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一章 阵遁

姬昊‘哈哈’大笑一声,丢下还在运转的阵法,带起一道火光直冲高空,和鸦公肩并肩的飞向了远处。
“师尊,留活口!值大钱呢!”姬昊急忙大叫了起来。
抬起手,禹馀道人向着远处一指:“姬昊,赶紧追,他们都受了伤,就在东北面三十八里外的山林中。呵呵,还有一个五只眼的阵师,一定能卖出大价钱来!”
姬昊侧耳倾听着禹馀道人的点评,双手印诀不断变化,四十九柄符文兵器在空中的位置发生了细微的移动,四周大河涌来的水元之力逐渐变得越发浑厚凝重,大阵的杀伤力直线提升,短短几个呼吸间就飙升了三倍有余。
数百伽族战士在水波的冲击中怒吼、痛呼,凌厉的阵法攻击让他们无法反击,哪怕他们个个都是战技惊人的强横战士,他们也无法抵挡从四面八方同时袭来的剑光。
“阵法的变化,可不能按照阵图来。阵法运用,纯乎一心,就看临阵应变的手段了hetushu•com!”禹馀道人手指随意的点了几下,在大阵中勾动了几处阵眼埋伏,顿时大阵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钱财乃身外之物,姬昊啊……”禹馀道人瞪了姬昊一眼,急忙借着机会教训新收的小弟子。
阵法,是以弱胜强、以少胜多、以奇胜正、以不可能胜可能的无上秘术,姬昊已经逐渐名表了阵法之道的可怕和魅力。
帝挲、帝殁也是同样捏碎了玉符,一个个紧张万分的抬头看着天空。
几道水波呼啸而去,正要将帝刹等人冰封起来,但是帝刹一行人突然消失,这些水波撞击在一起,刀剑齐鸣,不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他们的关节要害纷纷中剑,剑光带着一丝丝剧毒之气侵入他们的身体,麻痹了他们的神经和肌肉,让他们再也动弹不得,只能绝望的在水波中随波逐流。
‘嗤嗤’声中,帝刹等一行二十几人身形一闪就从癸水剑杀阵中消失。
m.hetushu.com“该死的土着!”帝刹、帝挲、帝殁三人腰带上,都有大块的血色玉符不断碎裂,化为一道一道厚重的血色光幕裹住他们全身。
水波如山,不断轰然拍落,最早四名护住了三根线香的伽族大战士手忙脚乱的举起盾牌,想要挡住水波的侵袭。四面八方剑光齐齐斩落,四人惨嚎一声,手脚重要关节处同时中剑,纷纷摔倒在地身不由己的滚动起来。
“嗯,天地万物应运而生,这钱财既然出现,就证明他符合天道妙理,自然有一番奇妙之处。”禹馀道人摸摸下巴,很认真的对姬昊说道:“罢了,为师就帮你这一次。”
“威力弱了一些,漏洞多了一些,运转之时不灵便的地方也太多了。”禹馀道人坐在草窝里,朝着大阵各处纰漏指指点点的点评起来。
蓝色的浪涛中剑光隐隐,不断劈砍在他们身上,血色光幕荡起无数涟漪,沉重的冲击力让三人立足不稳,犹如风中的和图书柳絮一样狼狈得满地乱滚。
现在姬昊只是借用缴获的伽族兵器布阵,就能有这样的威力;等他以后针对各种大阵,专门炼制一套儿阵旗之后,阵法的威力还能凭空再增加数倍。
姬昊默默的将禹馀道人的阵法变化记在心中,他的阵法功底,在禹馀道人的现身说法下,硬生生的又拔高了一大截。
高空笼罩的血色光幕被炎龙剑轻轻一一击顿时粉碎,大片火光顺着血色光幕扩散开,血色光幕被火焰灼烧不断发出刺鼻的腥臭味,更有大片血色烟雾腾空而起,犹如狼烟一般直冲百里高空。
大袖一挥,炎龙剑带起一道火光直冲天空,火光中炎龙虚影扭动腾挪,隐隐有一声龙吟传来。
“弟子准备在蒲阪自家的那座宫殿中,建一个大酒窖,囤上几百万斤极品美酒!”姬昊看着禹馀道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建酒窖,买原料,酿酒,储存,样样都要钱呀!”
符文兵器上淡蓝色的水波变成了银蓝色hetushu.com,璀璨寒光中透着刺骨的寒意。原本剑光只能劈开那些伽族大战士的甲胄,伤到他们的皮肉。但是剑光颜色一变,剑光骤然变得锋利了十几倍,轻轻松松就能刺穿伽族战士的甲胄,直透他们的骨骼,穿透他们的身体就好像切豆腐一般。
“俱楼秀大师,带我们走!”帝刹怪叫一声,直接捏碎了腰间一枚精巧的三角形玉符。
禹馀道人呆了呆,然后摇头笑了起来:“唔,既然逃走了,可就拉不下脸欺负小娃娃了。”
正在不断碎裂的血色帷幕上,三枚硕大的血色竖目突然出现,凌空一道血光洒落,将帝刹三人笼罩在了里面。几个运气不坏的伽族大战士就在他们身边,同样被血光笼罩了进去。
手掌轻轻一拍,剑光落下的势头越发凌厉,剑光在伽族战士的身上穿过,立刻就有一抹可怕的寒气封冻了这些战士的身体。随着剑光不断落下,伽族战士身上的甲胄和盾牌不断被可怕的寒气冻得碎裂开,他们一个和*图*书个被冻成了冰块,死气沉沉的被封在了玄冰中。
一道水浪冲去,三根线香熄灭,站在祭坛旁的雨牧‘咯咯’一声憨笑,两个袖子就好像鼓风机一样剧烈的波动起来。天空下起了绿色的大雨,混在蓝色的水波中,绵绵冲击的水波也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
帝刹惊慌失措的抬起头来,血色烟雾直冲百里高空,这分明是在向四周的人族大军宣告这里出现了大状况。以人族联军的反应速度,最多十个呼吸的时间,一定会有人赶来这里!
阵法依旧是姬昊布下的埋伏,但是在禹馀道人手上,同样的阵法产生了精妙无比的变化,原本纯粹的水系杀阵,居然硬生生演变出了玄冰攻击,威力更强、更加难以抵挡。
“后天五行杀阵之癸水剑杀阵!”禹馀道人从耳朵里扯出了两个芦花揉成的耳塞,笑容可掬的坐直了身体,眯着眼满意的看着姬昊布下的杀阵。
禹馀道人来了兴致,他干脆卷起袖子,亲自接掌了姬昊布下的这座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