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奴心

“你是金乌部的族人,所以,来看看你。”姬昊将酒碗凑到了姬貊的嘴边,冷声道:“难得在中陆,碰到一个同源同脉的族人。”
姬昊一巴掌抽了过去,实力刚刚达到小巫境的扎鲁大爷惨嚎一声,半条胳膊被抽得粉碎,血浆洒了满地都是。
姬貊沉默了一阵,看了看酒碗。
姬貊惬意的长舒了一口气,眯着眼说道:“为了他们?你认为呢?我阿爸、阿姆,现在是主人矿场的大监工,他们掌管了二十万矿奴为主人卖命。心甘情愿的,没人逼迫他们。”
“是断魂酒么?喝了,我就要被处死?”姬貊艰难的挣扎了一下,盘起身体,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岩壁下,目光深邃的看着姬昊。
数十根拇指粗细的锁链从岩壁中伸出来,姬貊的琵琶骨和膝盖骨被铁链穿透,有气无力的蜷缩在岩壁下。仔细看过去,一条比普通锁链细了许多,但是色泽暗金的锁链穿透了他的脊椎骨,在他脊椎骨附近的皮肤下,有九个龙爪形的凸起。
走到一个囚http://www.hetushu.com笼前,姬昊掏出一块玉符在铁栅栏上按了一下,铁栅栏‘隆隆’升起,姬昊走了进去。
甬道中,每隔一百丈就站着七八个全身重甲的人族战士。矗立在墙根下的这些战士纹丝不动,甚至听不到他们呼吸的声音,冰冷、无情,就好像战斗傀儡一样死气沉沉。
“你是金乌部的族人,你的祖辈被异族抓去变成了奴隶,你应该和他们有血恨深仇,你为什么要成为他们的走狗?”姬昊看着姬貊,很不解的问道:“因为你的阿爸、阿姆,在他们手上?”
“我学了很多东西,包括暗杀,包括毁尸灭迹,包括刺探情报,包括各种巧妙的联络手段。”姬貊看着姬昊,很诚恳的说道:“我学的东西,是你们永远都想不到东西。”
姬昊耸耸肩膀,不吭声。
‘巫魂九龙锁’,巫殿很是出名的刑具,不要说姬貊一个开辟了一千多个巫穴的大巫,就算是一尊巫王,只要被九龙锁囚禁了,也别想挣hetushu.com扎脱身。
黑漆漆的墙壁上满是血水印痕,伴随着低沉的‘嗡嗡’声,岩壁上不时有密密麻麻的符文逐次亮起。囚牢内没有灯火,但是这些符文亮起的光芒已经足以让人看清一切。
“我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你早就看破了我和我的兄弟们,是故意冲着你去的?”姬貊很不解的看着姬昊:“但是这法子,我以前也用过。”
“为什么?”姬昊很继续问道:“为什么做他们的走狗?”
拎着一个竹筐,里面放了一些酒菜之类,姬昊行走在一条漆黑的甬道中。
而自己……
“我也是,我五岁的时候,就主动参加了主人开设的训练营,专门学习如何伪装,如何渗透进人族,如何装作一个‘纯粹的人’,如何在人族内部潜伏隐藏。”
姬昊走过去的时候,一个囚牢内,一个皮肤呈土黄色,皮肤表面密布着墨绿色半点的异族奴隶‘啪’的一下冲了过来,整个身体都悬挂在了栅栏上,长长的手臂透过栅栏向姬昊抓了过来。
和-图-书了一刻多钟,甬道两侧出现了一个一个铁栅栏,栅栏后面是宽敞的囚牢,里面塞满了这些天人族各部军队生擒活捉的俘虏。
姬貊呆了呆,一口咬在了酒碗边缘,头一抬,一碗酒‘咕咚’一下就进了肚子。脖子轻轻一甩,酒碗飞回姬昊手中,姬貊眯着眼,上下打量起姬昊。
‘永远都想不到的东西’?姬昊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看着姬貊,姬昊前世学过的,估计才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高深玩意儿。起码如果这次姬貊的袭击换成姬昊去做,他才不会弄得这么粗枝大叶,搞出这么多的纰漏来。
姬貊龇牙咧嘴的看着姬昊,很不解的低声咆哮着:“可是这不应该!你只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你来自南荒那鬼地方,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鬼心眼?多少年纪比你大,经验比你丰富的人,都上当了?”
鬼心眼?呵呵,那些粗豪的,一见到老乡就眼泪汪汪,放松一切警惕心的南荒战士,能和自己相提并论么?南荒战士九成九都是一根筋的憨货,偶和_图_书尔玩点阴谋诡计,也都上不得台面。
看着一脸不解的姬貊,姬昊轻叹了一声:“你对雨牧下手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你们当敌人了。虽然后来知道你们是金乌部的族人……我也压根没有放松警惕,我依旧把你们当敌人!”
刀劈斧剁开辟出的甬道粗糙简陋,却极其的坚实。厚厚的岩壁上,不时有黑铁色和土黄色的符文闪烁,巫殿的大巫们在岩壁中布下了‘铜墙符’和‘铁壁符’,一寸厚的岩石就比一里厚的铁板还要坚固。
“你输得不冤枉!”姬昊看着姬貊冷声道:“我一直没把你们真的当做可以信赖的族人,所以你们输得不冤枉。我来看你,只是想要问一句,为什么。”
姬貊很认真的看着姬昊,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荣华富贵!”
“有什么好看的么?”姬昊盘坐在姬貊对面,换了一个酒碗,给自己也来了一碗酒。
几个奴隶战士抬起头来,想要和姬昊争辩几句。但是看到地面上札噜喷出的血浆,这些奴隶战士身体一抽,又万分恐惧的低下www.hetushu.com头,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一旦姬昊向他们看了过去,这些异族的奴隶战士就纷纷低下头,没有一个人敢和姬昊的目光正视。姬昊冷冷的说道:“一群摇尾乞怜的狗,到了这里,还敢这么嚣张?”
札噜哭天喊地的抱着断臂缩回了囚笼中,其他那些囚笼里想要冲过来威胁姬昊的俘虏纷纷退缩,一个个怯弱的看向了姬昊。
“该死的土著,你们还不快点放了札噜大爷!知道札噜大爷的主人是谁么?你们敢囚禁札噜大爷,札噜大爷的主人一定会把你们千刀万剐。”
姬昊将竹篮里的酒菜取出,整齐的放在了姬貊的面前,掏了一个大海碗,给姬貊倒了一碗酒,端到了他的面前。
姬貊眯着眼说道:“以前,我也用过这法子。先和他们的人起冲突,然后大家一起喝一顿酒,听说都是来自南荒的部族族人,所有人都会放松警惕。然后我带着兄弟们趁机突袭,他们毫无防范的,就被我杀了。为什么这次,我没能杀了你?”
姬昊又给他倒了一碗酒,送到他嘴边让他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