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四章 骤变

“姜凮!”骑在金皮守宫背上,姬貊向那一队百多名战士的首领挥了挥手,同时他向姬昊说道:“姜凮,南荒毕方部的族人。和我一样,也是矿奴的后裔。他也是敢死营的斥候队长。”
看到姜凮的刀,姬昊怪笑一声,轻盈的一跃而起,带起大片残影,一脚踹在了姜凮的面门上。
金牙海狸一到陆地上,就飞快的甩动身体,溅起了无数水花。姜凮愤然吼道:“我讨厌金牙海狸,我讨厌在水里巡逻!我们毕方部的战士,应该高高飞翔在空中,用火雨烧死敌人,而不该泡在水里到处乱走!”
一声唿哨,姬貊带着下属战士跨上金皮守宫就要离开的时候,在这里交汇的两条大河其中一条河道上,突然有一队骑乘着水生异兽金牙海狸的人族战士急速行来。
赤坂山中水脉众多,大江大河数以十万计,金牙海狸也是人族联军极其重要的一种常备坐骑。
金牙海狸形如普通海狸鼠,但是体型硕大,从头到尾有五丈多长,和-图-书其中一条长尾就长达三丈开外。金牙海狸最特殊的,是它天生一对金灿灿的大板牙,犹如门板一样杵在大嘴外,坚硬异常、锋利无比。
姜凮一跃而起,一个大步就冲到了姬昊面前,双手直接抓向了姬昊的脖颈。
雨牧伸手去抓自己的大铁锅,但是两个姬貊的同伴已经一左一右扣住了他的铁锅,同时笑着向雨牧摇头道:“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不要动手,更不能操家伙啊!”
愤然跳下坐骑,姜凮掏出了一块令牌,抖手丢给了姬貊:“姬貊兄弟,你在这里就最好不过了。上面要我们在这附近建造一个临时的营地,囤积一些粮食和兵器,方便斥候队的兄弟们歇歇脚。”
身材高大,周身隐隐有火光萦绕的姜凮大喝一声,骑着金牙海狸窜上了沙岛。
这可真他奶奶的凑巧了,短短时间内,这满地都是鸟屎的沙岛上,居然连续来了两队精锐的斥候队。而且一队人马是毕方部的人,另外一支则是和-图-书金乌部的族人,这可真是巧到了极点!
急急忙忙的,姬貊两只手牢牢地勒住了姬昊的肩膀,他大声的叫道:“都是自家人,不要动手,千万不要动手!”
姜凮的脸上杀意弥漫,双手如钩狠狠撕扯向了姬昊的脖颈动脉。
风行眼看姬昊动手,身体带起几条残影就要向远处遁走。这是他的习惯,一旦要动手,一定要跑得远远的,起码要窜出十里开外,这才能安安心心的隔着远远的一箭一箭的对付敌人。
姜凮呆了呆,握着令牌的姬貊也呆住了。
‘铿锵’一声,姜凮威风十足的将腰间佩刀拔出,向姬昊威慑性的晃了晃刀口。森森寒光从刀口上喷出,一条三百多枚符文凝成的符印在刀口上熠熠生辉。姜凮的这柄刀,可比姬貊的长矛和佩剑好太多了。
姬昊紧握着姬貊的手和他依依惜别,两人深情凝视,姬貊的眼神还有点冷淡,但是姬昊的眼眶里甚至有一丝丝水汽在萦绕。能够在中陆世界碰到同源和*图*书同脉的族人,这真是太不容易了。
姬貊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皱了皱眉头,沉声喝道:“姜凮,姬昊是奇兵营的兄弟,大家都是自家人,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姬昊,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啊!”
“自家人?姬貊,他给了我一脚,这也算是自家人?”
姬昊双手抱在胸前,笑容可掬的向姜凮说道:“不用挑了,我觉得,这个岛子就很不错。起码能容纳数万人在这里扎营,而且水源丰富,河里有吃不光的河鱼、河蟹和河虾,河岸边还不时有兽群来喝水,可以狩猎大量的野兽当做食物。”
在战斗的时候,金牙海狸的这一对儿板牙可以撕咬敌人,也能当攻城锤撞击敌人,更能当盾牌抵挡普通的箭矢之类的远程攻击。如果在水中,有这一对儿大板牙分开水路,能够让金牙海狸游泳的速度增加一倍有余。
用力跺跺脚,姬昊很认真的向姜凮笑道:“我觉得,这里就是最好的临时营地了。”
酒足饭饱,姬貊很热和图书情的和姬昊交换了相互通讯的巫符,更欢迎姬昊有空去他们部族在赤坂山深处的驻地做客。
可怕的怪力在姜凮的面门上爆炸开,姜凮的整张脸都炸开了,鲜血和碎肉洒了满地都是。
完美的演绎,姬昊在心中给自己做了一个满分的评价。他基本上将一个年幼离家,‘孤苦无依’的‘乡下小孩’,他乡遇故知应有的感情酣畅淋漓的表演了出来。
不等风行窜开,几个彪形大汉猛地往内一合,十几条胳膊犹如怪蟒向风行的身体纠缠了过去。
姬昊嘴角抽搐了一下,干笑了几声。
姬貊在沙岛上逗留了一个多时辰,将风行弄回来的美酒喝掉了大半。
惨嚎连连的姜凮吐着血向后飞出,一连撞飞了数十个站在他身后的同伴。哀嚎声中,姜凮浑身气血奔涌,破碎的面孔急速的修复,他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姬貊,帮我宰了这小子!”
姜凮冷冽一笑,轻蔑的向姬昊看了一眼:“如果不听……当我的刀,砍不下你的头颅么?”
和图书一声巨响,措手不及的姜凮惨嚎一声,被姬昊一脚将鼻梁骨踩进了面门里。禹馀道人给姬昊开了几天小灶,别的道行、法力不提,在禹馀道人放出的紫气金光的照耀下,姬昊的肉体力量硬生生提升了一倍有余,这几乎是和普通巅峰大巫相当的肉体力量。
但是风行刚动,几个姬貊的同伴就伸手挡住了他:“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啊!”
姬昊呆滞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诶?我要听你的命令?如果不听呢?”
过了半晌,姜凮冷声道:“没错,我的确是挑选了这里做临时营地。姬貊,你们先不要离开,在这里帮我修建箭塔、哨塔。还有你们,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现在你们要听我的命令!”
姬貊的脸上也是杀意升腾,他双臂用力,十指如钩,用力向姬昊的两肩关节抓下。
姬貊紧握着姬昊的手掌,凝神向他看了一阵,尤其是姬昊眼眶里自然流露出的那一丝水汽,更是让姬貊微微颔首,嘴角也有一丝淡淡的笑容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