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章 解脱

姬貊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名字,姬昊摇摇头,一刀将他的头颅斩了下来。
看着姬貊在地上乱滚的头颅,姬昊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下辈子,投胎做虞族吧,不要再混进人族的血脉……你看不上自己祖先的血脉,我们这些先祖的后裔,也真的看不起你这样的族人。”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姬貊张开嘴,有气无力的哀嚎着。
“大巫的确很不错。”姬昊看着姬貊,带着一丝阴冷和残忍轻声的说道:“普通人挨了这么凶残的刑罚,痛也痛死了。但是大巫的生命力如此顽强,我抽你一根骨头,你就能重生一块骨头,果然大巫才是最好的言行拷问的对象!”
“现在你是虞族人了,如斯高贵,你一辈子的梦想实现了,你没必要为那些卑贱的家伙保密吧?”姬昊轻轻松松的开始挑拨离间:“你现在是虞族贵族,你超凡脱俗,你的生命得到了升华,你的血脉变得尊贵不凡。你的皮肤、头发、肌肉、一hetushu.com根筋、一根骨头,都是贵族的皮肤、贵族的头发、贵族的肌肉、贵族的筋骨!”
姬昊手指一弹,空气中一道水流喷出,细细的冲刷着他的手掌。满手的血腥逐渐被冲刷干净,水流消散,一缕火光腾腾冲起,很快就把手上的水分蒸发。
“我抽掉了你的骨头,挖出了你的骨髓,让你流干了体内所有的血液,甚至还帮你把心肝肺子都换了一套。”姬昊掏出了一根半透明的,形状和人骨有着些许不同的骨骼。
但是姬昊的手段完全超出了‘残忍’所能标注的极限,姬貊苦苦忍受了许久,最终彻底崩溃。潜伏在人族大营中,姬貊所知道的所有奸细,他们的身份来历、他们现在的职位身份,一切一切的信息,姬貊全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囚牢内满地鲜血,大巫体内流出的鲜血蕴藏了庞大的生命力,经过了几个时辰,鲜血依旧鲜艳如初,没有半点儿凝固的迹象。血和图书腥味在囚牢中几乎凝成实质,甚至肉眼都能看到空气中的淡淡血色。
一点一点的,将那些造型狰狞的巫殿刑器逐一收拾妥当,姬昊看向了囚牢角落里堆积的大堆骨骼。散发出灿灿光辉,带着一层浓郁的火红色,好像水晶一样半透明的人骨堆积在一起,粗粗看去,起码能拼凑出百多个人体骨架来。
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姬貊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感激涕零看着姬昊:“你是为了成全我么?”
看着堆积在囚牢角落中,那些从自己身上不断抽取出来的骨骼,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姬昊对他做的那些残忍到了泯灭人性的事情,姬貊突然鼓起了最后一点元气,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恶鬼!”
姬貊瘫痪在地上,他的身上没有半点儿伤痕,干干净净的,就好像刚刚出生后被洗刷干净的婴孩一样干净。但是他的眸子已经彻底散乱,他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
姬昊轻声说道:“刚才,我的确对你严刑拷打,但是你还hetushu•com记得,我对你做了什么?”
姬昊耸耸肩膀,淡淡的说道:“如果你要感激我,那么就把你心里藏着的最机密的东西告诉我吧。因为我知道,肉体的痛苦,有时候面对灵魂中的某些禁忌秘术,很可能无法把你全部的秘密都挖出来。”
“现在你的五脏六腑,你的肌肉、你的筋骨、你的皮毛头发,都是在帝刹的血液滋养下重生的。”姬昊淡淡的说道:“不敢确定有多少,但是起码你有一大半,属于虞族了。”
虽然死心塌地的投靠了异族,心甘情愿的做异族奴隶,但是姬貊心中,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块铮铮硬钢,任凭‘敌人’如何严刑拷打,他绝对不会出卖自己发展的下属。
姬貊的喊叫声渐渐模糊,从最初的高亢有力,变得沙哑微弱,最终变得好似坟墓中的老鬼,奄奄一息没有了半点儿精神。
几个时辰的严刑拷打,完全出乎姬貊想象极限的严刑拷打。在姬貊想象中,姬昊最多毒打他一顿,打断他的骨hetushu•com骼,打碎他的肌肉,甚至抽筋扒皮之类的,他也毫不在乎。
“杀了我!”姬貊的眼球已经变成了灰白色,他哆哆嗦嗦的向姬昊哀求着。
姬昊微微一笑,看着仿佛焕然一新、周身都洋溢着崭新生命气息的姬貊,淡淡的说道:“是啊,这是帝刹的骨髓。我把它换进了你的身体。我把你旧的躯体内的骨髓抽走,后来你的身体中所有新生的血,都是帝刹的骨髓滋生的血液。”
姬貊突然来了精神,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子力气,他‘哗’的一下坐了起来,万分激动的看着姬昊:“这是帝刹大人的骨髓……你用他尊贵的骨髓,替换了我卑贱的血脉?”
“你不想受到半点儿伤害吧?”姬昊微笑着看着姬貊,一柄短刀慢慢的顶住了姬貊的喉咙:“嗯,你还有什么秘密?全说出来吧!不要瞒着,不要藏着掖着,你不想现在的你受到任何伤害吧?”
缓缓走出囚牢,姬昊向姒文命、华胥烈点了点头,然后心中一阵翻滚,突然剧烈的http://m•hetushu.com呕吐起来。
“你应该有印象?我从这些不是你的骨头里面,取出了一点点的骨髓,种进了你的身体?”姬昊的表情很诡异,他看着若有所思的姬貊,轻声的说道:“这些骨髓不多,毕竟我放火把他全身都烧掉了,只剩下了一堆骨头,我找遍了他全部的骨头,也只有一点点骨髓留了下来。”
姬貊茫然的看着姬昊,他的脑子里一阵空白,身体上的剧痛让他完全无法回想姬昊对他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他将刚才的那些残酷场景,已经遗忘了七七八八。如果他全盘记得那些东西,他怀疑他要疯掉的。
姬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眉心一抹淡淡的血气闪过,沉默了半晌,他淡淡的说道:“没错,我何必为了那些卑贱的蠢货,受到半点儿伤害?在人族联军里面,有一位人族大臣,是我紧急联系的备用棋子。嘿,我在人族潜伏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联系过他。”
“恶鬼么?”姬昊蹲在姬貊身边,轻轻的按了按他的心口:“或许,你应该感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