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章 姬貊

重重叠叠的山岭尽是血色,平平整整犹如断头台的山顶倒是有不少的土壤,养活了一片一片的树林。但是在四周血色的大石板的衬托下,这些绿油油的树林,也带着一丝让人不舒服的淤血色。
体型硕大,形如壁虎,但是身长五丈开外的金皮守宫满意的咕哝了一声,硕大的双眸转了转,轻轻的蠕动了一下身体。
杀死一个或者更多的火鸦部的族人,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这些年来,被他们杀死的人多了去了,好些人一直到死,都还把他们当做最可靠的兄弟和战友,但是这一切都有个卵蛋的意义!
金皮守宫是山岭之中最奇特的坐骑,它们能够在九十度垂直的悬崖上快速奔走,速度惊人而且无声无息。在赤坂山,只有人族最精锐的斥候队伍,才有资格得到一头金皮守宫的幼崽自幼驯养为战兽。
雨牧左手拎着大白鱼,很憨厚的用手指弹了弹姬貊的长矛,憨憨的笑道:“我们是中军奇兵营的奇兵,我们在http://www.hetushu.com这里……”
姬貊的脸色骤然一寒,挺枪正要刺杀雨牧,突然他的长矛整个变成了惨绿色,他的手掌‘嗤嗤’的冒着黑烟,一支左掌被剧毒瞬间腐蚀成了白骨。
或许用不了多久,这些人就会变成尸体,要么是异族杀了他们,要么是姬貊亲手干掉他们。
姬貊静静的看着青烟中浮现的简短符文,抬头向四周望了望,大致分辨了一下方向,一声呼哨后,鹰隼腾空而起,他带着身后的战士窜上了陡峭的悬崖,快速向远处一条大河奔去。
见到姬貊一行人,雨牧笑着站起身来,向着姬貊挥了挥手:“喂,兄弟们,你们是哪一支的人马?”
犹如一座肉山的雨牧正在坐在沙滩上,巨大的铁锅飘浮在沙滩浅水中,雨牧手里拎着一条肥美的无鳞大白鱼,刚刚用小刀将鱼的内脏挖了出来,正借着河水冲刷鱼肚皮里的血水。
身后是整整一百一十名下属,同样骑着金皮守宫和图书,同样穿着简陋的皮甲。所有人脸上都带着风霜之色,好些战士常年在野外奔波,脸上的皮都一块块的裂开翻卷。
“嘘~在这里休息一下,喝点水,弄点吃的。”姬貊举起右手,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淡淡的说道:“去两小队人,上下游都仔细查探一下,异族也是要喝水的,他们总喜欢顺着河谷侵入。”
整整两个时辰后,金皮守宫奔过了数百座大小山头,终于来到了两条大河交汇的地方。滚滚河水在这里变得和缓了下来,携带的泥沙在这里冲刷成了一个有万亩大小的沙岛。
山林中的风行突然怪叫了一声,他双足迸发出大片的青色风暴,身形带起数十条残影,眨眼间就冲上了十几里高空,然后一个弹射,数十条残影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他的本体混在残影中眨眼远去数十里。
座下的金皮守宫不安分的动了动身体,突然张开嘴,满是黏液的长舌头喷出去十几丈长,将草丛中一头飞快掠过的兔子一舌头卷了回来,飞http://m•hetushu.com快的吞进了嘴里。
山林中一阵骚动,姬貊派出去的两支小队中,有一队人个个胸膛上挨了一箭,浑身是血的从山林中冲了出来。
姬貊身后的战士们表情变得极其的怪异,但是很快他们就恢复了平静,冷漠、冷淡,犹如花岗岩雕成的雕像,在他们粗糙的满是死皮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一头体型娇小的鹰隼盘旋在空中,黑漆漆的双眼俯瞰着大地。一抹淡淡的流光覆盖在它的羽翼上,帮助它飞上了离地近百里的高空,足以监视方圆近千里的山岭。
与此同时,风行长箭怒射,连续十二支箭矢呼啸着射出。
灰色的眼光扫过这些人族战士的时候,姬貊看他们就好像在看一群尸体。
姬貊骑在一头金皮守宫背上,抬起头,向四周血色的山岭望了过去。
岛屿上尽是浓密的芦苇荡,狂风吹过,大片芦絮飞扬,无数的鸟巢中传来雏鸟‘嘎嘎’的叫声。更有大队大队白色的水鸟腾空而起,在沙岛上空盘旋许久,然http://m•hetushu•com后一头扎进深深的河水。这些白色水鸟从河水中挣扎着飞起的时候,嘴里总是带着大大小小的鱼虾。
姬貊冷冷的看着雨牧,他吹了一声口哨,带着身后的战士同时策骑冲到了河面上。金皮守宫四足柔软的肉垫子上张开了面积巨大的肉膜,它们踏着河水,轻巧的越过了宽达十几里的河面,冲到了雨牧面前。
‘呦~’!
两个十人小队分别骑着金皮守宫向河流的上下游奔去,很快就跑得不见了影子。
说话间,姬貊的长矛已经点在了雨牧的喉结上,只要轻轻一刺,不说击杀雨牧,起码也能损耗他小半的生命力,让他暂时的失去所有的战斗力。
火鸦部?那是记忆中极其含糊的印象。对他们这些自幼在中陆世界,在人族和异族交战的一线战场上长大的火鸦部族人而言,那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符号。
‘嗤’的一声,鹰隼尾巴上一条色泽泛红的尾羽无火自燃,很快化为一缕青烟飘散。
骑在金皮守宫背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雨牧,姬貊和*图*书左手握着的长矛轻轻一点,在雨牧的肩膀上按了按:“人族中军,敢死营斥候第三千九百二十八队,百人队长姬貊。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
高空中盘旋的鹰隼突然尖叫了一声,收起双翼带起一道锋利的折线,奇快无比的从高空俯冲了下来。姬貊伸出手,向着鹰隼招了招手,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这头他从小豢养的战鹰双爪重重的扣在他手腕上,亲昵的用喙子磨蹭了一下姬貊的手腕。
金皮守宫快速的在悬崖上奔跑,它们掠过一个又一个人族重兵把守的哨卡,掠过一个又一个人族的暗哨。好些哨兵兴奋得向他们这些山林中最精锐的斥候尖刀挥手示意,姬貊只是淡淡的向他们点了点头。
远远的山林中,风行从一株大树上探出头来,他拉开长弓,一支长箭已经锁死了姬貊的喉咙。
“喂,小子,你不把你的长矛松开,我就一箭射死你!”
“准备好,要杀人了!”姬貊冷冷的说道:“还是我们的族人……火鸦部。我们有多少年,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