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三章 擒获

“一个活的脩族,而且在阵法、巫药这些学问上有成就的‘大师’,在蒲阪起码能换回方圆十万里的一块领地。”姬昊亲昵的拍打着俱楼秀的肩膀:“等我榨干了你脑子里的所有知识,我会把你卖给巫殿。放心,一定会卖一个对得起你身份的大价钱的!”
是啊,他自诩文明、尊贵、高高在上的种族,但是这一切有鬼用?面对野蛮的暴力,所谓的文明和尊贵,所谓的高高在上,就和他脚下那双涂满了烂泥的锦缎靴子一样都是个狗屁!
唯独在姬昊的眼睛里,充斥着冷淡、平常和一种习以为常的无所谓。
用力握紧了拳头,姬昊向俱楼秀冷笑道:“拳头大的是大爷!在南荒是这个道理,在中陆世界也不会错!别给自己找麻烦,不然我每天打碎你一百根骨头,再给你重新接上!”
“喂,解开里面的禁制!”姬昊挥动着手镯看着帝刹说道:“我数三声,如果你不……”
炎龙剑轻轻一挥,帝刹身上残破不堪的和-图-书甲胄纷纷脱落,姬昊收起了炎龙剑,随手将帝刹手腕上容量惊人的空间手镯扒了下来。手镯套得极紧,姬昊完全使用蛮力硬生生将手镯撸下,帝刹的手腕和手掌被硬生生拉下了一层厚厚的血肉,鲜血立刻就流淌了出来。
姬昊走到了帝刹身边,一把拎着他满是烂泥的长发将他提了起来。帝刹疯狂的挣扎着,但是雨牧的巫毒让他浑身麻痹无力,虞族贵族又从来不以强悍的肉体为人所道,他的挣扎就好像一只蚂蚁想要撼动大山,姬昊的手稳稳的,没有丝毫的动摇。
帝挲已经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我是血月一脉,最尊贵的帝释一族所有分支血脉中,最纯正的帝氏一族排名第十二位的继承人!我必须得到符合我身份的待遇,你不能像刚才那样……”
“是什么?你们在我身体内放了什么?”俱楼秀惊恐的朝着姬昊大叫。
俱楼秀绝望的看着姬昊,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现在你是我和-图-书的奴隶了!”姬昊欣然揉搓着双手,向着俱楼秀笑道:“五龙长老他们对我说过,想要在战场上抓到活的脩族,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虞族就算战败,他们也会提前将你们转走。”
帝刹倨傲的看着姬昊,虽然被生擒活捉了,但是他丝毫不愿意放下虞族贵族应有的尊贵和体面:“如果我不配合,你就杀了我?土著,这种威胁无法吓唬一个尊贵的虞族贵族!”
“该死!”帝刹、帝殁嘶声怒吼。
帝刹惊恐的看着姬昊,他眸子里幽光一闪,迅速解开了手镯中的灵魂禁制。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帝殁,姬昊大步走向了帝刹和帝挲。
“饶命!”俱楼秀尖叫了起来:“我是良渚排名前五百的大阵师!我对你还有价值,我不能死在这里!”
可怕的火毒迅速顺着俱楼秀的血脉传播开来,哪怕两条小蛇已经控制了注入俱楼秀身体的毒液数量,俱楼秀的半截身体也迅速变成了火红色,可怕的火毒几和*图*书乎将他的半截身体烧熟了!
发现了姬昊眼里如此怪异的情绪,帝挲迅速闭上了嘴,再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继承人?嗯?死人还能继承什么?”杀气腾腾的一句话让帝挲迅速闭上了嘴。他惊恐的看着姬昊,他突然发现,姬昊和他曾经遇到过的所有的人族战士都不同。
“我就阉掉你!”姬昊冷酷无情的看着帝刹:“当着你的同伴的面,我一刀一刀割掉你的鸟和你的蛋!”
“所以喽!”姬昊拍了拍手,两条小蛇扭了扭身体,凑到俱楼秀的耳朵上,将自己的毒液又吸了回来。随后他们就攀在了俱楼秀的身上,暂时将他的身体当做巢穴,一时半会不会挪窝了。
俱楼秀脸色惨白的看着姬昊,要榨干他脑子里的所有知识?
“所以五龙长老他们说,你们脩族的大师都是贱种!不狠狠的揍你们一顿,你们不会明白野蛮的可怕!”姬昊居高临下的看着软塌塌坐在地上喘息不定的俱楼秀,冷厉的说道:“你们m.hetushu.com用你们所谓的文明来鄙视我们,那么我们就不介意让你们明白野蛮的强大!”
短短三十几里地,雨牧堂堂大巫级的实力,硬是跑得满身大汗,浑身皮肉相互撞击,再次发出了那清脆悦耳的‘啪啪’声。距离还有好几里地,他的巫毒就已经扩散了过来,精准无比的放倒了帝刹和帝殁。
如果说帝挲以前见过的那些人族战士,都像是一群骤然见到贵族的乡巴佬,那么姬昊表现出来的气度,就好像经常出入帝王宫殿,经常和帝王们举杯痛饮的大贵族!他根本没把什么帝释一族,什么帝氏一族当做一回事情。
黑漆漆带着血色纹路的骨刺入体,立刻和俱楼秀的骨骼融为一体。
那些人族战士,见到帝刹这样的虞族贵族的时候,他们要么是充满了警惕和愤怒,要么是充满了惊恐和绝望,要么是充满了好奇和探索的兴趣。
空气中突然有幽幽的淡香飘来,两人的身体一软,同时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雨牧气喘吁吁的甩动着浑身hetushu.com的肥肉,踉跄着跑了过来。
不是故意做出来的不屑,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冷漠,而是真正的没把帝挲的身份当做一回事。好像一切都习以为常,好像帝挲和普通的奴隶没什么两样。
“不,我绝对不可能将我的知识传授给你们这些无知的、没开化的土著!”俱楼秀倨傲的看着姬昊。
难以忍受的剧痛让俱楼秀嘶声尖叫,从昏厥中苏醒。他痛苦的挣扎着,出自脩族的某些敏锐本能,俱楼秀发现了自己身体内的某些异物,那种阴邪、森寒,随时可能夺走他生命的异物。
姬昊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走到俱楼秀的身边,二话不说的掏出了几根巫殿秘制的骨刺,瞅准了俱楼秀身上几处致命的要害狠狠的扎了进去。
姬昊抬起脚,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帝挲的脑袋上。
“咬他!”姬昊立刻拍了一下盘在他肩膀上的两条神火蛇。两条恢复了尺许长短的小蛇欢快的窜到了俱楼秀的脖子上盘成了一团,然后一边一口,狠狠的在俱楼秀的耳朵上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