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章 杀獒

沉重的石斧、石矛撕开空气,带着沉闷的破空声呼啸砸下。
孟獒和他的两个同伴骤然一惊,他们猛地跳了起来,正要大声叫唤,站在他们身后的几个重甲战士已经赶在他们之前,一刀从身后刺穿了他们的胸膛。
“杀了他们!”那些遍体黑毛的野蛮壮汉再次大声呼喊起来:“粮食,牲口,还有兵器、甲胄,还有白嫩嫩的女人!杀了他们,什么都有!”
“杀,杀了他们!”
蛮蛮紧紧咬着牙,小嘴抿得紧紧的,随手丢开锤子。雨牧一把将她放在了自己肥厚多肉的背上,双手急速变幻起手印。一丝丝绿气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天空有乌云汇聚了过来。
重拳如山,狠狠劈在了沉甸甸的石斧、石矛上。这些兵器被劈得‘滴溜溜’飞走,雨牧的拳头上传来清脆的骨骼碎裂声,拳头骤然裂开,然后又在大巫精气的冲击下急速愈合。
风行也愤愤的咒骂了一声,转身远远的隔了三五里地,和雨牧、少司和-图-书他们平行着向百多里外的山林遁去。那一片山林的地势更加复杂,山势更加险峻,可供藏匿的地方更多。
这些生得奇形怪状,身上衣物都不齐全的凶悍壮汉,全都是中陆世界的流浪族群。
百多里外,又是一群衣不遮体的大汉向这边狂奔而来。在另外几个方向,还有更多的生得稀奇古怪的人向这边火急火燎的杀了过来,大有将他们一行人围歼的架势。
上千遍体黑毛、牛高马大的壮汉嗷嗷嚎叫,手持粗陋的石斧、石矛,撒开大步狂奔而来。距离还有十几里远,这些一丝不着的壮汉中七八个大巫就奋起全力,将手中兵器全力投出。
‘唷~唷~唷嚯~’!
蛮蛮瞪大眼睛,一声不吭的举起一柄大锤向袭来的兵器砸去。数声巨响,三四柄石斧,十几柄石矛被重锤震得粉碎,蛮蛮娇小的身体也是轻轻一晃,向后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
面色冷清依旧的少司按住了蛮蛮的肩膀www•hetushu•com,低声说道:“蛮蛮,听话,我们现在不能和他们硬碰硬。”
在她的左手腕上,可以看到三个细小的针孔,一丝丝黑气带着尖锐的鸣叫声不断的从她手腕中喷出,黑气升腾而起,不时凝聚成一两个龇牙咧嘴的恶鬼头颅,随后就悄然消散在风中。
他们的来历复杂,不喜耕种,也不喜放牧,他们更习惯用暴力掠夺生存资源。他们就和食腐的野狗一样四处流浪,走到哪里就祸害到哪里。
因为劫掠成性,所以他们的战斗力很强,经常会有一些势力花费很小的成本雇佣他们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一些粮食,一些甲胄,一些掳掠来的可怜女人,就可以让他们豁出去整个部落的战士性命。
但是那些野蛮壮汉悍不畏死,一个个嗷嗷嚎叫着亡命冲了上来,风行射空了三壶箭矢,依旧没能阻止他们冲锋的势头。
大吼了一声,蛮蛮身上大片火罐冲起,但是眨眼间火光消散,只和-图-书剩下一丝丝烟气冉冉腾空。
苦泉手持一个玉铂,里面装满了清水,水面上飘荡着一片荷花瓣,花瓣的一端始终朝着蛮蛮等人的方向。他轻声笑道:“帝子放心,有我师门秘法在,他们是逃不了的。”
“蛮蛮,到我背上来,我背着你走!”雨牧甩了甩手,沉声说道:“不过先把你锤子丢了,我可扛不动你这锤子。”
少司神色阴郁的看了一眼头顶那颗白色珠子,一把拎起太司紧随在雨牧身后。
“不要!”蛮蛮咬着牙说道:“他们骗了蛮蛮,他们居然骗了蛮蛮,蛮蛮好心救他们,他们居然抢走了蛮蛮的袋子,还扎了蛮蛮三针。我要打扁他们!阿姆说了,谁敢欺骗蛮蛮,就打扁他们!”
“尘归尘,土归土,放心去吧。用不了多久,他们都会下来陪你的。”苦泉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人生疾苦,解脱是福啊!”
旭帝子放声大笑,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他看了看站在火http://www.hetushu•com云上,谨小慎微的在一旁陪着笑脸的孟獒等人,轻轻地挥了挥手:“坐实这个罪名罢。这群娃娃心狠手辣,为了一份假口供,不惜严刑拷打,以至于……害了你们性命!”
几声闷响,孟獒和两个同伴的尸体从空中坠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怒骂了一声,风行慢慢的拉开长弓,一道青色的疾风箭矢在弓弦上凝聚,一声轰鸣后,箭矢激射而出,化为一道张牙舞爪的风龙向那些野蛮汉子轰了过去。
上百名野蛮汉子正好被两条崩裂的旋风掠过,他们的身体在旋风中被搅成了无数肉碎,大片血雾喷出,白色宝珠穿过血雾,却一点儿血色都没染上。
上千大汉齐声呐喊,疯子一样向蛮蛮他们冲杀过来。又是一波十几件兵器呼啸着破空而至,这一次是雨牧大喝一声,甩动着浑身的肥肉挥动双拳迎了上去。
雨牧怒啸一声,扛着蛮蛮转身就走。
但是依旧是那颗白色的宝珠滴溜溜从空中坠落,一个盘旋后挡在了风行射出m.hetushu.com的箭矢前。一声巨响后,风龙炸开,化为数十条湍急的旋风向四面八方激射。
风行站得远远的,他拉开长弓,箭矢如雨不断落下,冲锋过来的野蛮壮汉鱼贯倒地,每一个都是眉心中箭,直接连肉体带灵魂被瞬间抹杀。
大颗冷汗从蛮蛮额头上渗出来,她身体微微颤抖着,突然一丝鲜血从嘴角渗出,血水中隐隐带着一丝犹如活物一样蠕动的黑色。
蛮蛮的另外一柄大锤不知去向,她的左手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黑气,一条绿光缠在她的左肩,牢牢抵挡着黑气不让它向心脏部位蔓延。蛮蛮的这条手臂软塌塌的挂在肩膀上,只是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甩动几下,整条手臂都失去了动弹的力量。
远处一片火云上,旭帝子和苦泉并肩坐在一辆通体赤红的车辇上得意微笑。
一波绿色的雨水倾盆而下,但是距离地面还有数百丈高,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珠子从斜刺里飞来,绕着天空只是一卷,顿时雨水中的毒气荡然无存,只有冰冷的雨水洒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