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赤坂

“敌人,敌人!”冲在最前面的奴隶战士头目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他杀了我们好多人!”
“废物就是废物,要报复,还是要自己亲自来。”
帝刹轻蔑的摇了摇头,随手向那几个战士消失的方向一指:“去一队人,灭了他们的村子。注意分辨一下,那些值钱的好货色,可不能杀掉了。”
这些奴隶战士的实力不强,大概就相当于普通巫人境第三、第四层的实力,此刻他们浑身血迹斑斑,领头的几个奴隶首领的腰带上,还挂着几个孩童的头颅。
这些奴隶地位卑下,手段卑劣,最喜欢欺凌、屠杀弱小,看他们的模样,不知道是哪个小村子被他们撞上,惹得他们兴致上来了,就随手杀了几个孩童。
在帝舜成为人族部落联盟的领袖之前好几位人王主政时期,赤坂山就已经是虞朝和人族的天然分割线。好几次虞朝大军从北方攻打过来,人族都是依托赤坂山为防线,将可怕http://m.hetushu.com的异族大军牢牢的挡在北面。
甲胄‘铿锵’撞击声响起,十几名伽族战士离开行军队列,大步向奴隶士兵所指的方向迎了上去。
毕竟做了几百年的奴隶贩子,帝刹下令的时候,依旧保持了奴隶贩子的本能。他身后的几个虞族将领,也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亲信,闻言默默点头,迅速将命令颁发了下去。
在崎岖、陡峭的赤坂山中穿行了好几天时间,路过了好多处戒备森严的雄关、哨卡,前方一片硕大的血色石板上,数千面图腾战旗凌空悬浮,人族联军在赤坂山的总营地到了。
五名虞族精英,五十伽族战士,配上三百强大的仆兵和上千名叽叽喳喳乱叫的奴隶,这支小小的队伍离开大队,迅速向敌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从蒲阪出发后,包括姬昊在内的巫殿所属,就被调上了一头巨大的山岳霸龟,这种天生就和大地之力无比hetushu.com契合的巨兽行进的速度比大军快了数十倍,疾行十天后,他们抵达了赤坂山南麓。
年深月久,太多战士的鲜血融入了赤坂山的山石中,以致这一片山脉的山石更加的鲜红。
偶尔野性未消的战兽相互起了争斗,顿时就是一通人仰马翻、野兽咆哮,战兽开始厮打,他们的主人借助酒劲相互殴斗,往往迅速扩大成数百人纠合在内的大斗殴。
一眼望去尽是红色,所以这座山就被称之为‘赤坂山’。
原本帝刹的直属军团只有一千虞族精锐、三万伽族战士,但是为了这次征伐,新登基的帝释阎罗执政大帝一声令下,血月一脉下辖的所有大家族,纷纷派出了自己的精锐子弟加入军队。
高亢的号角声响起,数十头战兽迅速从营地中迎了出来。
大群大群的战士大口撕扯着烤肉,痛饮美酒,喧哗声化为沸腾的海流,震得人耳朵生痛。
军力骤然膨胀数倍,帝刹的信和_图_书心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在帝刹身后,三千虞族精英,五万伽族战士统辖着大群的仆兵和奴隶,浩浩荡荡的在山林中行进。
在他们的前方,一条自动而西绵延百万里的巨型山脉暗沉沉的矗立在大地上。这条山脉除了每座大山的山巅生长了一些古木老树,山头以下寸草不生。
“小子,你杀了我的弟弟,让我家族蒙羞。我有预感,你就在这里,我等着亲手砍下你的头颅。”帝刹眉心竖目中一抹深邃的幽光闪烁,四周空气都变得粘稠而浑浊,站在他身后的十几名虞族将领急忙低下头,不敢正视他的身影。
“卑贱的生物。”帝刹和几个将领同时呵斥了起来。
帝刹面色阴郁的骑在一头血烟梦魇兽上,手中小皮鞭胡乱的抽打着身边的树枝。生得狰狞丑恶,头生山羊角、满口利齿的梦魇兽尖锐的咆哮着,被血色烟雾环绕的厚厚皮毛下,无数细密的鳞甲剧烈的震荡着,不断发出沉m.hetushu.com闷的铿锵声。
山岳霸龟没有停留,穿过宽达百里的营房,带着姬昊等巫殿所属径直进入了赤坂山。
帝刹抬头向前方那座小山望了过去,这些派出去充当斥候的奴隶士兵,一队标配百人左右,但是现在逃回来的只有三十几人,很显然有大半人手都被干掉了。
数十名皮肤呈暗棕色、墨绿色,皮肤上有大片斑驳色块,生得犹如脱毛大马猴一样的奴隶战士‘吱吱’叫着翻山而来,他们迅速跑下侧前方一座陡峭的山坡,带着大片烟尘向这边奔了过来。
背甲上的五龙垚等长老已经是连连翻动白眼,夸父焱挥动着大锤子,低声的咒骂道:“这一片营房是谁负责的?乱糟糟的,这还怎么打仗?”
光溜溜的悬崖、光溜溜的峭壁,山峰和山峰之间没有土壤,全都是一块一块硕大的石板。一些最大的石板长宽数十里,被四周山峰包围着,恰好是天生的战场。
飞禽腾空,战兽狂奔,赤坂山南麓铺开www.hetushu•com了绵延万里的营房。来自上万部族的战士汇聚于此,组成了规模庞大的联军,准备和异族恶鬼在赤坂山决一死战。
从高空俯瞰下去,类似帝刹统辖的血月一脉的大军团,还有足足上百个。他们犹如一条多头的恶龙,排开数千里宽的队伍,一路将所有遭遇的村落全部屠光,屋子全部烧掉,物资全部抢空,一路蜿蜒着向南方逼近。
站在山岳霸龟的背甲上向东西两侧眺望,朦胧夜色中,密密麻麻的灯火绵延开去,大堆大堆的篝火熊熊燃烧,烤肉的香气飘散万里,让人闻之欲醉。
几条高大魁梧的身躯在远处山顶上出现,他们站在小山之巅,向着这边张望了一阵,纷纷拍打着胸膛,发出愤怒的咆哮声。随后他们转身就走,并没有傻乎乎的冲下来和那些伽族战士玩命。
让人心悸的是,无论是悬崖还是地下的石板,还是河谷中的砂石,这一条山脉中的所有石头都殷红如血,在阳光下反射出让人神魂动摇的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