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三章 惑心

太司、少司、雨牧三人的表现,的确和蛮蛮所知的中邪有点相似。南荒部族,经常有小孩子在山林中嬉戏玩耍,招惹了山精水怪,被那些精魂邪物侵入身体。
安静祥和的小山谷中香草遍地,到处开满了绚丽的山杜鹃花。火红的花朵犹如一片火海,铺满了一座座山,将山谷内小小的数百座木屋全部淹没在花朵中。
……
“他们心理脆弱得很。”普苘得意的笑着:“所以,要么乖乖的死,要么乖乖的入我门来!”
随后宁静祥和的小村子淹没在了火海中,大片的鲜血让花海更加绚烂多彩。四眼的伽族恶鬼狞笑着挥动巨大的兵器,犹如割草一般将村民一个接一个的斩杀当场。
族老们的咒语化为一道道扭曲的黑色锁链,铺天盖地的向那些伽族恶鬼绞杀了过去。数十名伽族恶鬼惨号着变成了干尸,随后干尸又崩溃成了一粒粒细小的灰尘。
长矛准确的击中飞剑,但是少司身体一晃,惊讶的www.hetushu.com抬头看向普苘。长矛没有击中任何东西,那柄看似凌厉斩落的飞剑,居然空洞无物。
针对‘中邪’,南荒的巫祭自然有一整套成熟的驱邪巫法。但是蛮蛮不会!
“没脑子的家伙最容易对付!”普苘讥嘲的笑着,张嘴又是一道剑影飞出,然后狠狠劈在了雨牧的眉心。雨牧挥动铁锅挡住了剑影,但是并无实质的剑影丝毫不受阻挡。
身形枯瘦矮小的太司骑着一头大黄狗,得意洋洋的挥动着一根木棍呼啸而过,大吼大叫着学着骑兵冲锋的模样向一群‘咯咯’叫的老母鸡冲杀了过去。
远处苦泉控制的白色宝珠迅速凌空落下,将蛮蛮眉心喷出的火光大的稀烂,普苘怒啸一声,又是一道剑影喷出,这一次剑影毫无阻拦的没入了蛮蛮的眉心。
“阿姊……吃得多,长肉了,才有力气……我吃得,好多!”
“你们是中邪了么?”蛮蛮大声叫嚷着,愤怒的咆哮和*图*书着。
少司的面孔痛苦的抽搐着,突然她大口大口的吐起了血。
“该死的女人!”雨牧怒吼,他背着蛮蛮大步向前猛冲,伸手一抓,他那口特制的大铁锅猛的挥了出来,带着一股恶风向普苘的脑袋砸了下去。
刚刚学会走路的少司踉跄着跟在大黄狗后面,‘咿咿呀呀’的挥动着小手,想要让太司停下来等等自己。
蛮蛮也不知道,就算她会驱邪的巫法,对普苘的这套怪异的灵魂攻击秘术,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少司!”太司怒喝一声,举起骨杖就开始念诵起咒语。
四周的苦风凄雨不见了,地上也不是厚厚的淤泥,也没有那些穷凶极恶追杀上来的流浪部族的大汉。青色的天空,白色的云彩,几座秀美的小山从高空冉冉飘过,一群美丽的白色大鸟从一座山峰上飞出,欢快的向地面的树林俯冲了下来。
剑影快要刺在蛮蛮的眉心时,一道火光从蛮蛮眉心冲出,将剑影冲得支离m•hetushu.com破碎。
雨牧的身体骤然一僵,白皙肥嫩的脸上一抹怪异的微笑慢慢的浮了出来。
伴随着尖锐的剑鸣声,少司眼睁睁的看着被自己长矛击中的飞剑丝毫无损的落下,狠狠的劈在了自己的眉心。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少司身体一僵,一贯冰冷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阿姆……你怎么还不回来找蛮蛮呢?”
突然间,太司也是身体一抖,大口鲜血不断喷出。
但是紧接着一轮华美的血色光轮在村路上空浮现,几个身披血色长袍的三眼俊美男子悬浮在空中,倨傲的洒下了一道道血色强光,将死守在祖庙门前维护族人的族老们一一斩杀。
摇摇摆摆的大黄狗欢快的叫着,追得一群肥胖的老母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太司、少司追着老母鸡逐渐走远,渐渐的没入了花海中。
普苘飞剑斩落,少司手中长矛带起尖锐破空声向飞剑迎了上去。
大巫不修灵魂,不炼元神,大巫的灵魂hetushu.com只是单纯的随着肉体的强大、因为精血的滋养而逐渐强大,但是大巫对自我灵魂的运用几乎为零。灵魂攻击对大巫而言,实在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存在。
‘咯咯’,少司笑着回头向阿爸、阿姆挥了挥手,然后继续踉跄着向太司追了过去。
手持竹弓的俊朗男子笑呵呵顺着花海中的小道走了过来,他手里拎着一条长草织成的草绳,上面挂着两条肥美的大鱼。男子的笑容中混着几丝尴尬,隔着老远就故作爽朗的大笑了三声:“哈哈,今天山上的兔子学聪明了,我折腾了大半天,一根兔毛都没射下来。哎,还好我水性不坏啊,猎不到兔子,还能抓鱼吃不是?太司,少司,不要跑远了,等会回来吃鱼哦!”
后面的小院门口,温柔美丽的妇人挽着小竹篮,微笑着看着心爱的小儿女,竹篮里是刚刚采摘的蘑菇和竹笋,还有几把新鲜的野菜。
蛮蛮浅浅的笑着,小脸蛋上一片沉醉。
和少司一样,蛮蛮陷入了一片瑰http://www.hetushu.com丽的幻境中,四周是鲜花绿草,俏丽的少女往来奔走,一个双眸墨绿的绝美女子搂着蛮蛮,轻轻的哼着轻柔的曲子。
蛮蛮惊慌失措的看着太司、少司和雨牧,他们全都陷入了心中无解的梦寐中无法脱出身来。蛮蛮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攻击,这种让人陷入幻境,整个人的生死全都不由自主的灵魂攻击,蛮蛮不仅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
蛮蛮的身体一僵,火星怒射的双眸顿时一片迷茫。
普苘讥嘲的笑了起来,飞剑再起,同样一剑劈在了太司的眉心。太司的咒语还没出口,就和少司一样,同样陷入了幻境中。太司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温煦的笑容:“阿爸,阿姆……太司和妹妹好想你们……好想阿叔和阿公他们!”
普苘张嘴,嘴里一道剑影激射而出,狠狠的向蛮蛮射来。
在南荒,部族仇杀,向来是一刀一剑分一个生死。所有的巫法巫咒,追求的都是用最快捷、最狠辣的方式,从肉体上直接消灭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