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六章 震动

换句话说,他们都是大巫巅峰级的精英,只差一个突破的契机,就能晋升为巫王级的强者。
巫殿的大巫师们,以前想要找到几个实验活体可真心不容易。
活了八千多岁的俱楼秀,被大巫师们死死逼迫,将他从一岁零三个月有了清楚记忆时起,什么时候尿裤子、什么时候偷偷和第一个异性接吻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上千名巫殿大巫师犹如观赏什么珍禽异兽一般,团团围住了俱楼秀。好几个在巫殿潜势力雄厚的大巫师,甚至开始争抢俱楼秀的所有权。他们纷纷向五龙垚开出了天价,想要将俱楼秀变成自己的私产。
“俱楼秀,你一岁零三个月的第一天,你学了什么?嗯?把你读过的那些典籍,一个字不拉的背下来。所有的阵符,全部给我铭刻出来!”
“你一岁零四个月的第三天?你学了什么?嗯?你忘记了?剁掉他一根手指!”
一声惨嚎……
生擒活捉近千伽族战士。
和*图*书个人族联军都有陷入了奇异的亢奋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嬴云鹏声嘶力竭的投诉姬昊击杀帝刹,恶意杀戮具有重要价值的战俘,这点小事就好像洪水中的一缕灰尘,根本一点儿涟漪都没溅起。
随后,俱楼秀的噩梦就到来了。
不得不说,巫殿的大巫师们在某些方向,的确有着恶魔一样可怕的剔天赋。
现在姬昊争气,一家伙生擒活捉了近千个顶级的伽族大战士,这等于把一块大肥肉放在了一群饿狼面前。很快重兵把守的监狱中就传来了伽族战士们声嘶力竭的惨嗥声,痛不欲生的咒骂声,以及绝望疯癫的诅咒声。
所有的伽族战士都被巫殿用最严密、最血腥的手段禁锢住,打入了重兵把守的监狱。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些伽族战士,全都是距离战将只差一步的大战士!
如果说伽族大战士还曾经生擒过一些,虞族的军团统领级的高级贵族,人族曾经击杀过几个,但是生擒和图书的从未有过。姬昊这次是开了人族的先例,人族第一次俘虏到地位这么高、身份这么重要的异族!
“耳朵,切掉!”
巫殿的大巫师们很有责任心——他们知道这些伽族大战士现在都是姬昊的私财,而姬昊身后站着五龙垚等一批地位最崇高的大巫师呢。所以他们很仔细的,虽然对这些伽族大战士用上了最可怕的手段,但是所有伽族俘虏始终都活蹦乱跳的。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次次的陷入濒死状态,然后一次次的被人救活,让他们恢复巅峰状态,然后再尝试一次更加可怕的痛苦。
人族联军总营掀起了轩然大波,被姬昊的大手笔给惊动了。
俱楼秀只是一个脩族阵师,对巫殿的研究很有帮助,对姒文命、华胥烈、皋陶这些领军打仗的人族重臣而言,吸引力可不是很大。
“那么,你一百九十二岁的时候,你就能够建造传送阵法了?是你们血月一脉秘传的独特阵法?快,所有的阵http://m.hetushu.com图和符文写出来……你不愿意?剁他一条腿!”
得知俱楼秀是一位大阵师后,以号称巫殿巫阵第一的大巫师防风惡为首,一群专门研究巫阵变化的大巫师团团包围了俱楼秀,犹如一群饥肠辘辘的猛虎围住了一头小白兔,凶残绝伦的用各种手段,疯狂的压榨起俱楼秀所知道的一切知识。
生擒近千大战士,这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但是姬昊还生擒活捉了俱楼秀,这让潜藏在人族大营中的众多巫殿老怪,全都不顾身份的冒了出来。
防风惡等人招来了一批擅长救人的巫医环绕着俱楼秀,紧接着各种酷刑接踵而来。
他们更是和俱楼秀把酒言欢,轻轻松松的就知道了俱楼秀一岁零三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学习阵道,一岁零九个月的时候,就布下了第一座杀阵!
一声惨嚎……
‘时刻得保持清醒’,这句话就成了这些伽族战士一辈子的梦魇。
但是在这些大巫师的手上,这些伽族战士hetushu.com想死都难!
一群巫殿的巫师欢天喜地的围住了这些伽族大战士,各种巫毒和巫咒流水一样用在了他们身上。什么巫毒对伽族大战士更有杀伤力,什么巫咒能够对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伽族大战士的肌肉和骨骼能够承受多强的打击力,火焰、寒冰、雷霆、飓风等等力量,哪一种能够对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
帝挲和帝殁这两个俘虏,让姒文命这些人族联军最顶层的大人物都坐不住了,纷纷赶到了中军大帐,将帝挲和帝殁团团围在了中间。
帝氏一族的族人,可比同为血月一脉的俱氏以及其他形式的族人高出一大截!
“胳膊,竖着切三尺……”
一声惨嚎后,俱楼秀声嘶力竭的绞尽脑汁,将自己一岁零四个月的第三天所学的一切,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更不要说,帝挲和帝殁不仅仅是血月军团的统领,他们更是帝释一族最重要的分支家族帝族的嫡系子弟,而且他们在帝氏一族中的继承顺位还特别的高。
http://www.hetushu•com这样的俘获,这在人族过去的大规模战争中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人族大军曾经围歼过数千、数万的伽族战士,但是生擒活捉的,最多一次也就是百多人,这次能生擒近千人,而且还清一色都是顶级大战士,这收获实在惊人。
不提别的,单单现在血月一脉的执政大帝是帝释阎罗,帝挲和帝殁的身上流着和帝释阎罗同源的血脉,这在政治上的意义就格外的重大了——只要帝舜将帝挲和帝殁的身份来历向外宣布,人族的士气起码能翻上一倍,而血月一脉的士气么,起码也要降低三五成。
一声惨嚎……
用某个毒巫的话来说:“我们可不能亏待姬昊这娃娃。这些伽族恶鬼值钱得很,我们用归用,可不能让姬昊这娃娃损失一个玉币,所以……老兄弟们,仔细点啊,让他们好好的活着,时刻得保持清醒!”
他们先是温言细语的和俱楼秀套近乎,轻松的知道了俱楼秀已经活了八千九百七十二岁零三百二十三天九个时辰零半刻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