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九章 起阵

鲜血飞溅,姬貊嗷嗷怒吼着向姬昊咆哮:“你们这些没开化的土著懂什么?虞族才是这天地的主人!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怎么可能反抗虞族?你们怎么可能是虞族大人们的对手?”
“好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啊!”姬昊长叹一声,双手结成法印,轻喝了一声‘起阵’!
由上千名大战士组成的突袭队伍,在往日的战场上,起码可以摧毁数万名人族精锐组成的军阵。无论是甲胄、兵器,还是作战的经验技巧,这些家族大战士都占了绝对的上风。
点点头,蛮蛮很认真的说道:“是谁说过的?只有死掉的异族恶鬼才是好恶鬼,这话真的一点都没错!”
一柄金乌所化的飞剑激射而出,狠狠撞击在姬貊手中大刀上。
在遍地是敌的人族军营中,这些战士是姬貊仅有能够信任、仅有敢相信、仅有的愿意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的人。但是,他们被效忠的主人一声令下,就好像屠猪狗一样的杀死。
刚刚姬昊开辟出的www•hetushu.com沙岛空地上,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五百多人。这些伽族战士中,有两百多名实力最弱的,被飞锤硬生生的砸碎了身体暴毙当场。剩下的三百多人,他们的甲胄和盾牌要么碎裂,要么出现了巨大的窟窿,一个个也是不断吐血,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放在往日里,这是起码一支精锐的,由大巫组成的人族万人大军舍命围攻,才可能造成的伤害。但是在蛮蛮手上,这只是短短三五个呼吸全力投掷新‘玩具’带来的破坏。
帝挲和帝殁辛辛苦苦积攒实力,花费了上千年苦功,他们每个军团当中,这种档次的大战士也只有千人左右。这次突袭的队伍,把他们两人的军团中大战士级别的精锐拉出来了一多半,在这里损失这么多,他们直接抽刀捅死帝刹的心都有了!
飞锤呼啸掠过,一个又一个伽族战士沉甸甸的摔倒在地。蛮蛮的巨力,沉重的飞锤,息壤造就的神奇威能,真的是和图书沾着就死、碰住就亡。
培养一个伽族大战士,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和资源,不说他们平日里吃喝拉撒、修炼所需,单单他们身上的甲胄和盾牌就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这个怪物!”帝刹惊怒了,眼眶一阵酸热,眼泪水差点就流了出来。
今天的损失帝刹不给他们兄弟两个补全了,帝刹想死都难!
哆哆嗦嗦的喘着气,帝挲阴恻恻的说道:“真的是一个怪物!这个小丫头抓活的,我真的是太喜欢她了!啊哈,我会挑选一个最强壮的伽族战士,和她生下的孩子,一定是拥有极其超凡的天赋!”
金乌飞剑发出清脆鸣叫,欢快的一个盘旋飞回姬昊身边。姬貊手中大刀被小小的飞剑打得粉碎,飞剑穿透他的右肩,在他肩膀上穿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当然,在捅死帝刹之前,他得先还账!
单膝重重的跪倒在地,姬貊用力的大吼了一声:“领命!”
姬貊大吼连连,腾空跃起后一刀向姬昊当和-图-书头劈下。这一刻,姬昊就是他不共戴天的死敌,他把自己兄弟的死,全部归咎在了姬昊等人身上!
两柄飞锤‘呼呼’飞回蛮蛮身边,犹如两只小鸟围绕着她轻巧的盘旋飞舞。蛮蛮‘嘎嘎’笑着,用力的抖动着肿胀的双臂,一道道火光在手臂上流转,手臂上的力气正在快速的恢复。
姬昊浑身寒毛直竖的看着姬貊,这种腔调、这种话,让他不愿意去辩驳哪怕一个字!
“只有归顺,只有归附,只有全心全意的拥护虞族的统治,我们才能公平、和平的生活在这一方天地之间,我们才不会有战争,不会有杀戮,不会有死亡,我们的才会……”
但是面对蛮蛮的飞锤,这些伽族精锐就好像雷暴雨中的鹞鹰,固然能展翅飞腾,却一不小心就被雷霆轰顶,变成了焦糊的破烂碎肉折翼坠地。
帝挲、帝殁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同时看向了帝刹——这笔账,帝刹必须得给他们结算清楚。
远处,被姬昊炸飞的姬和_图_书貊剧烈的咳嗽着,摇摇摆摆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身上的伤势在缓慢的愈合,伤口上的金乌神炎被他的身体缓慢的吸收,提着一口气,姬貊正一步一步的向战场方向走来。
“如果不是你们,我的兄弟们不会死!”
帝刹、帝挲、帝殁带来了一千多名伽族战士,这是他们三个血月军团中最强大的伽族大战士,基本上都摸到了伽族战将的门槛,只差一点点功夫,就能晋升为堪比巫王的战将!
直接阵亡两百多人,重伤三百多人,损失了五百多套重甲,这个损失帝挲和帝殁是绝对不会自己扛下来的——哪怕帝刹是他们的堂兄弟,他们出自同一个家族,他们也绝对不会给帝刹扛黑锅!
“姬昊,等一下啊,蛮蛮一会会就好了。”蛮蛮兴奋得挥动着双臂大声叫道:“等一下下,蛮蛮就能继续用锤子砸这些该死的异族恶鬼了!”
“我们,没有让你们做异族的走狗!”姬昊厉声喝道:“我们,没有让你们出卖同族!我们,没www.hetushu•com有逼你们来杀戮族人!我们,只是想要在属于我们先祖的土地上好好的过日子!”
随后姬貊站起,手一抓,地上一柄沉重的大砍刀飞入他手中。他怒视着姬昊,心头一团怨毒的火焰直冲脑门:“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为什么要反抗?为什么不让我们把你们生擒活捉?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行动?”
蛮蛮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双臂上热气升腾犹如烧开的水锅,抓着飞锤用尽全力的投掷了近千次,蛮蛮的两条胳膊终于变得酸软不堪,很有点吃力的停下了攻击。
姬貊看了看地上还在缓缓抽搐的尸体,那是他的斥候队伍中的战士,和他同根同源同一个血脉的战士。他们在一起已经有百多年,他们一起作战,一起喝酒,一起谈论女人,一起和别的军营的战士打架斗殴!
帝挲厌恶的看了姬貊一眼,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没用的废物,但是,多少还算是一个忠心的奴隶。如果能够抓住这几个小崽子,我就格外开恩,饶恕你今天的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