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七章 獬豸

“獬豸啊,獬豸,据说你是天地神兽,能够看清人身上的罪愆。你看我,我是有罪的人么?”姬昊很认真的看着独角獬豸问道。
“他?这要看所谓的罪是如何的定义。”獬豸眯着眼看着姬昊说道:“你也杀了不少人,但是在你心中,你认为自己有罪么?”
姬昊坐在草席上,镇定自若的看着嬴云鹏:“这么说来,你和这空叶认识咯?”
“嗯,你知道我?”獬豸诧异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沉默了一阵,他温和的说道:“我的确能看出一个人是否有罪,但是我说的话,如何能让他人相信呢?所以我能做的,只是管理好大狱,让无辜之人不受苦,让有罪之人不能随意逃跑。”
嬴云鹏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了好一阵子,他始终觉得姬昊这一句话充满了玄机,但是这玄机实在是太深奥了。以嬴云鹏的出身,以他从小在十日国受到的精英教育,他同样没怎么弄明白姬昊说了什么。
嬴云鹏不吭声,大道上又hetushu.com几个人踏着夜色走了过来,走过姬昊所在的大狱时,一个女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有爹生,有娘养,我当然是人子。”姬昊坐在草席上,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空叶喝道:“倒是你,无缘无故劝人入你门下。你当你是什么东西?你能让人解脱?你能解决众生之苦?”
只不过,谁又害怕谁呢?
“狡猾的家伙,你把问题丢给我?”姬昊笑看着獬豸,伸手在腰间锦囊中摸了摸,掏出了一枚在野外摘的鲜果丢给了獬豸:“请你吃果子吧,我不会再大叫大嚷了。”
巨大的声浪化为滚滚雷音传遍四方,四周地面都轻轻颤抖了一下,空叶更是吓得浑身一哆嗦,踉跄着向后狼狈倒退了几步。气得面红耳赤的他怒视了姬昊一阵,然后身形一动,骤然化为一点白光远去千丈,随后几个闪身就消失不见。
姬昊耷拉着眼皮冷笑连连。这么说来,有这么好见识的他,居然能一口道www.hetushu.com破嬴云鹏的心底隐私,显然这让嬴云鹏有一种见不得人的隐私被人窥破的痛苦,所以他是倾尽全力的要抹杀自己。
“獬豸?”一旁的嬴云鹏突然冷笑道:“独角畜生,是皋陶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为他打理大狱的畜生。这家伙在大狱,就等于猎户家的猎犬,他还能有什么古怪不成?”
嬴云鹏的嘴角剧烈的抽搐了几下,他呆呆的看着姬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东西,眼神变得极其的古怪。
摇摇头,獬豸又告诫了姬昊几句,随后威严的向刚才鼓噪的那些大汉瞪了一眼,这才迈着轻快的步子远去。
姬昊死死盯着嬴云鹏,略微一思索就看透了他的想法。或者说不是姬昊看透的,而是姬昊深深的知道,像嬴云鹏这样的人,他们应该担忧些什么、害怕些什么。
“嗯?你身上,怎会有这件东西?”
只有空叶原本白净细腻的面孔突然变得赤红一片,随后红彤彤的面孔变得hetushu•com一片紫涨,两颗眼珠差点就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直愣愣的盯着姬昊,单薄的身躯剧烈的颤抖起来。
骤然提起一个窍穴中的巫力,姬昊厉声喝道:“你当你是谁?天庭天帝么?”
清脆的蹄声传来,一头形如麒麟,额头生了一根尖锐独角,生得威严刚正、正气凛冽的黑色奇兽轻快的走了过来。这头奇兽高一丈有余,体态修长而匀称,黑色的鳞甲下有云涡一样的绒毛生出。
“你不知道獬豸?”姬昊诧异的看着嬴云鹏:“你不知道?你真不知道?你不知道他能看透人心,明辨善恶?或者,他从来没有在你们面前展示过他的这一点天赋神通?”
“看来,你们有不少人,在他身上吃亏了!”姬昊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早知道,我就不当你面,说这些了。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獬豸的厉害之处呢。”
“至于鉴定一人是否有罪,这是人王和他大臣的事情。”獬豸很认真的向姬昊解释了一番。
www.hetushu•com嬴云鹏很坦然的看着姬昊笑道:“认识又如何?老夫觉得,他的一些话,说得很对。众生皆苦,各自的苦却又不同。比如老夫,和这些下贱东西的苦,自然是不同的。”
他讥嘲的笑道:“你的苦,是害怕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奢华享受,等你阳寿尽了,就没得享受了?你想永生不死,你想永葆青春,你想永远的享受你现在的权势地位、金钱美人!”
“你,你,你……你不为,不为人子!”空叶哆嗦了许久,终于骂了一句。
嬴云鹏在一旁‘桀桀’冷笑,姬昊则是好奇的看着这头奇兽。
姬昊骂人的话,集合了前世市井污秽言语之精粹,又狠又毒、恶毒无比,而且还尖酸刻薄,寻常人根本听不懂他究竟骂了什么。
獬豸哭笑不得的看着姬昊,额头轻轻一碰,又将果子弹了回来:“想要贿赂我么?还是你把我当成那些驯养的兔子、绵羊,可以随意喂食呢?小家伙,你可真有意思。”
“那你看看,这老家伙有罪hetushu.com么?”姬昊笑着向嬴云鹏指了指。嬴云鹏的脸色极其的古怪,他不时的看看姬昊,再看看獬豸,似乎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獬豸有分辨他人罪行的能力。
嬴云鹏很显然被姬昊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骇然看着姬昊冷声道:“南荒小蛮子,想不到,你居然有这样的见识?这么说来……哼!”
瞪着硕大的漆黑双眼,奇兽走到姬昊的大狱前,用独角顶了顶姬昊头顶的茅棚,随后开口轻声喝道:“姬昊,不要在大狱内喧哗,否则虽然你没有被定罪,但是再犯也会挨上十大棒,平白受皮肉之苦,可不值得。这次鉴于你是初犯,又年少无知,我就不做惩罚了。”
负责将姬昊和嬴云鹏关入大狱的是皋陶,那么这头奇兽,就是皋陶用来镇压大狱的獬豸喽?
嬴云鹏睁开眼,冷冷的向姬昊笑了:“无知小儿,随意树敌,以老夫看来,你活不过今年。”
起码大狱中那些肌肉疙瘩比脑浆多的大汉,他们没一个听懂姬昊究竟骂了一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