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一章 实力

十名战士长啸一声,座下金皮守宫骤然向前一窜,狠狠冲前数十丈,手中长矛借着金皮守宫冲锋的势头,带起一道道热力逼人的金红色光芒,狠狠的向姬昊还有雨牧周身要害刺了下来。
“姬貊,小心,刚才那小崽子下手很辣的很!要不是我们闪避得快,差点就被他射中要害。”
长矛依旧刺了过来,水绳缠绕在了十个斥候战士的手腕上、肩膀上、腰上,更化为一个个绳套,狠狠的绑住了张开大嘴,想要弹射出舌头的金皮守宫的喉咙。
“好滑溜的小子,我们十个人同时出手,居然没能留下他!”
姬貊呆呆的看着自己被剧毒腐蚀成白骨的左手掌,惊怒交集的咆哮了一声。
深深的看了禹馀道人一眼,姬昊沉声喝道:“蛮蛮、少司,守着太司和祭坛!”
姬昊满意的点了点头,向蛮蛮打了个手势后,身后火光喷出,凝成流光火翼,化为一溜儿残影向着河滩猛冲了出去。从祭坛到河滩,也就是三五里的距离,姬昊两个起落,就hetushu.com冲到了雨牧身边。
“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一个人藏在树上,一定是异族的奸细!”
“混账!”姬昊也爆喝了一声:“不讲道理么?那就打!”
‘呼’的一声,三条模糊的白气直冲天空,扭动了几下后一闪而逝。蛮蛮三人的身影模糊了一下,随后又变得清晰。但是仔细看去,三人和祭坛此刻显露出来的方位,和刚才布阵之前他们三人所处的方位,大致上出现了十丈左右的位差。
大片水汽从河道中喷涌而出,很快一片雨云就出现在众人头顶。绵绵细雨无声无息的落下,细细密密的附着在了姬貊和他下属的身上。
“混账!”姬貊怒吼一声,他背后一团火光喷出,一对儿若隐若现的金乌爪子一闪而过,他将正在急速重生血肉的左掌放在身后,右手接住长矛,狠狠一枪向姬昊的心脏刺了过来。
他狠狠的看了雨牧一眼,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雪白水嫩的大胖子,他居然下手如此狠毒?而且,姬貊千锤hetushu.com百炼的身躯,居然挡不住他随意之中布下的巫毒?
雨牧只是手指弹了一下自己的长矛,距离自己的手掌起码有两丈多远,自己没有丝毫的发现,居然就无声无息的中了毒?这种手段,这家伙到底是巫殿哪个老怪物教出来的学徒?
虽然奇兵营也是人族中军的一个重要营头……
几个人大呼小叫的咆哮着,艰难的将深深扎进自己身体的箭矢拔了出来。
姬貊手中长矛犹如刺在了一座大山上,手腕剧烈颤抖,长矛被金乌烈焰袍喷出的火光一卷,当即扭曲犹如水蛇。
姬貊等人渡河的时候,正盘坐修炼的姬昊就一跃而起。
一缕鲜血从嘴角缓慢淌下,雨牧长啸一声,双眸喷出碧蓝色的幽光,狠狠的向一旁的河道瞪了一眼。
金乌烈焰袍喷出大片火光,呼啸的火墙重重的和长矛撞击在一起,发出犹如铜钟轰鸣的巨响。
“雨牧,不要用毒!”姬昊轻喝了一声,姬貊等人都是人族战士的装束,虽然他们下手狠辣,但是和-图-书他们不是异族,姬昊也无法用对付异族的手段对付他们。
‘铛铛’巨响声沉闷刺耳,雨牧浑身肥肉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犹如水波一样翻滚,肉皮和肉皮相互碰撞,不断发出‘啪啪’的脆响。雨牧的眼睛眯了起来,铁锅挡住了长矛狠辣的攻击,但是强大的冲击力依旧透过铁锅轰入了他的身体。
姬昊手指一弹一点,被禹馀道人耳提面命的指点了几天,得到极大长进的雷法呼啸轰出。
但是,姬貊狞笑了一声,他可没把奇兵营放在心上。在赤坂山,敢死营才是常备军,如果说人族联军在赤坂山也有‘地头蛇’的说法,他们才是正儿八经的地头蛇。
十头金皮守宫脖子被水绳勒住,它们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地,坐在它们背上的斥候战士想要腾空挑起,挥动长矛继续向姬昊发动进攻,但是他们的身体也被水绳捆住,失去平衡的他们同样狼狈的摔倒在地,在沙滩上砸出了十个硕大的窟窿。
手掌一翻,这几天苦苦参悟《禹馀阵解》,http://m.hetushu.com尝试着用紫府金丹本命真火炼制的三枚玉符随手丢出,恰恰布成了一个最简单的‘天地人三才封魔阵’,将蛮蛮、少司、太司和祭坛围在了正中。
连续九道水桶粗细的红色火雷呼啸落下,重重砸在了姬貊的脑袋上。电光四射,姬貊和他的坐骑同时嘶声悲鸣起来。
双手结印,姬昊轻喝了一声,天空飘落的绵绵细雨突然相互汇聚成了一条一条拇指粗细的水绳,带着‘嗖嗖’的破空声向冲杀而来的十个斥候战士缠绕了过去。
“杀了!”姬貊怒吼一声,选择了赤坂山最简单粗暴的处理冲突的手段。
禹馀道人斜斜的躺在一个草窝里,左手撑着头,犹如卧佛状,浑身裹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正睡得舒服。看他那惬意逍遥的模样,就是天地毁灭也无法惊醒他。
更何况,他们长矛上带起的火焰色泽金红,分明是金乌神炎特有的光芒。他们很可能是金乌部的族人,姬昊也无法对第一次见面的金乌部族人下毒手。
加上姬昊九字真言丹经法诀的操控http://m.hetushu.com,这些雨丝的强度更加增强了十倍以上。两人合力,居然将这看似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细雨,变成了威力可怕的法器。
姬昊听到了那些箭矢的吼叫声,他厉声喝道:“姬貊是么?我们不是敌人!”
他是敢死营的斥候,敢死营在人族中军的地位特殊,斥候队更是敢死营中阵亡率最高的队伍,有时候就算行事粗暴一些,就算有点不守规矩,也总会得到上级的包庇和谅解。
雨牧眸子里的碧蓝色幽光更甚,姬昊掌控的细雨质地变得更加的致密柔韧,在雨牧天赋神通的加持下,这些看似脆弱的雨丝质地简直比千锤百炼的合金绳索还要坚固许多。
远处河滩边,从山林中冲出来的十个斥候战士怒声连连的咆哮着。
‘嗤啦啦~轰隆隆~’!
“嗯,哼!他们不讲理得很!”雨牧瓮声瓮气的抱怨了一声,他一招手,飘浮在河边浅水中的铁锅腾空而起,迅速飞到了他的面前。雨牧扛起大铁锅往自己的背后一架,身体猛地转了过来,用铁锅的锅底对准了急刺而来的长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