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五章 姜虫爪

木质的、石质的、玉质的、金属质地的,十三个大小不等、造型各异的虫鼎色泽斑斓,犹如毒虫身上的色块。每个虫鼎上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毒虫图案,其中最大的一口有水缸大小的木鼎上,足足雕刻了一万零一种不同的毒虫。
一边吃,姜虫爪一边冷声说道:“你是毕方部的族人?你不知道,当年我离开毕方部的时候曾经说过,毕方部的小崽子敢出现在我面前,就是自己找死么?”
一声脆响,姜恿被打飞了三里多地,一头扎进了一座山崖,半截身躯都没进山崖里。
姜虫爪的身体一僵,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吱吱,吱吱,小乖乖们,马上就有好多好吃的肉了。”姜虫爪温柔的抚摸着面前的虫鼎,惨绿色的双眸里一片浑浊,看不出半点儿人类应有的感情波动。
“几万人啊。”姜虫爪无比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抚摸着常年抚摸变得油光水滑的虫鼎,低声的重复道:“几万人……那些娃娃还真拼命,一下就http://m.hetushu.com带来这么多食物。”
坚硬、锋利的腕足轻松的陷入了姜恿的皮肤,身体只有拇指粗细,但是脑袋却有水缸大小的蜈蚣头对准了姜恿的面门,一股淡淡的腥味喷出,姜恿吓得脸色都变了。
可是血浓于水,尤其是各大部族都最是讲究血脉传承,姜恿觉得,他还是可以在姜虫爪面前说上话的。
姜恿的脸色变得煞白一片,他惊恐的看着姜虫爪,他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说法!
在巫殿,姜虫爪在所有的毒巫中,也是公认的最难招惹的那一小撮人中的一个。
姜恿吓得脸色惨白,他急忙尖叫起来:“老祖饶命,饶命啊!我,我也是……我们毕方部,可是被人欺负惨了。我们,我们的领地,都被割走了一半!”
姜恿站得远远的,他身边站着几个南荒盟的同伴。
毕竟那都是千年前的事情,谁会没事给姜恿说这些显然带着某些见不得人内幕的千年旧事?
活了一千多年,没有妻子,没www.hetushu.com有儿女,也从不和南荒自家出身的本族联系,甚至除了几个打杂的仆役外,连门徒都没有一个,姜虫爪的生命中只有那些生得狰狞可怕、剧毒恐怖的虫子。
“老祖……”姜恿恭谨的问候了一声。
每一面毒蛊旗幡内都藏了何止百亿的虫卵,这些虫卵纷纷潜入地下,若是有人能看透厚厚的石板,就能看到方圆十几里的地下,有厚达百丈的虫卵潜伏!
“做什么?”姜虫爪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冷声喝道:“赶紧在一旁藏起来,等会若是有人冲出虫阵,就该你们出手截杀了。给我磕头,我可没好处给你。”
群山围绕,大致呈圆形,直径十几里的血色石板边,姜虫爪(虫爪两个字合一个字,下同)盘坐在一个黑色的蒲团上,面前一字儿排开了从小到大十三个造型各异的虫鼎。
和他们相距数十丈远,是几个北荒大溟盟的学徒。
“新鲜的,热腾腾的,最甜美的人肉……”眨巴了一下眼睛,姜虫爪‘咯咯’笑了http://m.hetushu.com起来:“嗯,不算是人肉,是恶鬼肉。所以,口感可能不是很好,但是起码份量足够。”
一条拇指粗细,但是有三丈多长,体型比例极其悬殊,而且生了一千多条尖锐腕足的漆黑蜈蚣突然从姜虫爪袖子里飞出,一圈一圈的缠在了姜恿的身上。
这等场景,足以让一些害怕虫子的人发疯!
“老祖……您……”
所以犹豫了一阵后,姜恿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姜虫爪身后,恭谨的跪在地上,向姜虫爪磕了几个头。姜恿的动作很虔诚,用的力气也很大,所以脑袋撞得地面‘咚咚’直响,还把坚硬的石板撞出了一个小窟窿。
姜恿惊骇的看着姜虫爪,他真没想到,姜虫爪居然能如此睿智的,直指事情真相。
姜虫爪垂下眼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天,然后一巴掌抽在了姜恿的脸上。
只有姜恿目光闪烁的看着姜虫爪,他知道,姜虫爪出身毕方部,是他的族人。但是大概一千年前,姜虫爪就离开了毕方部,而且再也没有http://www.hetushu.com回去南荒。
“近了,近了,就要到了!”姜虫爪低声的咕哝着,一片淡淡的雾霭升起,将他和身后的巫殿学徒全部包裹了起来。
过了一阵子,姜虫爪眯着眼,淡淡的说道:“毕方部的领地,和我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有趣,在南荒,还有人敢招惹我们毕方部?嗯,你现在来找我,难不成,招惹毕方部的人,就在前面诱敌的那几个小娃娃里面?你想要我出手,为你们报复?”
“老祖……”姜恿不知道好歹的又叫了一声。
“谁是你家老祖?”姜虫爪‘咯咯’笑着,转过身来轻蔑的向姜恿扫了一眼。冷哼了几声,姜虫爪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拇指大小,白皙细嫩几乎半透明的虫蛹,津津有味的好像吃蚕豆一样塞进嘴里酣畅淋漓的大口咀嚼着。
他们敬畏的看着姜虫爪在那里布置虫阵,同时低声的交流着姜虫爪的丰功伟绩。残酷的手段,怪异的性格,六亲不认的做派,这让姜虫爪在巫殿简直就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数十名巫殿学徒手持姜虫爪炼制的http://www.hetushu.com毒蛊旗幡,按照姜虫爪事先划定的方位在石板边缘快步疾走。他们一边奔走,一边挥动旗幡,黑气升腾的旗幡上无数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虫卵飞起,犹如倾盆大雨一般落在石板上,然后无声无息的融入了石板中。
尤其是五十年前,姜虫爪花费了极大代价,在巫殿的帮助下,击杀了一头万年蛊母,将那头蛊母的精魂炼化寄生在自己体内后,姜虫爪就变得越发的孤僻、怪异,更没有人愿意和他亲近了。
“你们平日里在巫殿撞见我,我就当做不认识,也就不说什么。”姜虫爪将一把虫蛹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掏出一把很是享受的吃了起来:“但是你今天专门来找我……不杀你,似乎有点对不起我当年说过的话。”
但是对姜虫爪而言,这种场景实在是最美妙不过了。而且这一切都是这样的简单——一群忙着送死的蠢货急匆匆的闯了过来,然后被突然孵化的无数毒虫包围,数以千亿记的毒蛊一拥而上,将这些人啃得干干净净,一点儿骨头渣子都不剩下,这场景简直太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