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两箭

一串古老的咒语悄然出口,太司拎着弓箭,瞅准了祭坛上的草人,轻轻的又是一箭射了过去。
但是俱琇身上的玉符没有任何变化,这就代表着,她的确没有被巫咒攻击。
当然,俱琇和帝刹是有婚约的,这份婚约在十年前才确定下来,这也是帝刹能够甩开血牙团,回到良渚掌控一支血月军团的主因,两人的婚约当中,还纠缠了很多复杂的利益条款。
但是这些玉符和帝刹他们心神相通,更蕴藏了一缕来自他们膜拜的血月的神力。对各种巫毒、诅咒,以及来自灵魂层面的精神攻击,都有着极强的防御力。
两名头发斑白,带着几分苍老之态的脩族老人快步走了上来。他们手指迅速在俱琇的手腕、脖颈和眉心竖目附近按了按,又用几种精巧的器具放出细微光芒,在俱琇全身滚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
就以诅咒为例,如果有人对他们施加诅咒,那么玉符就会亮起刺目的血光,而且会急速的变和-图-书烫,他们身体会被一层血光覆盖,第一时间为他们削弱诅咒的杀伤力,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应付敌人接踵而来的手段。
“也有可能,是巫咒攻击的力量,超过了……”帝殁低沉的咕哝了一句。
血色玉符散发出淡淡光芒,玉符上精巧的符文不断有一丝丝血光流动,不断有细微的法力波动涌出。
原本生得风华绝代的绝艳女子,此刻因为剧痛,痛得脸色发青。面孔肌肉痉挛,俱琇眉心竖目凸起来有一寸多高,眼珠差点从眼眶里跳出来,四周眼眶青筋密布,血管膨胀得有小手指粗细。
鲜血不断流淌出来,在场所有异族高层悚然倒抽了一口气。
帝刹、帝挲、帝殁都下意识的在自己身上某处按了按,这枚血色玉符,他们人人都有,是他们自幼就随身佩戴,每年都要用本命精血淬炼的护身宝物。
帝殁同样抚摸着光洁溜溜的脸蛋,很是深沉的补了一刀:“但是万事都有可能,http://m•hetushu•com俱琇很少和我们血月一脉的年轻人交往,但是在衍月一脉……你们都知道的,俱琇对于各种知识、能量的转化方面很感兴趣。”
一个女人,一个实力强劲,在上下阶层极其森严的虞族能够成为一个军团统领的女人,她的身体早就百病不生。疾病不可能让一个女人突然肚子痛得昏厥过去,那么问题来了……有些特殊的生理状况,是会带来无法容忍的剧痛,但是……
风流韵事,这本来就是虞族贵族必不可少的生活乐趣,是他们漫长生命中必不可少的调味料。
看似小巧的玉符,对于各种物理攻击没有任何防御力,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巫人都能一把将它们捏碎。
帝刹怨恨的看了两人一眼,他当然知道两人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虞族贵族的生活作风么,这些事情也不用这两个混蛋提醒他,毕竟帝刹自己也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清白男子’!
“那是在我们的故乡,伟www.hetushu.com大的血月高悬空中,万知万能……但是现在,我们可是在……”帝殁很不服气的辩解了一句。
大殿上,俱琇硬生生痛得昏厥过去。
“胡说八道,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避开伟大至高的血月的注视。”帝挲低沉的说道:“在至高的血月面前,没有任何邪恶的力量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我们。”
太司得意洋洋的举起弓箭,冷声说道:“那就二十一天吧。”
小岛上,姬昊等人无语的看着太司。
大殿中,昏厥过去的俱琇突然瞪大了眼睛,三颗眼珠同时凸起来一寸多高,眼眶旁青色的血管一根根的凸起,她的左手骤然怪异的扭曲了起来,伴随着‘咔嚓’一声响,众目睽睽之下,她的左手小手指突然齐根断裂。
这一箭射的位置太龌龊、太下流,究竟是这家伙有意的,还是他的箭术太差,一下子射到了那尴尬的位置?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姬昊用力的揉搓了一下面孔:“这钉头七箭书,是怎么说来和-图-书着?”
太司拎着小小的弓箭,干笑道:“每天射她七箭,削掉她一部分的生命精气。七天也好,十四天也好,二十一天也好,最长能够拖延到三百四十三天,让人受尽痛苦而死。”
“护身玉符没有任何异兆,的确没有受到任何外力攻击。”一名虞族少女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沉声道:“两位大医没说错,俱琇大人没有被人诅咒,也没有中毒。”
帝挲和帝殁的脸色同时变得极其的微妙,他们飞快的向帝刹望了一眼。
两个虞族少女搀扶起俱琇,将她放在了大殿正中的一张大椅上。她们小心翼翼的解开俱琇华美的战甲,从贴身的小衣里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精巧玉符。
帝挲摸了摸光洁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没听说俱琇有什么异性的好友。在这方面,俱琇还是很清白的。”
姬昊点了点头:“不要太长,也不要太短,二十一天恰恰好。”
“怎么回事?”帝刹厉声咆哮了一嗓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婚约www.hetushu.com是存在的。如果有人在两人履行婚约之前,就提前采摘了俱琇这颗新鲜青嫩的小果实,以帝刹的身份和地位,以帝刹所属的家族的尊贵地位,他是不能无动于衷的。
帝刹和帝挲同时用危险的目光看向了帝殁:“闭嘴,伟大至高的血月的力量照耀周天,无论我们身处何方,我们都时刻受到血月之力的庇护。”
帝殁的脸色骤然有点发白,他很不自然的强笑了起来:“是的,伟大至高的血月之力随时随地的笼罩我们。随时随地的给我们庇护……那么,俱琇她究竟是怎么了?嗯,她小腹痛?这是?”
一个脩族老人五只眼眸同时张开,森森眼眸中血光闪烁,很是不解的说道:“俱琇大人全身气血平和,没有任何的毛病。没有中毒和中了巫咒的迹象。”
这一箭倒是没射偏,险而又险的射在了草人身上。但是也不知道太司的箭术到底是跟谁学的,六尺多高的一个草人放在那里,他在三丈外开弓,居然射在了草人的左手指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