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七章 斗咒

沙岛的芦苇荡里有怪异的‘桀桀’、‘吱吱’声传来,好似有无数的鬼物在芦苇荡里穿行。灰色的,好像稀薄的蜘蛛网一样的灰色雾气带着一种腐朽、腐败的气息,慢慢的从地下钻出,随着阴风的飘荡迅速布满整个沙岛。
绿光向四周扫了一眼,草人的身上钉头七箭书所化的黑色帷幕突然现形,黑色的帷幕一荡,就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两点绿火轰然爆裂,化为无数点绿色流萤飘散。
他们身上插满了造型狰狞的骨刺和骨刀,他们将全身的精血和潜力逼迫出来,化为可怕的巫咒之力投入了祭坛。四周献祭的凶兽头颅纷纷化为灰尘被祭坛吸了进去,地上厚厚的一层凶兽血液也都被祭坛吸收,整个祭坛突然变成了一片血色。
异族贵族从来不把他们当做活物,只是把他们当做自己家族的财产,就和他们口袋里叮当作响的玉币是同样的存在。所以帝刹说要把他们剁碎了喂牲口,大概就和_图_书相当于金乌部的某个妇人杀一只小鸡,给自己的娃吃两条鸡腿同样的待遇。
风行一如既往的远远遁走,藏在数里外的山林中超这边张望,手里握着长弓,身边泥土中,已经整整齐齐插着一排箭矢。雨牧双手轻轻一拍,大片水汽腾空而起,化为绿色的水雾将他整个包裹在内,阴风靠近他,只是在水汽上荡起了几丝涟漪。
他们是人族,但是他们是投靠了异族的人族,他们的身份,连异族的奴隶都不如。那些生得奇形怪状的异族精怪奴隶,他们多少还是奴隶的身份。而这些咒师,他们是异族的公众财产!
一处小山洼内,一个水潭旁,脸上趴着一头癞蛤蟆的烛龙晷轻轻的晃了晃身体。被禹馀道人一拳打晕的他还没清醒,却已经结结实实的扛了一口黑锅。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个咒师就变得支离破碎的摔倒在地。
好像有无形的巨人一把抓住了这个咒师,任凭他身上www.hetushu.com悬挂的数十枚骨片、玉片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护符不断的爆裂出刺目的闪光,依旧无法挽回这个咒师的性命。他的身体怪异的扭曲着,好像被巨人轻轻捏碎的小虫子,浑身骨骼不断发出可怕的碎裂声。
“想要带走我施咒的媒介之物?哪里有这么容易。”太司幽幽的笑着,紧握着钉头七箭书的那张小弓,突然拔下了几根头发,咬破舌尖往头发上喷了一口血。
“你们的巫力比我强大,修行比我高,但是……我有钉头七箭书啊!”太司怪笑着,他指间的几根长发得到精血滋养,突然绷得笔直犹如箭矢一样。
帝刹低沉的咕哝道:“这些废物,如果他们不能抓住对方的咒师,就把他们剁碎了拿去喂牲口。”
几个咒师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阴风一颤一颤的,慢慢的向钉头七箭书的祭坛围了上去。
太司站在祭坛前,双眼变成了诡异的黑色,瞳孔中隐隐有幽光旋转。和-图-书数十道阴风好似有灵性的蛇儿一般,轻轻的蠕动着,慢慢的向太司身边靠近。
“吾等,当效死力。”一名咒师带着几分凄厉,嘶声大吼着。
‘啪’的一声,咒师扭曲的身体砸在地上,就变成了无数灰烬飘散。他的血肉精气很诡异的被吞噬一空,身体好像死去了数千年的沙漠干尸一样,一点儿水分都没有了。
蛮蛮和少司还没来得及动作,禹馀道人已经双手一搓,几点紫色火光喷出,在地上‘嗤嗤’有声的烧出了一个直径数丈的圆圈。
‘噗嗤’声不绝于耳,俱琇寝殿中的几个咒师同时胸口炸开,爆出了人头大小的透明窟窿。
这一次,不需要多好的箭术,血色涟漪直接将几根头发所化的箭矢吞了进去。
沙岛上,阴风裹着灰色的雾气,变成了数百道一丈多高的旋风‘嗖嗖’的往来旋转。
草人所在的祭坛上,一圈圈血色涟漪扩散开来,有强大的巫咒之力透过虚空,直接锁定了草人所在和-图-书的位置。祭坛轻轻的颤抖着,草人居然直接站了起来,不断的轻轻跳跃着,想要跳进这片血色涟漪。
抓起一个葫芦劈开制成的水瓢,在风行带回来的酒缸里舀了一瓢酒喝了下去,禹馀道人笑着向姬昊等人招了招手:“有点意思,进来看好戏罢!”
俱琇的寝殿中,一个正手舞足蹈绕着祭坛狂舞的咒师怪啸一声,两颗瞪得有拳头大小的眼珠突然炸开,粘稠的血水喷了满地都是,随后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身体不受控制的飘浮在半空。
两个脩族的咒师迅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掏出了造型奇异的法器对着干尸检查了一阵,一名脩族咒师的五个眼眸同时闪过一抹震惊的幽光:“灵魂被吞噬了。一丝残魂都没留下。好狠辣的巫咒。难道是巫殿……烛龙部的那些老鬼出手了?”
阴风一动,姬昊身上金乌烈焰袍就放出一层淡淡红光。金乌神炎纯阳刚烈,专破邪障,阴风还没靠近姬昊,就被那股刚猛的纯和-图-书阳火力蒸发。
祭坛上,被钉头七箭书的书册包裹的草人微微震动,两点绿光在草人的眼眶部位突然亮起。有人通过俱琇冥冥中和草人的微妙联系,耗费了极大的力量遥空窥视这边。
数十条阴风在太司的身边乱旋,但是太司刚刚和隐镜融合,他的气息被完美的藏匿起来,任凭这些阴风绕着他转了许久,无数次的擦过他的长袍,却始终无法把握住太司的本体。
几个绕着祭坛狂舞的人族咒师低沉的咆哮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和惊惶。他们看了看站在一旁,脸色黑漆漆的帝刹,忙不迭的掏出了各色骨刺、骨刀,咬牙切齿的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几道柔韧的力量袭来,除开远远避开的风行,姬昊、蛮蛮、少司、雨牧都被吸入了地上的圆圈中。一缕缕打着旋儿的阴风刚刚靠近圆圈,就被细密的紫色电光打得支离破碎。
他将几根头发所化的箭矢搭在弓弦上,一口血喷在了小弓上,抖手就朝那个血色涟漪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