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神弓

姬昊被虞族青年一道血电打飞,身体向后乱撞,正好一头撞在了雨牧肥厚的腰身上。雨牧浑身的肥肉消去了七八成的冲击力,但是姬昊身上肆虐的血色电光没把姬昊怎么样,却电得雨牧死去活来。
这就是一支最普通的,在蒲阪一枚玉币可以买一千支的木箭。箭头是普通精钢打造而成,箭身是用普通铁木削制。但是风行用他那祖传的长弓全力射出一箭后,长弓上无数符文自行加持在箭矢上,将这枚箭矢变成了一击可以洞穿重甲的符文利箭。
树林中,风行再次拉开长弓,一口血喷在了弓弦上。
仅剩的两名伽族战士跪在地上,神色呆滞的看着被击杀的虞族青年。而那些仆兵和奴隶则是面如死灰,一个个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就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干得漂亮!风行!回蒲阪,最好的酒,我请!”
从这两个伽族战士紫铜色的皮肤就看得出来,他们是伽族战士中的大战士,实力堪比巅峰大巫,这种级别的战士价值http://www.hetushu.com极高,平日里想要收服他们可是要付出极大的成本和代价。
他手上自称祖传的神弓,但是平日里看上去粗糙无比,就是一根普通树枝弯成的长弓散发出淡淡的瑰丽光芒,造型古老、淳朴的弓身变得晶莹剔透,犹如最好的美玉雕琢而成。
“再坚持一下!等他们追上来!”姬昊低沉的咕哝着,将手中令牌收了起来。
雨牧则是憨憨的笑道:“残红窟啊?听说他们里面的所有菜肴,都是大巫级的凶兽血肉制成!要去,姬昊你可得连我一起请了。”
“但是,大战当前,我可以赦免你们的死罪……愿意向我效忠么?”这个虞族青年微笑着向跪在地上的两个伽族战士伸出了手:“向我效忠,我赦免你们的罪,向你们提供庇护。而这些下贱的奴仆,他们也能活!”
虞族青年笑得无比灿烂,而其他的虞族青年则是万分嫉妒的看着他!
这一切,伟大的血月作证,m.hetushu•com都是规则允许的事情!
“就一下,就一下下啊!我的肉啊!”雨牧低声哀鸣着,他拍了拍后腰上的伤口,大片碳化的血肉化为黑灰飘了下来,露出了足足有面盆大小的一个伤口。
这种事情,在虞族内部实在是太常见了。不要说他们这些护卫战士和仆兵、奴隶,就算是妻子、儿女,只要一个虞族贵族战死,都会有大量的虞族贵族欢天喜地的去接收他的一切!
“要命!”风行甩了甩手,低声咒骂道:“现在的我,一天最多射出三箭。第四箭,就要命了。”
击穿了虞族青年的甲胄防护,将他的头颅爆开犹如烂西瓜的金色箭矢深深没入地下。无数细小的金色符文从箭矢上不断流散出来,最后一枚金色符文散去后,箭矢变成了一支普普通通的木箭。
平时乍一看去,就好像三根细细的麻丝扭成的弓弦,此刻就好像透明的龙筋,在阳光下反射出淡淡的光芒,而且有一股极其深邃的幽光在弓弦中流动。
hetushu.com着两柄大锤子跑在前面,蹦蹦跳跳犹如跳蚤的蛮蛮兴奋得叫了起来:“好啊,好啊,姬昊请客,我们一起去,一起去!少司,我们一起去吧?残红窟?这名字好有趣!”
树林中,汗流浃背的风行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拳头,咬着牙看着被爆头的虞族青年低声狞笑道:“一个!”
他服下了两颗补充血气的巫药,然后咬着牙继续顺着山谷向前奔跑。雨牧身上的肥肉随着奔跑剧烈的跳动着,腰身后的伤口不断喷出鲜红的肉芽,大量新生皮肉很快就填满了伤口。
姬昊的脸耷拉了下来,一声不吭的往前狂奔。残红窟?他当然知道这鬼地方是干嘛的,嬴云鹏的宝贝侄儿嬴罂就是在残红窟一泻千里暴毙而亡。
百多名虞族精英已经追了上来,来到了刚刚被击杀的虞族青年的身边。他们纷纷喝停了坐骑,带着怪异的微笑看着头颅爆开死无全尸的同伴。
姬昊等人逃得足够快,但是身后追杀上来的血月一脉的大队人马速度更快。
深吸和-图-书了一口气,风行鼓足中气大吼道:“单单有酒可不行!喂,姬昊,你出钱请我去残红窟吧!听说那地方很有趣,我还从没去过呢。”
少司原本就冷清的脸变得越发冰冷,她微微侧头,向树林的方向看了一眼,摇摇头,淡然道:“蛮蛮,不要搭理他们胡说八道。嗯,追上来了?”
‘啪’的一声,木箭炸开,变成了点点灰烬混在了泥土中。
雨牧的皮肤迅速变得惨白一片,嘴唇隐隐泛出黑色,这是精血快速枯槁腐烂的征兆。
“尊贵的大人,我们愿意向您报效全部的忠诚和力量!”两个跪在地上的伽族战士迅速回复了生机活力,他们笑着咧开嘴,就要向招揽自己的虞族青年发出效忠的誓言。
浑身血色的电火花四射,被震得头昏目眩的姬昊仰天大笑,用力的朝着天空挥动了一下拳头。
但是现在嘛,他们效忠的主人战死,他们却还活着,他们已经犯了死罪,任何一个虞族贵族向他们伸出橄榄枝,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牢牢握住。
自己效和*图*书忠的大人战死,如果他们就这样回去,不仅血月一脉的军规要处死他们,被击杀的虞族青年身后的家族也不会放过他们。但是只要有一个虞族的大人愿意向他们提供庇护,愿意接纳他们的效忠,那么一切问题都不成问题!
‘嗤嗤’声中,雨牧腰部一大片皮肉都被烧成了黑炭,细细的血色电光还在拼命的往皮肉里钻,血电引动了原本的血咒,两者结合在一起,爆发出了更加可怕的杀伤力。
姬昊一巴掌拍在了雨牧的身上,一道金乌神炎犹如活物钻进了雨牧的身体。雨牧咬着牙,任凭金乌神炎在体内急速奔涌,所过之处腐朽的血气迅速蒸发,化为黑色烟气从他七窍中喷出。
雨牧双手撑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咒骂着:“从我身上爬起来,混蛋!我的腰,我的肉,唉哟,我的肉啊!”
“按律,你们的主人死了,而你们居然还活着,你们都是死罪。”一名看起来地位最高,身上甲胄也最华丽,在阳光下甲胄犹如灯泡一样反射出大团光晕的虞族青年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