所遭遇的事情一一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