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章 恶血

“蛮蛮!撤!”姬昊特意向蛮蛮大吼了一声,和姬昊配合默契的鸦公张嘴喷出一道金乌神炎,准确的落在了蛮蛮身上。蛮蛮的身体熊熊燃烧起来,她身上也喷出了黑色的浓烟。
“幽冥,逆行,以命补命!”远远的站在后面的太司深吸一口气,手中骨杖轻轻一挥,刚刚他从几个伽族战士身上吸取来的命气迅速化为几条红光钻进了姬昊几人的身体。
姬昊只觉一股炽热、会红的生命精气从头顶注入,浑身瞬间充满了力量,甚至比平日里的力气还大了几分。体内腐朽的血气疯狂的侵染自身完好的精血,但是有了外来庞大命气的自身,姬昊的生命能量增加了一倍有余,又有金乌神炎不断的灼烧腐化的血气,姬昊此刻的身体机能几乎和巅峰时没什么两样。
他们的主子可是说了,生擒蛮蛮和少司,这些地位低下的奴隶,绝对不会放过讨好自家主子的机会。
血月军团的大队人马正在快速的逼近。
不仅是他和-图-书,就是蛮力绝强的蛮蛮,小脸蛋也变得惨白一片,娇小的身体不自控的颤抖着,红润的嘴唇也变得煞白煞白。腐坏的血气在体内急速扩张,侵蚀经络、攻击巫穴、侵染内脏,甚至还不断的攻击骨骼,拼命的想要钻进骨髓里去。
通体漆黑的大虎并不受虞族青年的重视,他没有受到血咒的攻击。太司坐在他背上后,大虎仰天咆哮一声,撒腿就向树林奔去。一边跑,他还一边甩动着尾巴,将河滩上的鹅卵石打得‘嗖嗖’飞起。
“不知道死活的东西!”雨牧愤怒的咒骂了一声,左手随意的往后面一挥,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
河水中大片水浪飞腾而起,化为淅淅沥沥的雨水倾泻而下。雨水尽是惨绿色,数百奴隶战士根本无力反抗被雨水洒了个遍,就看到他们的皮肉迅速的腐烂,大片绿色毒烟从他们身上腾起,数百奴隶战士齐声惨号着倒在地上挣扎,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融成了脓血和_图_书
“撤!”姬昊当机立断,立刻大吼了一声。
“该死的大猫!”姬昊和雨牧也是撒腿就跑,他们正好跟在大虎的屁股后面。
滚滚火焰从巫穴中喷出,狂暴炽热的金乌神炎带着天生的破邪之力流转全身,艰难的对抗着体内肆虐的腐坏血气。黑色的血气在金红色金乌神炎的灼烧下化为黑色烟雾从毛孔中喷出,姬昊酸软的身体勉强恢复了几分力气。
姬昊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四肢百骸一阵酸麻麻痹,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身后传来可怕的破空声,刚刚拉开长弓的伽族战士连续三十六箭犹如奔雷呼啸射来。姬昊张开双臂,猛地挡在了雨牧的身后,箭矢纷纷落在姬昊的背上,全都被重甲自带的水盾绞碎。
沉重的冲击力让姬昊向前狂奔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他顺势在雨牧肥厚的脊背上推了一把,让雨牧奔跑的速度也凭空增加了数倍。
“姬昊,你从哪里抓来的这么一头……混账畜生http://www.hetushu.com!”雨牧狼狈的扛起大铁锅,飞起来的鹅卵石不断打得铁锅‘叮叮当当’的乱响。
被血月一脉的血咒附身,是极其让人头痛的麻烦。
“我的钱!”河对岸的虞族青年三颗眼珠瞪得老大,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
姬昊咧咧嘴,没吭声,他穿着龟灵赠送的甲胄,那些鹅卵石打在重甲上纷纷粉碎,就连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
曾经有好几个人数在数亿人以上的强盛部族,因为血月一脉的诅咒暗算,血脉之力受到污染,最终血裔断绝。而且和那几个大部族通婚的其他部族,也因为这些血脉诅咒而损失了大半的族人,族里迅速衰败,千年过去都还被血咒的后遗症纠缠着,始终没能恢复元气。
姬昊可是知道,这次来赤坂山战场前,祝融氏可是把几件压箱底的神器都留给了蛮蛮护身。
‘咯咯’一声憋不住的笑声传来,蛮蛮急忙绷紧了小脸蛋,做出了一副极其难受、极其狼狈的模样。拖着两www.hetushu.com柄硕大的锤子‘隆隆’有声的往树林里跑去,蛮蛮大声的叫嚷起来:“快跑,快跑,蛮蛮怎么两腿发软呢?啊呀呀,少司阿姊,快跑!”
身后数百奴隶战士‘叽叽喳喳’的追杀了上来,实力低微的他们欢天喜地的大吼大叫,目光全集中在了蛮蛮和少司的身上。
这条无良的大虎不知道是从哪里学的逃命花招,一边跑还一边乱甩尾巴,甩起来的鹅卵石‘铛铛’有声的打在姬昊和雨牧的身上,虽然不是很痛,但是这也太恶心了。
在他身后,一座大山的山顶上,一面血色的旗帜飞卷而来。
“我,记住你了!”姬昊狠狠的指了指河对岸的虞族青年。他想起了巫殿秘典中记载的,虞族血月一脉的各种秘术。
“冲上去,杀光他们!”虞族青年气急败坏的尖叫着,狠狠的向前一挥手。
“撤?”河对岸的虞族青年大声狞笑:“中了我的血咒,就全都留下来死吧!杀了他们……那两个小女人,给我留下!那个大一点的,是我的和_图_书。那个小一点的,可以卖个好价钱!”
血月,在异族中代表了血脉和黑暗诅咒的力量,是异族三日九月体系中最阴邪、最难缠的一脉。他们的诅咒力量犹如跗骨之蛆极难驱除,而且能够潜伏在人的血脉之中,世世代代的流传下去。
姬昊有金乌神炎护身,天生对各种阴邪之力有极强的抵抗力,但是太司、少司、雨牧、风行都会有麻烦。倒是蛮蛮不需要人担心,普通的血咒,拿现在的蛮蛮还真没什么办法。
正准备伸手掏出祝融氏制作的神符,为自己和同伴们驱散血咒的蛮蛮呆了呆。
他不心痛这些奴隶战士的性命,而是心痛自己的钱袋子——这些奴隶可都是他的私产!数百个巫人境的奴隶啊,被雨牧一把巫毒杀得干干净净,搞不好他这次参战就是完全赔本的买卖。
路过少司的时候,蛮蛮随手将右手的锤子长柄夹在了咯吱窝里,一把拉住了少司,一阵风的窜向了树林。少司则是顺手一把抓住了太司的衣领,随手将他甩到了大虎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