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四章 镇压

苦泉则是微微一笑,突然清喝道:“跑得很快,但是有何用处?尔等不修元神,不明天机,不懂天地气运变化,哪怕生前有降龙伏虎之力,死后依旧是一堆腐朽。咄,小小人儿,还想翻天不成?”
但是随着苦泉一声轻喝,他手中十七颗白色宝珠同时化为白光飞起,瞬间就划空而去,到了那颗紧追风行不舍的宝珠旁边。十八颗宝珠滴溜溜的在空中一转,骤然向内一合,一道白光闪过,一座上下十八层的六角宝塔凭空出现,高有三十六丈的宝塔带着巨响雷鸣,从风行头顶狠狠砸下。
“天地之间的奥秘,就这一方天地的奥秘,帝子还年轻,知道得太少了。”苦泉老神在在的,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淡然说道:“比如说,这天地的来历;比如说,这异族的来历;比如说,上古三皇的去向;比如说,历代祝融氏、共工氏真的死了?比如说,五方天帝真的烟消云散了?”
“如此,可见帝子http://www.hetushu.com在族中地位不够,还接触不到真正的天地奥秘。”苦泉神秘的笑着:“若是帝子愿意入我教门下,以帝子的身份、资质,定然能亲自觐见本教两位教主,当能明白这天地,并不是帝子昔日所以为的那一番天地。”
“普通黎民,百岁而亡;修成巫人,寿百又五十;小巫境后,寿命可达三百;巫穴开辟成就大巫,寿命绵长可达千载;牵引本命巫星,引星力灌体,巫王已经是非人存在,阳寿长达三千年。”
天地不就是这方天地么?
异族恶鬼不是一直都在?
“所以我有无上妙法,可度人入我门来,灭其先天后天孽气,化解其无上罪愆,让他潜心修炼,积攒功德,教化世间,普度众生。这才是大功果、大成就、可得大福报。”
数十里外,风行倾尽全力的逃跑着,用尽最快的速度向蒲阪的方向逃跑。
风行奔跑的速度骤然慢了下来,有http://www•hetushu•com无形的黏力拖住了他的身体,任凭他激发了全身所有巫穴的力量,但是每一步都只能迈出两三丈远,再也无法像刚才那样快如疾风的奔跑。
旭帝子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犹如见鬼一样看着苦泉,心乱如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旭帝子死死的盯着苦泉:“若是,若是能牵动本命巫星,独霸一星之力,即成巫帝。巫帝岁月悠久,寿命可达万载。巫帝再上,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天神,哪怕是上古传说的神祗,哪怕是曾经掌控天庭的五方天帝,也不闻有长生不灭者!”
抬起头来,看着白光闪烁的宝塔,风行只能苦笑了一声:“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声巨响,宝塔落下,将风行死死的镇压在宝塔下面。
中陆世界固然有数层小楼,但是宝塔这种东西,还从没在中陆世界出现过。
苦泉手中的十七颗白色宝珠和远处凌空飞射的宝珠遥相呼www.hetushu•com应,那颗宝珠腾空击打的时候,他手中的珠串自然而然也有一丝丝隐隐的雷鸣声传出。他故作从容、轻描淡写的说出的一句话,却真好像一阵狂雷,劈得旭帝子眼前金星乱闪,差点没从车辇上摔了下去。
旭帝子心神激荡以至于无法说话,他摇摆着身体,眼中神光闪烁盯着苦泉。
只有‘不死’才能让嬴云鹏折节下交。
苦泉眯着眼笑看着旭帝子,神色从容的说道:“帝子心乱了。其实帝子已经相信了。否则何必如此激动?”
车辇上,苦泉把玩着一串十七颗拇指大小的白色宝珠,带着神秘的笑容悠悠说道:“世间万物,天地生成,自然有其作用。哪怕是一块顽石,用来做桌椅也是好的;哪怕是一堆粪便,也能入田土做肥料。”
水火二神不是自然更迭?
这些问题,应该早就是常识一般,但是当苦泉突然将这些问题集中的抛出来,就连旭帝子都为之震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苦泉轻蔑www.hetushu.com一笑,淡淡说道:“蝼蚁而已!”
旭帝子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他呆呆的看着苦泉,只觉得苦泉犹如一尊魔鬼,他怎么就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没错,他的确相信了苦泉的话,当苦泉刚刚开口说出‘不死’一词,他就相信了苦泉的话。
苦泉提出的这些问题,旭帝子曾经不以为这些是问题。
天庭更是早就衰败不堪?
“所谓大福报,诸如说不死!”苦泉挺直了腰杆,手指轻弹,远处刚刚击溃了蛮蛮眉心喷出的火光,配合普苘让蛮蛮陷入幻境的白色宝珠滴溜溜腾空而起,一个转折就向数里外的风行打去。
“杀戮是最无用的手段。”
只有‘不死’才能让嬴云鹏将苦泉当成最尊贵的贵宾。
如果不是有这么大的诱惑在,嬴云鹏何必将苦泉当祖宗一样供着?就凭他能点石成金?啊呸,虽然精金很值钱,但是嬴云鹏和旭帝子这种身份的人,十几条、上百条精金矿又算什么?
他一手指向了北方,厉声喝道:“就www.hetushu.com说无忧太子,水神一脉乃天地间最尊贵的神族,恒古至今,共工氏的宝座上又换了多少人?不死?苦泉,你莫非是在骗我?”
旭帝子似懂非懂的连连点头,苦泉的各种秘法神通,让他叹为观止,他自认就算是烈山氏的老巫祭们,和苦泉相比也是多有不及的。所以他对苦泉,也平白生了崇敬之心。
那颗白色宝珠在他身后急追,但是风行的速度太快,几乎是脚尖不沾地的凌空飞掠,白色宝珠带着刺耳的轰鸣声在后方凌空飞射,但是距离风行却是越来越远。每一个呼吸的时间,风行都能将那颗白色宝珠多丢下十几丈的距离。
“所谓大福报,究竟是什么?”旭帝子也懒得虚以委蛇,干脆就直接向苦泉提出了问题。
只是苦泉经常说的一些话,让旭帝子总是有点闹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上古三皇早就已经陨落?
“不死?怎可能!”旭帝子的嗓音都变了,原本清朗如玉鸣的声音,变得就好像老母鸡在尖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