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一章 火珠

“南荒的战士,哪怕是我曾经的敌人,无论是姬枢还是姜僰,他们可以出卖族人,但是起码,他们不会出卖祖宗,不会出卖自己的血脉!”姬昊缓缓挺起了身体,他的肚子里已经没什么可以呕吐的,哪怕五脏六腑还在扭曲翻滚,他也吐不出半点儿东西了。
姬昊点了点头,用力的握了握姒文命的手腕,拎着酒袋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这座关押了无数俘虏的监狱。
拳头大小的火珠喷放着滚滚热浪,一股股肆虐狂妄、骄横不训的气息不断的从火珠内喷出。
狂笑声在监狱中回荡,化为滚滚巨浪呼啸翻滚。异族奴隶们嘶声惨嚎,姬昊中气十足的狂笑声犹如雷霆,震得他们耳膜碎裂,震得他们口吐鲜血,震得他们五脏六腑都差点碎裂。
严刑拷打,对他而言,似乎更像是一种神圣的殉道。哪怕他的这种‘殉道行为’是出自私利,是出自最龌龊不堪的欲望,姬昊都不得不钦佩姬貊的‘勇气’和‘和-图-书节气’。
姒文命双手用力的按住了姬昊的双肩,很认真的看着姬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是的,只是极其渺小的一部分!绝大多数人族,哪怕他们有了私心,有了私念,但是,我们不卖祖宗!”
姬昊庞大的神念锁死了这些热力,控制着它们迅速向数十处巫穴冲撞了过去。
姬貊在遭受了姬昊无比残酷的刑罚,灵魂都快要崩碎的时候,居然还能守住这个秘密。
“所以无论异族再强,我们生在这里,我们活在这里,我们死在这里,我们最终也要埋在这里!我们寸步不让,我们一块地皮都不会白白丢给他们。要么流干我们的血,要么流干他们的血。”
天地圣兵,自生灵慧。这颗火珠连帝刹都没有彻底驯服他,此刻更不会听从姬昊这个新主人的使唤。他在姬昊手中剧烈的跳动着,不断发出低沉的龙吟声。
姬貊坚信,他已经拥有了虞族的血脉,他已经是尊贵不凡的www.hetushu.com虞族贵族,他已经升华了,超脱了,他已经不再是一个粗鄙的、野蛮的、无知的、没开化的人族!
可怕的热力在姬昊身体内爆炸开来,顺着宽敞、坚韧的经络向身体各处冲击而去。
大笑声中,姬昊掏出了从帝刹身上缴获的九龙火珠。
掏出一个酒袋,往嘴里灌了几口老酒,姬昊强忍着再次呕吐的冲动,看着姒文命很认真的问道:“大叔,这样的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是不是?”
他可以为了那个棋子的安全,苦苦忍受姬昊非人的折磨。但是为了他新生的‘尊贵的身体’,他一根毛都还没被伤到,他就毫不犹豫的出卖了那个人!
“终有一天,我们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会生在这里,活在这里,死在这里,埋在这里。”姒文命看着姬昊,很灿烂的笑了:“就和你刚才说过的那样。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玄黄之色,是世间最尊贵的颜色。我们的血脉,也是和*图*书世间最尊贵的血脉!”
“这块天地,是我们人族先祖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杀出来的天地。”姒文命异常严肃的说道:“我们的先祖生在这里,活在这里,死在这里,埋在这里。这一方天地的每一寸水土,都是我们先祖的血肉。”
‘呼呼’声中,姬昊身上一处巫穴亮起,随后是两处、三处、紧接着数十处巫穴逐次发出高温亮光,喷出一缕缕细细的火焰。
帝刹的骨骼中,哪里有半点儿骨髓?他所有的骨髓,都被炎龙剑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了那副半透明的骨头架子。
但是如此‘铮铮铁骨’,居然被姬昊的小手段彻底击溃。
大笑了好久好久,姬昊才昂首挺胸的走出了监牢。
姬昊大口大口的呕吐着,很快就连苦胆水都吐得干干净净,只有一滴一滴粘稠的清水不断的喷了出来。他吐得天昏地暗,吐得五脏六腑都差点翻了过来。
五朵五彩火苗冉冉飞起,绕着九龙火珠只是一旋www•hetushu.com,火珠发出声嘶力竭的绝望鸣叫声,剧烈的跳动了几下,还来不及冲破姬昊的身体逃之夭夭,坚硬的宝珠就被五彩火苗融成了一团温度惊人的火浆。
多么扭曲的想法,多么变态的灵魂。
姬昊所过之处,他身上浓浓的血腥味让那些被生擒活捉的俘虏胆战心惊。那些嚣张跋扈、骄狂过人的异族奴隶哆哆嗦嗦的蜷缩在囚牢角落里,甚至没人敢多看姬昊一眼。
“不服?正好我心情不畅!你是自己撞刀口上哪!”姬昊大笑一声,张开嘴将九龙火珠一口吞了下去。
他顶住了姬昊的酷刑,在精神都彻底崩溃的时候,居然还能死死守住心底最深处的机密。那个异族潜伏在赤坂山战场,身居高位的最重要的棋子。
姬昊只是随手从姬貊自己被抽出来的骨头中,取出了一点点骨髓,假装是来自帝刹的骨骼中,随手注入了姬貊的身体。就是这不值一提的小手段,居然让姬貊坚信,他已经拥有了虞族的血脉!
和*图*书能够扛住姬昊的严刑拷打,他能忍受那种非人的痛苦,他能承受巫殿刑器带来的超出极限的噩梦,他却无法忍受——自己‘尊贵的身体’受到半点儿伤害!
他根本不是为了囚牢中的血肉模糊而呕吐,而是为了姬貊那变态扭曲的灵魂在呕吐!
“你们这群……懦夫!”姬昊看着这些平日里张牙舞爪不可一世,杀戮人族平民犹如猛虎恶狼一般,此刻却好似羊羔一样乖巧顺服的异族奴隶,放声大笑起来:“你们,都是一群懦夫!背祖忘典的杂种!”
所以,他的每一根毛都变得那么的尊贵!
站在监牢门口,眺望着东方刚刚升起的朝阳,姬昊突然咧嘴一笑,心里一阵畅快之气涌了上来,他朝着淡紫蓝色的天空,再次发出了一阵阵的狂笑。
“小子,干得漂亮!”华胥烈神色复杂的看着俯身剧烈呕吐的姬昊:“那个人,我们真没想到,他居然会是异族的爪牙。亏我们如此信任他,让他负责赤坂山足足万里长的一条防线。”