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四章 遭遇

姬昊急忙一把将太司拉到了身后,用自己身体护住了他。
大虎的身体骤然僵硬,他看向太司的目光中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原本眸子深处还残留的一丝桀骜不驯荡然无存,变得犹如家猫一样乖巧听话。
姬昊骑着一头通体漆黑的猛虎,快如一阵旋风的从河对岸的林子里冲出。体长三丈左右的猛虎气喘吁吁,嘴角不断喷吐出白色的涎水,偶尔愤怒的咆哮一声,姬昊立刻挥动拳头对着他的脑袋一通乱打。
气喘吁吁的太司抬起头来,他眼睛一亮,急忙站起身来,得意洋洋的几步走进了河水中,看着姬昊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姬昊,果然只有你是好人……”
太司轻哼一声,双手在大虎的眉心一点,就听得一声惨嚎从大虎头颅中传出。一团拇指大小的绿光裹着一头朦胧的大虎虚影慢慢的飞出,然后被太司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太司四仰八叉的躺在河滩上,双眼翻白看着天空。
鸦公立刻尖叫一声和*图*书,嘴里喷出一条细细的火焰烧在大虎的脑袋上。‘嗷嗷’一声惨嚎,大虎踉跄着爬起来,乖乖的按照姬昊的指点向河边本来。
沉重的拳头打得大虎昏天黑地,四脚一软狼狈的摔倒在地。
姬昊他们这一行六人搭配得极其完美,战斗力并没有明显的短板。硬要说有不如意的地方,就是太司的身体太虚弱,他已经是大巫的实力,但是肉体力量却虚弱得让人无言以对。
拎着大虎的顶瓜皮,姬昊一把将大虎的脑袋拎了起来,用力的向太司晃了晃。
“大猫,乖乖听话,以后有我一口肉吃,你起码能啃几根骨头啊!”太司深情的和大虎对视,大虎龇牙咧嘴的朝他咆哮了一声,张口一个喷嚏,喷了他满脸的口水。
少司无语,双手捂住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这么一个兄长,真是丢脸到了极点!
太司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双眸瞬间变成了全黑色,黑漆漆的瞳孔内幽光旋转hetushu.com,好似黑洞一样要将大虎的灵魂抽取出来。大虎吓得‘嗷嗷’乱吼,四脚骤然发软,狼狈的趴在了河水中不敢动弹。
数千精挑细选的大巫学徒被丢进了赤坂山,看似一颗小石子丢进了大海中一般不起眼,但是他们发挥出的杀伤力却极其惊人。
“大兄,你这话怎么说的呢?”少司很冷的、很冷的斜睨了太司一记。
少司、蛮蛮和风行一字儿坐在旁边的大石板上,直愣愣的盯着雨牧面前的篝火。蛮蛮一边擦着口水,一般低声咕哝着所有的鸡腿都是她的。风行眯着眼暗自发狠,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抢一条鸡腿。
用力拍拍大虎的脑袋,姬昊跳下虎背,用力的拍了一下太司的肩膀:“以后这就是你的坐骑了。快要突破大巫境的黑虎,在山林中奔走的速度不比我们慢,以后会是你的好帮手。”
和普通只知道挥刀乱砍的部族战士不同,巫殿的学徒们,哪怕是水准最差的,起码也精通一门www•hetushu•com杂学。无论是巫药、巫符、巫阵、巫咒,或者是沟通鬼神、驱策毒虫猛兽、驾驭风暴雷雪等等,这让任何一个巫殿的学徒,在实际的破坏力上都相当于十几个甚至百多个同等实力的部族战士。
已然是大巫的实力,但是肉体依旧虚弱得比普通巫人好不到哪里去,少少赶了数百路,太司已经喘得心肝肺子都差点喷了出来。
蛮蛮拎着大锤子,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姬昊身侧,锤头上烈火熊熊,附近的河水骤然沸腾起来。
后方风行一个弹跳,身形带起数十道残影,快速掠到了后方的密林中藏了起来。雨牧哼哼一笑,扛起大铁锅大步向姬昊这边走来,少司轻轻念诵咒语,天空几条极细的白光落下,在姬昊他们头上留下了一枚肉眼难以看清的白色符文。
太司依旧躺在河滩上气喘如牛,但是没一个人多看他一眼,就连少司都懒得搭理自家丢脸到极点的兄长。区区几百里山地而已,连蛮蛮这小丫头和图书都比不上啊!
“太司,太司!”隔着十几丈宽的河流姬昊放声大笑:“给你弄了头坐骑,你看怎么样?挺乖巧的大猫一头哦!”
姬昊放下心来,太司有秘法掌控这头大虎,这就最好不过了。
风行没说话,只是掏出一支箭矢,默不作声的朝着太司的屁股瞄了瞄。
“嗯?”蛮蛮龇牙咧嘴的瞪了太司一眼。
太司‘咯咯’笑着连连点头,满意的绕着大虎一圈一圈的转悠起来。
“吁,吁,稳当点。敢乱跑,直接打死了!”
太司身体哆嗦了一下,急忙举起了双手大叫:“哈哈哈,我们都是自家人,哎,我们都是亲兄弟、亲姐妹,呜呜,你们大家对我太好了,我太感动了!”
“不要动手,我们是人,我们是人,不是恶鬼!”
所以姬昊亲自出手,趁着短暂休息的时间,在山中抓捕了这头实力快要突破到大巫境的猛虎。
加入华胥烈的奇兵营后,这已经是第三天。
树枝摇动,眨眼间数百名妇孺老人踉跄着从树和*图*书林中走了出来。
巫殿的学徒们早已四处分散开,分成了人数不等的小队,渗入了茫茫赤坂山。
突然间,大虎猛地抬起头来,向着河对面的一处林子咆哮了一声。
就说姬昊他们,短短三天时间就击杀了十几支异族的哨探尖兵,杀死了千多个异族奴隶。
姬昊摇摇头,驱动大虎一个起落蹦到了太司身边,庞大的虎躯砸在了河水中,大片水花溅起,喷了太司一头一脸。太司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河水,急忙一把抱住了大虎的脑袋亲热的揉捏起来。
“喝水,畜生,你应该多少能听懂我的话吧?”姬昊再次狠狠的给了大虎一拳头,这头大虎乖巧的趴在了河边,半个脑袋都栽进了河水中,大口吞咽着冰凉的河水。
雨牧很认真的照料着篝火,熊熊篝火下埋了几个泥球,里面裹着几头新打下来的山鸡。这是从姒熙那里学来的烹饪手段,雨牧最近很沉迷于将各种食材用泥球包裹后用大火烧烤。
对面树林里,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惊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