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七章 对伤

帝刹猛地捂住了心口,他最信任的亲兵队长,他的父亲赐给他的贴身护卫,实力已经到了伽族大战士突破临界点,只差一步就能突破成为伽族战将的强者,居然被姬昊斩杀了!
姬昊看着悍然脱离了身后伽族战士保护的脩族老人,身后大片火光冲起,流光火翼凝聚,身形一晃姬昊带起上百条残影,几乎是瞬间到了脩族老人的面前,右手炎龙剑狠狠的劈砍了下去。
帝刹等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们死死的盯着雨牧,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土著,好狠毒的巫毒。”
这些战士送回人族联军总营,还能从他们嘴里问出不少的情报,姬昊不可能让他们就这样死在这里。潜伏在人族联军内部的异族走狗,姒文命他们一定会对这些人很感兴趣。
姬昊强横的肉体硬生生吃掉了三成的冲击力,体内巫穴火光汹涌,奔涌的巫力在身体中凝成厚重的巫力屏障,再次抵消了三成的力量。
帝刹更是怒声咆哮和图书道:“死胖子,等我抓住了你,我要慢慢的把你身上的油脂一滴一滴的炼出来,制成火把后丢进矿洞里做照明的工具!”
数十名手持强弓的伽族战士一言不发的拉开长弓,弓弦震荡如雷鸣,‘砰砰’数十声响,姬昊送去远处的战士被这些伽族战士一箭爆头,纷纷惨死当场。
‘噗嗤’一声,锋利无比的炎龙剑将伽族战士连人带盾牌,连带着身上半尺厚的甲胄一剑两段。被伽族战士挡在身后的脩族老人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就被姬昊一剑劈在了头顶,将他从头到脚齐刷刷的斩开。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巫穴被毁的战士实力衰退到了小巫境,但是他们的肉体依旧是大巫级的肉体,被切断的伤口快速的愈合,但是已经无法重生出新的肢体。
“帝刹?”姬昊深吸一口气,金乌所化飞剑腾空而起,带起无数道火光向地面一阵乱刺。
伽族战士的短斧狠狠的劈砍在了姬昊的小腹上和-图-书,金乌烈焰袍荡起大片火光涟漪,为姬昊提供了相当他肉体最强力量的防御力。
最后一成力道击穿了姬昊全身的防御,打得姬昊五脏六腑一阵翻滚,张口一道血箭喷出上百丈远,狼狈无比的向后疾飞倒退。
但是帝刹、帝挲、帝殁的脸色同时一变,下意识的捏碎了腰间带着的一枚玉符。‘啪、啪’脆响声中,大片血光从碎裂的玉符中扩散开,迅速在帝刹他们带来的战士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
雨牧说得轻描淡写的,但是四周沙地中有水汽不断升起,很快就在沙岛的上空化为一片浓郁的云彩。漆黑的雨云一阵翻滚,倾盆大雨呼啸而下,所有的雨水都是五颜六色的,雨水中更毫不掩饰的混杂着刺鼻的让人窒息的气味。
姬昊的瞳孔喷射出金色的神光,金乌神眸全力发动,在他的视野中,伽族战士的一举一动、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都荡起了无数的涟漪,每一丝涟漪都是http://www•hetushu.com一条致密的符文嵌合,每一条符文嵌合中,都有大大小小的缝隙存在。
炎龙剑的剑锋,就是追着最大的那条缝隙狠狠的劈下。
姬昊的肌肉剧烈的蠕动震荡,做出了迎接重击的准备。
帝刹冷笑了一声,不屑的一挥手。
好像浓酸滴进了清水中,刺耳的响声不断响起,更有大片黑色、绿色、蓝色的烟雾在血光表面升腾而起。
帝刹身边的一名脩族老人向前走了一大步,他傲然掏出三根手臂粗细的线香,手臂一晃,六尺长的线香无火自燃,一白、一青、一黑三条烟雾从线香中喷出,迅速和天空降落的雨水冲撞起来。
“杀人灭口呀,我还准备从他们嘴里掏出点情报来。”姬昊笑看着帝刹,右手持剑,身边有九十九柄金乌所化的剑光盘旋飞舞,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金红色金乌神炎。
这话已经没骨气到了极点。
“大胆!无知的土著!”一名皮肤呈紫铜色,深邃的紫色皮肤下有m•hetushu•com无数银色丝线凝成大片图腾符文的伽族战士几乎瞬移般到了姬昊面前,左手重盾精准的挡在了炎龙剑前,右手牛角短斧横向一拉,凌厉无比的向姬昊的小腹横劈了过去。
雨牧深吸一口气,扛着自己的大铁锅‘哼哧、哼哧’的走到了姬昊身后站定。他很憨厚的看着帝刹,用一种极其柔弱的,好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一样的口气慢吞吞的说道:“我可没力气和你们拼命,你们打趴下了姬昊,我就投降!”
姬昊骇然看着被自己一剑斩杀的伽族战士——这个可怕的家伙,他的力量居然是姬昊的三倍有余!
如不是借助炎龙剑和金乌烈焰袍的力量,姬昊在这个强大得可怕的伽族战士面前,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会被对方轻松击杀!
‘嗤嗤’声中,脩族老人看着那些急速转化为清澈透明的雨水得意的说道:“三位大人,这个小娃娃的巫毒,完全不值得一提。”
“这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姬昊笑着摇了摇和-图-书头,大袖一挥,平地里一阵旋风呼啸着吹起,裹着那些动弹不得的战士向沙岛的边缘飞去。
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姜凮带来的战士纷纷被飞剑斩断了手脚,剑光如雨,刺穿了他们开辟的巫穴,大片火焰从他们崩坏的巫穴中喷出,他们的生命精气在急速的衰退。
‘嗤嗤’声中,空气中有成分不详的剧毒突然和血光接触。
雨牧很憨厚的笑着,轻轻的摇头道:“这可不行,我吃了多少美味,才有这么一身好白肉啊!想要榨出我的油水?我就先把你们弄死好了。”
心痛如绞,帝刹近乎哭泣的尖叫起来:“给我一起上,杀了这小子!他受了重伤……抓活的!”
短斧炸开,金乌烈焰袍丝毫无损,但是一股可怕的巨力被金乌烈焰袍削去了三成力道后,依旧有七成力量轰穿金乌烈焰袍,结结实实轰在了姬昊的肉体上。
姬昊看着那面带得色的脩族老人,一动不动的挥剑劈了下去。但是原本直来直去的挥砍,变成了一条曼妙无边的弧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