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箭

箭矢轻巧的钉在了草人的……小腹下三寸最尴尬的位置。
七个草棚正中,用数十头凶兽体内抽取的骨骼搭建了一个小小的祭坛。
“为了胜利,干杯!”帝刹举起酒杯,大声欢笑。
‘啪’的一下,在姬昊、蛮蛮、少司、雨牧、风行五人期盼的目光中,这一箭射歪了。
大殿内不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笑声,虽然只是暂时逼退了人族大军,但是在骄狂成性的异族看来,这就是获取最终胜利的征兆。四支血月军团合兵一处,人族军队根本不可能抵挡他们的进攻。
太司白日里亲手编制了一个精巧的草人,六尺多高的草人被端端正正的放在祭坛正中,胸口挂着一枚黑色的玉片,上面用扭曲的异体古篆书写了‘俱琇’二字。
当她看到三人对钉头七箭书都无动于衷后,少司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温柔了许多。
小岛上,太司小心的拉开了钉头七箭书那张小弓,轻轻的对着祭坛上的草人射了一箭。
太司转过身,www•hetushu•com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姬昊,冷漠无情的眸子让姬昊浑身一阵阵的发冷。
姬昊觉得牙齿一阵阵的发酸,这些年,太司、少司兄妹两,在巫殿很是受到一些人的欺负和针对。如果他们知道太司除了一身歹毒狠戾的巫咒手段,还随身带着钉头七箭书这种世间最阴狠毒辣的玩意儿,那些南荒盟、大溟盟的蠢货,还敢招惹这一对兄妹?
“干杯!”所有虞族、伽族的将领纷纷举杯痛饮,有些兴致激昂的伽族将领干脆脱去了甲胄,撕开了衣衫,袒露出了青铜色的雄壮胸膛大声欢呼。
“嘻嘻,就是越残酷无情越好是吧?姬昊,你和我有同样的爱好啊!”太司的眸子里一抹极其阴冷残酷的幽光闪过,他兴奋得转过身,慢慢翻开了放在祭坛上的黑色小册子。
虞朝的都城在良渚,都城的防御力惊人,就算是数千巫帝联手,都不可能攻破良渚的城防。这座金属城池居然达到了良渚主城http://m.hetushu•com防御力的百分之一,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巫晶,这座城池起码能够无视巫王的进攻,任凭人族调动多少巫王,只要囤积的巫晶足够,这座城池就不会被攻破。
饶是姬昊胆大,也被太司的这种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
此刻的太司,已经好像变成了另外一种生命。一种恒古以来一直存在,和天地之间某种可怕的法则相互依存,永生永世不会消泯,超然物外却又冷漠无情的生灵。
一队队衣衫单薄的人族少女惊恐的看着这些异族恶鬼,在几个异族奴隶的呵斥下,端着精金美玉制成的托盘,不断将大量的美食美酒送入大殿中。
帝刹军营中,金属城池正中一座陈设奢华的殿堂内,帝刹、帝挲、帝殁、俱琇四人高坐在大殿正中,四周簇拥着大群虞族和伽族的精英将领。
“钉头七箭书啊……上辈子看到这名字,还是在神话故事里。可没想到,居然见到本尊了。能够让石剑都悲鸣恐惧的hetushu.com古怪玩意儿,这钉头七箭书,应该是天地神器,甚至有可能是,开天辟地功德灵宝?”
包括帝刹在内,众多虞族、伽族的将领纷纷惊呼不止。
姬昊打了个寒战,看着浑身都带着一层名之为‘变态狂人’光环的太司,小心的说道:“为了激怒帝刹他们,同时引发他们的相互猜忌,手段可以狠辣一点,过程可以长一点,痛苦可以多一点,模样可以凄惨一点,总之……”
在草人的身体内,寻常人脊椎骨的地方,一支精巧的符文箭矢端端正正的插在那里。这支箭矢是俱琇用来攻击姬昊的符文箭,上面附着了她的一丝气息,现在这一丝气息就成了太司做法的媒介。
“好东西啊!”帝刹看着帝殁,很是嫉妒的咧了咧嘴。五百年的积蓄?真是……混账东西!
少司的脸变得铁青一片,一只手下意识的握住了蛮蛮手中的锤柄。
岛心部位,一块亩许大小的芦苇荡被清空,露出了黑黝黝的泥土。空地上用芦苇搭http://m.hetushu•com建了七个草棚,组成了一座小小的军营模样。每个草棚中,都点亮了一盏青铜灯,灯火摇曳,惨绿色的灯光照得整个小岛都绿油油的犹如鬼蜮。
姬昊裹着一条黑色的长袍,双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太司依法施为。
相距不到三丈,太司这家伙居然射偏了!
“只要有我的城池在,那些孱弱的土著生物,别想攻破我们的城防!”帝殁得意洋洋的吹嘘着:“这可是我整整积攒了五百年的积蓄,才从那些脩族的吸血鬼手上弄来的宝贝,这座战堡的防御力,足足达到了良渚主城的百分之一!”
金属城池,大殿中,满脸是笑的俱琇突然一声惨嚎,双手捂着小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重重的摔倒在地乱滚乱翻。
“原本,最好要有被咒之人的生辰八字,有他们的一缕头发或者一滴精血就最好。但是,钉头七箭书是我族祖传,用来镇压族运的重宝,有一缕气息都好。这名字什么的,只是省点力气。”
少司静静的站在一旁,眯着眼http://m.hetushu.com观察着姬昊、雨牧、风行三人最细小的表情变化。
“有一缕气息就好。”太司穿着一身怪异的黑色袍子,两个眼珠彻底变成了漆黑色,手中骨杖不断发出‘嘤嘤’哭泣声,听着人心里一阵阵的阴冷难受。
‘呼啦啦’一声,无数黑色的书页飞起,书页相互拼凑,渐渐的拼成了一副巨大的黑色画卷,慢慢的将祭坛上的草人包裹了进去。
太司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咯咯’笑道:“嗯,让我想想,是让她怎么死呢?长痛还是短痛?是千刀万剐,还是一刀毙命,或者……啧啧,可以选的死法太多了!”
人族联军总营东北方,两条大河交汇的地方,河心凸起了一个方圆万亩的冲积岛屿。
小岛上草木丰美,有大量的水鸟在此筑巢。漫天星光笼罩中,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芦苇中,无数硕大的鸟巢里,雏鸟正哆哆嗦嗦的拍打着翅膀,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嬉戏。
太司吓得哆嗦了一下,急忙捡回箭矢,仔细的瞄准了一阵子,这才小心翼翼的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