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五章 霸道

眸子深处,一抹贪婪之色闪过,苦泉低声笑道:“本来,他们是一定要死的。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教自有方便法门,大开门庭招纳四面八荒三千红尘之客。”
旭帝子听了苦泉的话,顿时大笑了起来:“这,苦泉先生您可就弄错了,这些蠢货,只是我收服的流浪部族中九牛一毛尔。”
“天道变迁?”龟灵皱了皱眉,两条浓眉一挑,直截了当的说道:“玩口舌上的‘道’,我不如你们,所以,不和你们呱噪。这几个小家伙,是本门中人,你对他们下手,就是挑衅本门。滚,或者,就永远留在这里。”
旭帝子同样矜持的笑了起来:“事情能这般解决,那是最好不过。”
龟灵一掌打飞普苘,顺手将挂在她腰间属于蛮蛮的皮袋扯了下来。
苦泉怒极而笑,他瞪着龟灵喝道:“道友未免太霸道。他们什么时候,又成了你们的人?”
两人对视许久,同时放声大笑,渐渐的两人笑得前俯后仰,笑得面红耳赤,笑得眼泪http://m.hetushu.com都渗了出来。
苦泉看着旭帝子得意大笑:“只要什么都好说,长生逍遥只是寻常小事罢了。”
五指放出森森白光,掌心一抹淡淡的白色莲花印若隐若现,苦泉一掌向少司的眉心压了下去。
一道微风一闪,身材高大、面容绝美的龟灵凭空从普苘身前冒了出来,随手一耳光抽在了普苘的脸上。普苘娇小的身躯打着旋儿飞了起来,翻着白眼飞出数十丈远,一头栽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这座宝塔看似轻巧玲珑,实则沉重异常,当头一击砸下,风行浑身骨头尽碎,甚至经络都被砸断了许多,更有好几处巫穴几乎崩裂。躺在满是雨水泥浆的大坑中,风行苦笑着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没跑掉啊!”风行干笑了起来:“还是,跑得慢了一些?”
“且让我做法,将他们逐一收服罢。”苦泉笑了一阵,仔细端详了一通昏迷中的蛮蛮等人,伸手就向少司抓了过去:“此女甚佳和-图-书,妙不可言,入我门来,当得重用。”
旭帝子在一旁干咳了一声:“就怕他们性格蛮横暴虐,怕是不愿意。”
普苘踏着一团清风飘了过来,一团水云飘浮在她身后,蛮蛮、少司、太司、雨牧四人就一字儿排开躺在水云上。隔着老远的距离,普苘向苦泉双手合十拜了一拜,恭谨的说道:“师尊大能,宵小之辈怎能明白师尊的神通?”
苦泉呆了呆,随后看着旭帝子放声大笑了起来:“帝子,你颇有慧根,可得我教真传。”
普苘不知道好歹,扯着嗓子尖声呵斥起来:“大胆妖孽,怎敢冒犯师尊?还不速速滚出来受死!”
苦泉矜持的笑了笑,大摇大摆的摆了摆手:“罢了,普苘,今日你也有一点功劳,回去后,为师自有赏赐。这几个人,嗯,咒杀云鹏长老几个子侄的,就是他们?”
苦泉站了起来,站在车辇上俯瞰着风行,自傲的说道:“让你先跑出一万里,你也逃不出我苦泉手心。尔等大巫只知道好勇斗狠m.hetushu.com,只有一身蛮力,如何能明白我教的法力无边、神通广大?”
苦泉呆了呆,上下打量了一下龟灵,咬牙冷声道:“道友未免管得太宽了。当年天柱之巅的那份契约,当今之世和当年却又不同,世道变了,手法自然也要跟着变化,此乃天道变迁,莫非道友不懂?”
苦泉被打得头破血流,连连在地上滚了十几个跟头。他二话不说,抱着血流满面的伤口一跃而起,甚至连自家徒弟都顾不上了,踏着一道白光迅速冲天逃走。
苦泉同样眯起了眼睛,眸子里一抹寒光闪过,狠狠的盯了一眼这些浑身脏兮兮的壮汉:“就是,人数太少了一些。区区数万人,其中大巫能有几个,能顶什么事呢?”
一声脆响,石头将苦泉的手指打得稀烂,苦泉痛呼一声,抱着鲜血直喷的手掌向后急退。挂在手腕上的十八颗白色宝珠滴溜溜飞起,化为一座白色宝塔悬浮在他头顶,放出丝丝白光将他全身护住。
旭帝子所求,只是长生,只是不死,和www.hetushu.com嬴云鹏一样,他只想永远的享受自己的权势和富贵。而苦泉想要的,只是他们的权势后面带来的东西,而不是他们权势的本身。
转过身,龟灵从袖子里扯出拂尘轻轻一摆,冷冷看着苦泉冷喝道:“报上师承来历。用这些魅惑人的小手段强收门徒,你还知道当初天柱之巅立下的那份契约么?”
龟灵左手黑玉如意犹如闪电一样击出,一击轰碎了苦泉头顶宝塔,狠狠打在了苦泉的脑袋上。
双方的诉求正好契合,正好亲密无间,所以旭帝子和苦泉相互越看越顺眼,颇有点惺惺相惜、干柴烈火的味道逐渐的滋生了出来。
想到得意处,苦泉大声笑道:“帝子放心,等我收了他们,他们自然会去巫殿说清真相。那条矿脉,自然是帝子族人的功劳,和他们半点儿关系也没有。”
普苘在一旁笑道:“这是他们的造化,能够拜入师尊门下,这是他们的福分。入了我教门庭,他们就是世外之人,前因种种,自然也是不用计较的了。”
眯了眯眼,旭帝hetushu.com子向站在远处的数万流浪部族的野蛮壮汉看了一眼,低沉的说道:“也不瞒您,有了这条矿脉,我就有足够的财货,把这些蠢货打理整齐。”
“霸道?”龟灵淡然一笑:“你才知道?”
云团飘来,苦泉微微一招手,白色的宝塔冉冉飞起,露出了大坑中四仰八叉躺着的风行。
旭帝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气息憋在胸中却不吐出,而是凝重的看着苦泉,慢慢的说道:“若是真能不死逍遥,什么都好说。”
苦泉淡然一笑,轻轻的向旭帝子看了一眼,很是得意的说道:“我教神通广大,既然他们已经入我手中,就由不得他们不拜我为师。只等他们在幻梦中度过千世轮回,看破了世间悲苦,大彻大悟之后,他们会哭着喊着求我收他们为徒。”
一块石子从高空坠落,笔直的打向了苦泉右手。苦泉冷哼一声,手指上一抹白光闪烁,随手一指头向石头弹了过去,同时抬起头来,冷笑着喝道:“何方妖孽,胆敢……”
宝塔矗立在地上,塔座深深陷入地下三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