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一章 传送

帝刹抬起右手,在心口按了一下,向那虞族男子行了一礼:“帝殁,多谢你的增援。其实,你不用着急来援救我,这些野蛮的土著根本无法战败我,我正在酝酿反击!”
两股强大的力量合力,虚空一阵扭曲,数万名全副武装的虞族、伽族战士凭空冒出。
三座血月神塔悬浮在战场上空,随后三道血光闪过,又是一支虞族军团出现在战场上。
帝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向帝殁点了点头:“很公平合理。那条魔冷钨矿,是你的了……你下个月生日?这就当做我的生日礼物吧。”
四方军队合围,帝刹军团已经被包围在一个小小的,大概长宽不到三十里的狭窄区域内。
地面上血色阵图喷出大片光焰,血光中数万条身影冉冉浮现。帝刹身边的血月神塔喷出一抹强光,那数万条缓慢浮现的身影中,同样一道血光涌出,迅速和帝刹身边血月神塔的血光融为一体。
这一次传送过来的虞族军hetushu.com团,赫然由一位生得秀美绝伦的虞族少女统辖。
帝殁大笑着一挥手,他麾下数万精锐迅速离开阵法,随后两座血月神塔同时剧烈的颤抖起来。两条血光涌出,这一次比刚才耗费的时间少了许多,又是数万异族精锐通过地上的法阵传送了过来。
但是刚刚向着东边跑出没有几步,这些大家族子弟突然醒悟,最早他们就是从东边溃散的。眼看着无数雷兽呼啸着奔驰而来,这些人终于回过神来,他们嘶声哀求着,向血月神塔的方向逃去。
一道血光直冲高空,然后急速的倒转射回,狠狠的轰在了神塔旁的空地上。
只有北边战斗力超群、肉体强横无比的夸父族人天生只有一根筋,他们依旧‘哼哧哼哧’的挥动着大棒子,犹如打田鼠一样敲打着面前的敌人,毫不畏惧的向帝刹中军方向逼近。
虚空震荡,大地隐隐颤抖着,东边奔驰而来的雷泽部战士小心的喝住www.hetushu•com了坐骑。
带着军旗早做准备?帝刹厌恶的向平日里很是受他看重的将领望了一眼:“要我丢下麾下的战士逃命?这种事情……嗯?”
前来捞军功的大家族子弟已经被打得晕头转向,他们哭天喊地的在护卫们的簇拥下,从包围圈的东边跑到西边,结果巨蟒们一通毒液喷洒,吓得他们狼狈的向北边逃跑。
雨牧大笑一声,大片雨云腾空而起,覆盖住了方圆数里,淡绿色的雨水倾泻而下,剧毒裹在雨水中,数千名仆兵和奴隶哀嚎着倒在了地上,于是这些人又向东边逃窜。
箭矢如雨,雷霆如潮,巨蟒喷吐的毒液犹如洪水,夸父族人投掷的巨石好像天崩,四面八方不断落下的攻击打得帝刹军团溃不成军。
帝刹目瞪口呆的站在神塔塔座上,嘴角疯狂的抽搐着,三只眼睛无神的看着四周。
帝刹看着帝殁,同样笑了。
“帝挲,你能来,我很高兴!”帝刹向新来的虞和_图_书族军团将领行了一礼。
又是一座血月神塔出现在半空中,两座血月神塔同时喷出强烈的血光,站在新来的那座神塔塔基上的虞族将领淡然笑着向帝刹点了点头:“帝刹,你这里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
三十里,最弱的大巫箭手,他们的箭矢都能轻松射出三十里地。
三十里,代表四方合围的军队,任何一边都能对整个包围圈内的敌人进行全盘打击。
帝刹毫不怀疑,他麾下的战士个个都是精锐,个个都是勇士,面对哪怕十倍的土著军队,他也能一战胜之。但是今天,短短两三个时辰,他麾下大军居然溃散如斯。
西边的那些来自北荒的巫祭们,也小心翼翼的让坐下大蟒停下了进攻,所有人都谨慎的看着血光涌动的血月神塔。
四个方向不断有逃兵窜回来,他们嘶声怒吼着,将那些仆兵和奴隶驱赶到了外围替他们挡刀,他们竭尽全力的冲向血月神塔,极力的让自己距离血月神塔更近一m.hetushu.com些。
“帝刹,以后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秀沫儿小姐身边。”帝挲温和的向帝刹还了一礼:“毕竟,你是有婚约的人了。秀沫儿小姐,有我的关爱就足够了。”
血月神塔上一抹血光急速的游走起来,四周空气中,突然有大片的涟漪荡漾开。帝刹的脸色骤然变得好看了许多,他再次恢复了原本镇定自若的表情,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大块大块的巫晶不断从他上涌出,迅速被血月神塔吞噬一空。
“很好,既然你在酝酿反击,那么不介意我来帮你增加一点反击的力量?”帝殁笑着向帝刹看了一眼:“大家都是同族兄弟,你把你领地中的那条魔冷钨矿给我就行。”
一道道血光四散奔涌,伴随着可怕的轰鸣声,强劲的血月之力在地面上雕刻出了一副直径数里的硕大阵图。阵图的符文深入地面的石板有足足丈许深,一笔一划犹如天成,符文中充斥着粘稠如血的红光。
这支血月军团他刚刚接手不到m.hetushu.com三年,和其他的老资历的精锐军团相比,他的这支军团在装备和战斗经验上,都比不过那些享有盛誉的老军团。但是不管怎样,新编军团也好,毕竟是血月一脉的常备军。
帝殁摊开双手,哑然一笑。
“很公平合理。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秀沫儿身边。”帝刹松了一口气,帝挲提出的条件,可比帝殁优厚多了。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同是帝氏一族的兄弟,帝刹和帝挲之间的血缘关系可比帝殁亲近许多。
两人心知肚明,他们是尊贵的虞族贵族,而且是帝氏一族中血统最高贵的那一支族人。他们哪怕是战败被杀,他们也会选择一个最‘优美、最有体面’的死亡姿势。想要一个虞族贵族承认自己的失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北面,夸父族人的大棒子狠狠砸死了几个,这些人又哭声震天的向姬昊这边跑来。
“大人,我们,挡不住了。”一名心腹将领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还请您带着军旗……早做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