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九章 收徒

一边走,他一边无比得意的笑着:“嘿嘿,能收到得意的徒弟,真正是赏心悦目呀。”
卷起袖子,露出两条白皙的手臂,红袍青年掏出一个紫色的葫芦,带着满脸的纠结和郁闷,龇牙咧嘴的拔出塞子,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美酒。他按捺不住,又喝了一口,然后再一口。九口之后,葫芦里的美酒又是一滴都没剩下。
红袍青年笑得好像一朵花儿,他摇头晃脑的说道:“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啊,估计为师在这里要多混一段时间,等赤坂山这场打过了,为师才能回去……嗯,见到能酿酒的好材料,多收集一点,这次为师一定要和你们大师伯论一个高低胜负,哪怕打破他的道场,也要他多酿一些酒出来。”
可怜烛龙晷……在蒲阪,就算帝舜都要对他客气七八分,在当今人族算是最德高望重的长老级人物,硬是被红袍青年一拳打得昏厥过去。以烛龙部传承的烛龙血脉,烛龙晷的身体强度在人族也是有数的顶尖存在,居然m.hetushu.com连抽都没抽一下,就被拍晕在河边的淤泥里。
“好苗子啊,好材料,真是好材料。带回去好好教训几年,人族又要多一个了不起的少年英雄了。咯咯,到时候老夫要看那些小鬼,一个个眼珠都要吓得掉出来吧?”
河心孤岛,绿油油的灯火笼罩了万亩大小的范围。森森阴气冲天而起,整个岛屿都好像被绿光和四周的正常虚空隔绝,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世界。
笑了几声,红袍青年身体一晃,身上红色长袍变成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粗麻布长衫,背着双手摇摇摆摆的踏着河水,向姬昊等人所在的小岛走了过去。
龟灵悄然出现在红袍青年身后,她轻声笑道:“师尊,这几个娃娃都极好的。”
怪笑一声,红袍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登门打脸吧,他们能怎么的?只是你这小师弟还是太弱了一些,为师得多照护着。他身上有几件巫宝很不错,但是他现在无法驱动,这怎么能行?”http://m.hetushu.com
堂堂巫殿资历最深的长老,蒲阪人王座下资历最老的大臣,人族万族中最神秘、最古老的烛龙部的大巫祭,烛龙晷居然硬是没感受到自己身后突然多了一个头。
红袍青年的脸一阵阵的抽搐,他咬着牙低声骂道:“好,当然好,但是,只能收一个!那一对儿兄妹,是幽冥一族的子嗣,收不得;那怪力小女娃娃,是火神、木神一脉的子嗣,收不得;那胖子,是上古瘟神、雨神的后裔,也收不得……”
“啊,大哥真正懒散,这次回去,一定要砸翻他的丹炉,逼他多酿几洞好酒!”红袍青年很是憋屈的仰面看着天空:“贫道爱喝酒也就罢了,还有一群徒弟,个个都是酒鬼一般……大哥不多酿点酒,到时候召集门人讲道,都没东西打发他们!”
沙洲上的鸟巢中,雏鸟紧紧的蜷缩在父母的羽翼下,不敢有丝毫的动弹。源自生灵最深处的本能,它们察觉有一种极其可怕的存在就在它们身旁。
烛龙晷hetushu.com披着一件茅草制成的蓑衣,蹑手蹑脚好像做贼的从山林中走了出来,鬼鬼祟祟的摸到了河边一处芦苇荡中,透过摇曳的芦苇偷窥着小岛上的动静。那森森绿光,让烛龙晷看得是眉飞色舞,进而不由自主的手舞足蹈,差点没笑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红袍青年苦笑道:“最后那个娃娃……血脉上,勉强能收,半人半神的血脉,倒也没违逆当年天柱之巅我们签署的那份东西。但是,他身上有那柄弓在,因果太重,收不得。”
“小鬼东西,天下敢和贫道抢弟子的人,呵呵……哪个不怕死的,只管来抢就是。”
龟灵的脸抽了抽,恭谨的说道:“自然是师尊施展逆天手段,帮小师弟一把了。”
“哎,哎哎,六个娃娃都是极好的,可惜,只能收一个。”红袍青年的眸子仔仔细细的向姬昊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说道:“来历干干净净,纯粹的人族血脉,没有前世因果,不是什么大能转世而成,在人族也没有什么高官厚职,正好和*图*书是我的好徒弟。”
随手把长剑塞进袖子里,红袍青年的嘴角微微勾起,两只手悄然按在了烛龙晷的肩膀上,然后狠狠的将他一把按在了河边淤泥里,‘咚’的一拳砸下。
他依旧透过摇曳的芦苇,‘咯咯’轻笑着岛屿上太司设坛做法的每一个动作。
红袍青年已经举起了一柄奇光闪耀的长剑,正准备从背后劈烛龙晷一剑。猛不丁的听到烛龙晷的自言自语,他眉心的一缕杀气顿时悄然消散。
‘咯咯’一笑,红袍青年露出两排雪白的大牙,他的牙齿极其的清澈莹白,犹如镜子一样,反射出了漫天绚丽的星光。他悠悠说道:“刚刚忍不住,手贱了一下,劈了一个死不要脸的老鬼一朵莲花,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又劈了那帝释阎罗的宝座,这等于是登门打脸了。”
“咳咳,龟灵啊,把那老家伙丢远一点。和为师抢徒弟,反了他的!”
舔了舔舌头,红袍青年将空荡荡的酒葫芦在河里打了半葫芦河水,仔细的晃了晃葫芦,将最后一点酒水都用和_图_书河水荡干净了,往嘴里又倒了两口,整张脸顿时抽成了一团。
隐隐的,红袍青年的眸子里有天地开辟的恐怖景象出现,地水火风呼啸肆虐,空间、时间逐次衍生,清气上升、浊气下沉,无边的造化之气中,隐隐可见一尊巨大的人影一闪而过。
双眸中的洪荒景象逐渐消散,满天星光倒影在红袍青年眼里,他笑着向龟灵说道:“去吧,去吧,你们忙你们的去。难得碰到一个为师感兴趣的娃娃,这赤坂山大战纷纷的,我怕有不要脸的混账东西出手伤了他,所以呢,跟在他身边照护一阵子。”
轻叹了一声,红袍道人眯着眼,站在芦苇荡里仔细的打量起岛心站着的六个青年。
正开心的时候,前两天在九天罡风中,藏在罡风气眼内观战的红袍青年悄无声息的,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烛龙晷身后。
说到雨牧的时候,红袍青年的整个脸都剧烈的抽动了一下:“真正不是个人也……瘟神和雨神的血脉,怎么会混在一起的?这天南地北的,他们怎么凑合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