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一章 度化

蛮蛮犹如受伤的小兽一样瞪大了眼睛,通红的眸子里火光四射:“蛮蛮要一锤子砸扁你们,然后把你们丢去喂最卑贱的野狗。一群……坏蛋!”
经历了南荒被血牙团的人追杀的事情,蛮蛮变得谨慎了许多,祝融氏给她的保命之物,她再也不敢胡乱的丢在寝宫中置之不理,而是很妥当的贴身携带。
太司的脸色微微一动,两颗眼珠直接变成了完全的黑色,漆黑的光芒在他眸子里缓缓旋转,好像要将天地间的一切都吸入他的眼睛里。
现在又是刚才的那个小丫头冒了出来,还镇定自若的把玩着蛮蛮的小口袋,蛮蛮的眼珠一下子就变得通红一片:“那是蛮蛮的东西!”
随后就是无数的流浪部族的族人蜂拥来袭,少司、雨牧、风行护着蛮蛮和太司逃走,就连孟獒三个俘虏都被无奈的丢弃在了藏身的洞窟中。
少司将太司丢在地上,双手分别拔出了一柄合金锻造的长矛,一言不发的向普苘快步逼去和*图*书
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行人向着山林急速奔跑,眼看着就要没入茫茫山林中。
下一瞬间,这些倒毙的人尸体突然炸开,数百条身形半透明的恶灵尖叫着冲天而起,张开双臂恶狠狠的向自己的族人扑杀了过去。
以祝融氏的手笔,蛮蛮身上携带的那些大威力巫符一旦全部激发,足以屠灭十几个没有巫帝坐镇的南荒顶级大部族。
箭矢一支一支的袭来,但是雨牧的表情就轻松了许多,有些箭矢实在是来不及用手掌拍飞,他干脆就用自己常人腰肢粗细的手臂去抵挡。这些流浪部族的箭手所用的箭矢质量低劣,箭头扎不破他的皮肉,全都被反弹了出去。
风行站得远远的,双手快速拉弓,没有半点儿声响,又快又狠的箭矢破空袭去,人群中的敌人箭手先是被一箭劈碎了手中长弓,然后是一箭撕开眉心直透后脑,所有箭手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全都被风行击杀。
一边出手防御,和图书雨牧一边喃喃自语:“唉,胖子命苦啊,一身肉得之不易,用来挡刀好可惜。”
黑色的泥土吸满了水,顿时变得粘稠无比。每一脚下去,膝盖以下都深深陷入泥浆中,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拔起来。对大巫而言,这点力量消耗不算什么,却足以让他们的速度降了下来。
“不要太勉强了。”少司低声劝说了一句。
但是不久之前,就是这个生得清纯美丽,让人生不出半点儿防范之心的小丫头假装被野兽追逐,踉跄着摔倒在蛮蛮他们藏身的洞窟前,蛮蛮好心的上去救治她,却被她一手抢掉了腰间悬挂的小口袋,还在蛮蛮的左手腕上插了三根毒针。
“还要更强才行。”太司低声咕哝了一句。
箭矢破空,带起尖锐的鸣叫,雨牧挥动双臂,肥厚的手掌极稳的一掌一掌拍在箭矢上,凡是逼近的箭矢毫无例外,都被他一掌拍成粉碎。
话音未落一支箭矢突兀的袭向了少司的右肩,雨牧身体一和*图*书横,用自己的肩膀挡了上去。石质的箭头狠狠撞击在雨牧身上,他肥厚的肩膀微微凹陷下去,然后肉浪一弹,箭矢倒飞而出。
无数黑色的符文在太司的眼珠里迅速的闪现,随后又迅速的湮灭。这些符文偶尔相互拼凑在一起,就幻化为一尊狰狞可怖的魔神形象,但是不多时这尊魔神形象就轰然瓦解,太司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一下。
身体被少司拎着,犹如稻草人一样乱晃,但是这并不妨碍太司挥动手中骨杖,很熟稔的念出了一段简短、鬼气森森的咒语。骨杖轻轻一挥,天空那颗苦泉祭起的白色宝珠根本没有反应后方追来的敌人当中,有数百人就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雨牧笑得和一朵大喇叭花一眼灿烂:“妙哉,他们的箭矢都是破烂货,连油皮都扎不破的!”
“专门针对恶鬼的巫法么?”太司看着那颗白色宝珠喃喃自语。
一行人迅速向前奔走,眼看着就要进入地势更加复杂的山岭,但是空和-图-书中白光闪烁,一个生得俏丽清纯,一双大眼水汪汪极其清澈纯净,小嘴唇红扑扑很是诱人的小丫头从空中落下,俏生生的挡住了去路。
小丫头的手上还把玩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兽皮口袋,精巧的口袋上描绘了大量的火焰纹路,正是来到蒲阪后,火神祝融重新给蛮蛮配上的一个空间巫器,蛮蛮所有用来保命的巫器、巫符,都被她一骨碌的塞在了里面。
普苘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少司,张嘴喷出一柄飞剑当头向少司斩落。
手指轻轻的甩动小小的口袋,普苘傲然说道:“这是恩师大发慈悲,给你留下的一线生机,可不要自误。”
“现在,是我的了!”小丫头得意洋洋的看着蛮蛮:“我是苦泉恩师座下门徒普苘,师尊说,你虽然是南荒蛮族出身,但是夙有慧根,有资格入恩师门下,从此超脱轮回之苦,得享无量清福。”
“不是巫法,应该是别的东西。”少司拎着太司一边急速奔走,一边淡淡的说道:www.hetushu.com“和我们认识的巫法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法术。最少一个,他们当中有很厉害的人,能够驱散我的祸福之力。”
倾盆大雨落下,雨牧、少司等人顿时被浇了一个透心凉。
苦泉祭出的白色宝珠放出夺目光芒,熠熠白光泼洒在这些恶灵身上犹如强酸,腐蚀得他们身体冒出大片白烟,身形急速的缩小。伴随着凄厉的惨嗥声,这些恶灵在短短一弹指间灰飞烟灭。
被少司拎着狼狈逃窜的太司突然抬起头来,他咬着牙狞笑道:“多少年没被追得这么狼狈了?”
顿了顿,少司很认真的说道:“虽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但是能做到这一点,也很了不起。”
数万名流浪部落的野蛮汉子‘嗷嗷’叫着,从三个方向奔了过来。有些流浪部落的装备还很不错,居然有几把强弓,又有箭技还凑合的箭手,隔着十几里地就把石质箭矢射了过来。
“当然!”风行很不客气的收下同伴赞美。
“厉害!”雨牧远远的向风行打了个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