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五章 难民

姬昊手一甩,一根三尺长的黑色骨杖插在了身边泥土中,一道黑气冲起来七八丈高,然后迅速化为一面方圆数丈的图腾战旗迎风摇摆。黑气凝成的旗面上,可见一尊袒露上半身,傲然而立的壮汉虚影。
数百老弱相互搀扶着,在数十个战士的照顾下,慢慢的渡过这条不算宽,也不算湍急的河流。
‘嗖嗖嗖’!
水汽升腾中,一个身躯高大、身披兽皮的壮硕男子带着浑身血迹,拎着一柄精钢大斧大步走了过来,一脚将风行射出的三支箭矢踹成了粉碎。
“他们,也是青狼部的战士?”
姬昊眯着眼,扫过青狼部的那些族人,然后向其中几个战士指了指。
大汉右胸上一条伤口更是狰狞,一条足足有婴孩手臂粗细的黑蜈蚣半截身躯都钻进了他的身体,被截断的蜈蚣身躯还在不断的颤抖蠕动,数十条锋利的蜈蚣爪子撕得他胸口的肌肉都乱糟糟的,可想而知他身体内的内脏被伤成了什么模样。
人族各部都有独特的图腾纹章,和图书唯独傲然屹立在天地之间的人影,这是人族部落联盟共用的图腾。
姬昊眯着眼,聚精会神的打量着这群从北麓逃难来的难民,手持大斧的大汉和几个老人低声商议着什么,几个老人的眼里尽是期盼的神色,而大汉的表情则是极其的为难。
闻到了雨牧做的烤肉味道,这些不懂事的孩子哭喊得越发凶了。
但是恐怖术的威力太大,他们吓得腿都软了,大吼大叫着逃窜了许久,也没能跑出十丈外。
风行射出的箭矢上,铭刻了巫殿特有的‘恐怖术’符文,一旦激发,能够迅速释放出让生灵感到极度恐怖的气息,寻常小巫被恐怖术命中,往往被吓得嘶声尖叫、浑身发软,再也提不起半点力气。
“好厉害的毒蛊!”雨牧在身后喃喃自语道:“不是纯粹的蜈蚣血脉,好像是几种毒蛇和金头大蜈蚣培养出的混血毒蛊。厉害啊,那些异族的毒师,真的厉害啊!”
咬咬牙,大汉从腰带里掏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巫hetushu.com晶递了过来:“我用巫晶,和你们换吃的。”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姬昊拔出了黑石长刀,手指在刀锋上抹过,黑森森带着一抹诡异红光的刀口突然喷出烈火,熊熊火光喷出数丈远近,在河面上切开了一条深深的裂痕。
藏在后方山林中的风行射出三支响箭,准确的擦着河对岸一个老人的脚尖,深深没入了松软的泥地中。兽骨特制的响箭上几枚符文络绎亮起,一缕缕黑烟升腾起来,黑烟中出现了几个狰狞的白骨头颅在‘桀桀’怪笑。
猛的撕开披在身上的兽皮,大汉露出了自己肌肉凸起犹如小山的上半身。雄壮的身躯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伤痕,有刀伤,有剑伤,也有爪子撕扯出的痕迹。所有伤口都在溃烂,更有一些伤口上还有淡淡的黑色、绿色烟雾飘出,显然是中了剧毒。
姬昊毫不客气的接过巫晶,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目光深沉的看着大汉,淡淡的说道:“好说,那些异族造和-图-书孽,同为人族,我们应该多多帮手才是……雨牧,给他们弄点吃的。你们一个金狼部,一个青狼部?”
尖锐的哨子声犹如鹰隼长鸣,撕开了山林的寂静。
一块品级不是很高的巫晶,而且是水属性的。淡淡的蓝色巫晶内,有一层白色的絮状物,显然巫晶中的杂质也不少。整体来说,这是一块中品的巫晶,在蒲阪,大概能值十几个玉币,够一户人家舒舒服服过上好几年的。
河对面的人群骤然大乱,大群妇人、小孩惊慌失措的四处奔跑。
一股邪恶的巫力波动从箭矢上扩散开,迅速笼罩了方圆里许的山林。
“我们来自蒲阪,是人王座下战士。我们奉命巡游山林,猎杀一切异族。”姬昊用图腾战旗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你们来自赤坂山北麓?怎么证明你们的身份?”
渡河的时候,好几个老人、妇人滑倒,幸好刚才和姬昊搭话的大汉和另外几个战士反应得快,一把将他们从河水中捞了起来。
姬昊看到这些难民身上,多多少http://www.hetushu.com少都带着伤,尤其是那些孩子,有好几个孩子背后挨了狠狠一刀,差点没把他们小小的身体砍成了两片。虽然得到了巫医的紧急治疗,这些孩子从死亡线上挣扎了逃了回来,但是血气丧失太多,孩子们的肚子都饿得厉害。
深吸了一口气,姬昊严肃的告诫道:“只能走我指定的这条山谷,如果你们到处乱走,被别的队伍碰到了,会被当做奸细击杀。不要给自己招惹麻烦,尤其你们带了这么多的孩子和女人。”
一路拖泥带水的,数百人渡过了河,一群孩子闻到了雨牧烧烤的野鸡香味,纷纷抽噎着叫嚷起肚子饿。
姬昊看了一眼大汉身上的伤口,沉默了一阵,慢慢的退后了几步:“看到我们身后的山谷了么?顺着这条山谷往前走八百里,有我们人族的一座关卡。在那里,有巫药,有粮食,也有人安排你们去哪里。”
“这位……兄弟。”刚刚的大汉在几个老人期盼的目光中,手足无措的走了过来,结结巴巴的向姬昊行了一礼:“这个和*图*书,我们一路被追杀,根本没空狩猎……我们,能不能……”
大汉吞了一口吐沫,下意识的向篝火的方向看了过去:“是啊,我们是金狼部的战士,我是狼睙。我们村子被攻破了,我们只有几个人逃了出来。他们是青狼部的族人,和我们金狼部是兄弟部族。我们碰到他们被异族追杀,所以联手逃到了这里。”
那些老人、女人和孩子都声嘶力竭的哭喊起来,手持大斧的壮汉气愤得大声吼叫:“怎么证明我们的身份?我们被异族的恶鬼一路追杀来到这里,这可以证明么?”
“我们是金狼部的战士,他们是青狼部的族人。”皮肤上尽是血迹斑斑,就连面孔都有几分模糊的壮汉隔着河厉声吼道:“我们的村子被毁了,只有我们逃了出来。为什么要吓唬我们的女人和孩子?”
手持大斧的大汉喘了一口气,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八百里?不算远……我得找个好巫医,帮我把这条该死的蜈蚣取出来。”
那几个战士纷纷站起来,远远的向姬昊欠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