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三章 传法

在长袍的袍袖、衣摆上,九十九头金色的三足乌鸦凌空飞舞,出自禹馀道人之手,九十九头三足金乌犹如活物,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他们身上每一根羽毛上最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九十九头三足金乌则是一念发动,立刻能化为九十九柄烈焰飞剑腾空扑杀,这些烈焰飞剑内蕴先天金乌神炎,威力极其的可怕。
虽然拜禹馀道人为师,还是有点莫名其妙、突兀到来的意味,但是禹馀道人对自己可真是没得说,姬昊已经开始在内心接受这个自动找上门来的师尊。
手指一点,黑石长刀粉碎,化为丝丝火光被石剑吞噬,禹馀道人又掏出了十八颗拳头大小通体火光炽烈的宝珠,一掌拍成粉碎后,将红色的粉尘细细的洒在了石剑上。
姬昊死死抓着《禹馀阵解》,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同样到了生死关头,你逼不得已,可以出发为师留下的禁制,他就能发挥出全部的威能保你不死。”禹馀道人很认真的叮嘱姬昊:hetushu.com“但是切莫将为师一番爱惜之心,当做你横行无忌的底气。若是你依仗为师给你的宝物,做了某些无法无天的事情,休怪为师教训你。”
大笑一声,禹馀道人手一指,耗费了燚枪、金乌甲、火羽靴和数十件珍稀材料炼制而成的宝物腾空而起,绕着姬昊盘旋九周后,突然化为丝丝火光萦绕,迅速附着在了姬昊身上。
“这剑本质极佳,为师用十八颗先天纯阳乾火珠激发他的灵性,为他铸造了灵神本体,如今才有了几分气象。”禹馀道人满意的笑道:“为师收徒,可不能太寒酸,这柄剑,现在才勉强配得上为师的徒儿。”
“所以啊,姬昊,好生参悟吧。为师在这里多待几天,好生的点拨点拨你!”
禹馀道人亲自编录的阵法典籍……这是前世道藏中彻底失传的无上秘典啊!
蓦然的,禹馀道人的眼角眉梢有极其可怕的天地威压呼啸涌出,姬昊浑身一震,‘咚’的一下跪倒在地,好hetushu.com似灭顶之灾就在眼前,浑身都冒出了无数冷汗。
“为师阵法之道,在诸般法门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能耐,其中包容万象,你若是能以阵入道,依旧能直达天地至理,毕竟这天地实则就是一座无上大阵。”
禹馀道人皱眉看了看姬昊,随后一勾手指,龟灵所赐的重甲就从他眉心飞了出来。
“嗯!”禹馀道人满意的笑了笑,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姬昊一阵,笑着说道:“混元太阳幡也好,这件金乌烈焰袍也好,你现在都能发挥其中的妙用,比起那三件能看不能用的巫宝,是强出太多了。”
姬昊清楚地感知到,石剑内有一个脆弱的灵魂诞生了,而且这个空白脆弱的灵智和自己无比的亲近、信赖,一如自己小时候在鸦公的背上打滚时,自己和鸦公之间的那种感觉。
“弟子,不敢!”无边无际的天地威压呼啸而来,姬昊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这就好像天地之间掀起的足以摧毁百万里方圆的雷霆飓m•hetushu.com风,而他只是飓风前的一只蝼蚁,连反抗的心思都荡然无存。
“所以,为师和你约法三章,混元太阳幡不到生死关头,不得轻易使用。”
眸子里地水火风变幻不定,禹馀道人深深的向姬昊望了一眼,然后笑道:“还有这柄石刀……模样生得难看,威力也弱得可怜,留着也无意义。”
“而这金乌烈焰袍,为师给你下了禁制,平日里,他只能给你增加和你自身修为相当的防御,你的修为深湛了,他的威力也就水涨船高,随着你的修为节节升高。”
“好在,这是你龟灵师姐本体甲壳所化,所以天生一缕灵性极其强大,将其炼入这件宝物中,倒也省去了你苦苦温养滋生灵智的麻烦。”
“嗯,为师的眼光不会错,你是一个好娃娃。”禹馀道人欣然收起了天地威压,笑呵呵的举起酒葫芦又喝了一口。吧嗒吧嗒嘴,低声骂了一句‘懒散的老货’之后,禹馀道人眯了眯眼,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卷紫色封皮的册子,上面书了‘m.hetushu•com禹馀阵解’四个金色古篆。
“但是呢,为师可不愿你时刻借助外物欺压人。”禹馀道人很严肃的看着姬昊说道:“若是为师愿意,随意赐给你两件先天至宝,你现在就有诛杀巫帝的能耐。但是那究竟不是你自己的本事,水中月、镜中花,看着美轮美奂,终究不得长久。”
姬昊清晰的感知到,九十九头金乌和这长袍浑然一体,却又自成一个体系。红色长袍兼有了金乌甲和火羽靴的威力,拥有极强的防御力,同时还能极大的增加姬昊流光火翼的遁法速度。
“来,来,来,既然入了为师门下,为师自然要传你一些好东西。”禹馀道人兴奋的将《禹馀阵解》放在了姬昊手上,殷切的看着他说道:“你的几个师兄师姐,为师自有其他法门传授,唯独这阵法之道,是为师这些年才整理成册,尚未传授给门人的。”
“你龟灵师姐也是一番好意,但是她本性水属,你却是火行巫力,穿上着甲胄,你自身战力起码削弱五成。只是这龟壳倒也结http://m.hetushu.com实,你杀不了人,人家也奈何你不得。”禹馀道人谈笑了一句,手指一点,重甲顿时崩解,化为一缕盈盈光烟被那团火光吞噬。
‘亢~昂~’一声龙吟,一条火龙虚影从剑柄盘旋而起,围绕着石剑盘绕了九圈,龙尾勾在了剑柄上,龙头则是隐入了剑尖中。等禹馀道人停下手的时候,石剑已经变成了金红色,剑身上一条火龙盘旋,剑锋上隐隐有细细的紫烟火光不断喷出。
这是一件看上去轻巧纤薄,简直犹如蝉翼一样柔弱的红色长袍。赤红色的长袍宽达飘逸,边缘有一丝丝的火焰纹路不时闪烁,看上去神奇瑰丽到了极点。
一团灿灿火光悬浮在姬昊面前,散发出温柔的暖意,再也没有原本巫帝巫宝那样张狂肆虐的热力奔涌而出。
“多谢师尊!”姬昊感受着金乌长袍中浩瀚如海的莫测威能,由衷感激的向禹馀道人叩拜行了一礼。
手指再次一勾,石剑和黑石长刀同时从姬昊眉心飞出,禹馀道人向石剑看了一眼,淡然笑道:“嗯,总还算一件不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